其中一个是曹操的,的石牌中

 ;

河南安阳确认曹操墓葬的消息发布后,引来专家、网友等一片质疑。

曹操墓真伪的争议持续已久。数月以来,质疑者各抒己见。有人怀疑整座墓葬都是假的。更多的人则“指控”发掘者利用安阳西高穴村附近一座现成古墓,假造若干“证据”,将其“包装”成了曹操墓。他们列举大量“理由”,对曹操墓“证伪”。

关于曹操,在我国已然是一个持续了1000多年的热门话题。与其说因为曹操是中国历史上着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文学家,倒不如说,因为曹操是着名的争议人物。有人认为他是能吏,有人断言他是奸雄。是是非非,众说纷纭,欲罢不能。真可谓:说曹操,骂曹操,不见曹操想曹操。

 ; ; ; ;12月27日下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京宣布发现曹操高陵。这座在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抢救性发掘的东汉大墓被当地政府认定为魏武王曹操的墓穴。考古人员罗列出6大依据,以佐证这项重大考古发现的确凿无误。3天来,当地文物考古部门遭遇各地学者、媒体的质疑。昨天东汉大墓关闸谢客,没有媒体再能入内。群起的质疑声中,确实存在对消息的误判,但也有言之有理的推论。 ; ; ; ; ; ; ; ;最“硬”证据有硬伤 ; ; ; ; ; ; ; ;起先被称为“最确切、最直接”的证据是刻有“魏武王”铭文的石牌和石枕,证明墓主就是魏武王曹操。文献记载,曹操生前先封为“魏公”,后进爵为“魏王”,死后谥号为“武王”,其子曹丕称帝后追尊为“武皇帝”,史称“魏武帝”。出土石牌、石枕刻铭称“魏武王”,正是曹操死后的称谓。 ; ; ; ; ; ; ; ;从事魏晋南北朝文学研究的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院长袁济喜指出,现在发现的号称是魏王用过的一件兵器,是真是假很难鉴定,因为墓已经被盗挖过了,可能是有人故意藏在里面的。收藏家马未都也在博客上发文,对此发现审慎看之。 ; ; ; ; ; ; ; ;媒体以及各地专家的质疑声令安阳曹操高陵考古队领队潘伟斌不快,昨天一整天没有接听手机。在接受河南媒体采访时,他指责袁济喜和马未都没到过现场,没有调查,质疑缺乏根据。 ; ; ; ; ; ; ; ;昨天傍晚6时,记者在墓地1号口等到考古队员收工,就此问题询问了资深考古队员尚金山。和领队看法一样,尚金山认为,袁济喜和马未都误听了新闻报道,事实上没有什么兵器被发现,而是一块“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的石牌。他说,从盗墓分子手中缴获的是石枕和“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这块“大戟”石牌并没有被盗,是这次出土的。尚金山对着记者信誓旦旦地确认两次:“我亲眼看着这块石牌从墓穴里挖出的。”尚金山补充道,他看到的挖出的带有“魏武王”字样的石牌共有4块,这块保存得最完整。 ; ; ; ; ; ; ; ;除了袁济喜和马未都反对凭借一块石牌下结论外,研究汉魏石刻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黄震云的观点也得到了很多支持。他认为,始终不愿因功高盖主而篡位的曹操,生前从不称魏武公或魏武王。“武”是后来曹丕登位做了魏文帝后,将其父追封为帝时的追谥。后人这才称曹操为魏武帝。因而曹操下葬时如有陪葬物,是不可能铭刻题记为魏武王的。这一点,石牌首先就有矛盾。凭此石牌即断言此墓为曹操墓,是不妥当的。 ; ; ; ; ; ; ; ;历史学者陶短房也认为,曹操手下的军官墓里都可能放曹操用过的武器,魏将用一把受赏的兵器陪葬,也符合汉代葬仪。“证据链是破碎的,哪怕石牌是真的,也不能说明问题。” ; ; ; ;其余依据问题多 ; ; ; ; ; ; ; ;依据称:在公布的“判定依据”里,第一条和第四条语义有重复,即该墓未发现封土,与文献记载曹操寿陵“因高为基,不封不树”的情况相符合。文献还记载,曹操主张薄葬。他临终前留下《遗令》——“殓以时服”“无藏金玉珍宝”,也在这座墓葬中得到了印证。 ; ; ; ; ; ; ; ;质疑:然而这些《遗令》如今只供参考,他的儿子魏文帝曹丕果真全部按遗令不做任何标记?为何《三国志·魏志·于禁传》和《毁高陵祭殿诏》称曹操陵墓地里有祭殿、战车库和马厩等? ; ; ; ; ; ; ; ;依据称:墓葬出土的器物、画像石等遗物具有汉魏特征,年代相符。 ; ; ; ; ; ; ; ;质疑:这条理由顶多证明,墓穴属于汉魏人物。黄震云认为,这些画像描述的是垓下之围等汉高祖刘邦开朝的情景,曹丕已经篡汉,怎么会把歌颂汉代功绩的内容刻到画像石上? ; ; ; ; ; ; ; ;依据称:墓葬位置与文献记载、出土鲁潜墓志等材料记载完全一致。 ; ; ; ; ; ; ; ;质疑:据《三国志·魏书·武帝纪》等文献记载,曹操病逝后葬在高陵,高陵在“西门豹祠西原上”。调查资料显示,当时的西门豹祠在今天的漳河大桥南行1公里处。1998年,西高穴村西出土的后赵建武十一年大仆卿驸马都尉鲁潜墓志,也明确记载了魏武帝陵的具体位置就在这里。

网友卡斯塔里亚质疑“曹操墓确认”真实性新找到的曹操墓不可信?

归结起来,这些质疑基本都指向“证据不足”。

最近我收集和整理了对曹操墓的几乎全部“质疑”或“指控”,从考古学角度看,这些所谓“质疑”要么是妄加猜测,要么是由于相关知识欠缺而造成的误解。虽然许多质疑者的动机是善良的,但质疑本身却毫无根据。

这下可好,河南省文物局又扔出了一枚重磅炸弹。昨天上午,在北京向新闻媒体公布了一项“重大考古成果”: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抢救性发掘一座大墓时发掘出的一些墓葬文物,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经过论证,认定这座坟墓就是文献记载中的曹操高陵。消息传出,曹操坟墓的真假问题,立即成为媒体尤其是网络热议的话题。之所以成为热议的话题,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便是,民间历来有曹操为防自己陵墓被盗设“七十二疑冢”的传说。真墓找到,“七十二疑冢”的传说,难以为继,自然会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相信有疑冢的人们,更是首先要质疑这个考古发现的真实性。它真的是曹操高陵吗?

时近年尾。最吸引人眼球的新闻莫过于千古奸雄曹操墓被找到了。传说曹操担心死后的墓葬被人偷盗,因而修了七十二座疑冢,来迷惑人眼目。此事历代诗人皆有题咏,蒲松龄还写过小说,一直是个非法词汇之谜,实在可谓是奇迹。上午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就宣布,曹操墓被确定在河南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一个屡经盗挖的汉末古墓,此即是其死后葬身之所。而其主要依据,是从破残遗址里找到的一块珍贵的石牌。

网友们用玩笑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信任:“曹操墓里惊现两个头盖骨,经考古学家鉴定,其中一个是曹操的,另一个是曹操小时候的。”

这里我愿意再次全面回答几个“关键质疑”,希望有助于澄清事情真相。

有人提出了如下三点质疑:

但我认为,单凭这块石牌,虽有专家们的鉴定意见,事情还大可质疑。请看照片上相当清楚的镌刻文字:

四大质疑

一、为什么说《鲁潜墓志》和“魏武王常所用XX”石牌不是假造的?

一是,牌刻上的“魏武王”三字,不能说明此墓墓主就是曹操。已经出土的南北朝墓葬,碑刻文字中有“魏武王”、“武王”字样的不在少数。河南安阳一带,是南北朝时期北魏、东魏、西魏的占领区,那里埋葬着无计其数的诸魏高官,有不少割据者谮称诸王的。此墓中发现的“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的石牌,可能是十六国时期一高级武官陪赐的王戟。不能仅就“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的石牌中有“魏武王”三个字,就轻率断定此墓葬是曹操之墓。

"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

质疑1

对于“挺曹派”来说,如果《鲁潜墓志》和西高穴二号墓中的石牌是假的,则“后果很严重”。因为西高穴二号墓中出土的石牌称墓主人为“魏武王”,而《鲁潜墓志》称西高穴二号墓为“魏武帝陵”,二者相加,证实西高穴二号墓的主人下葬时称“魏武王”,至少在后赵时已被尊为“魏武帝”了。“魏武王”与“魏武帝”一字之差,却使得西高穴二号墓的墓主人与曹操之间产生了“唯一对唯一”的排他性关联。因为中国历史上只有曹操一人先后享有“魏武王”和“魏武帝”称号。这当然要拜曹丕所赐。公元220年曹操死后由“魏王”而进谥“魏武王”,并以此谥号下葬。8个月后,曹丕在洛阳称帝,曹操又被尊为“武皇帝”。此后人们以“太祖”、“武皇帝”或“魏武帝”称之。

二是,“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的石牌中,“常所”二字,三国古文中不并用,基本语法是“魏武王常”四字一顿、“用挌虎大戟”五字为一顿。有关专家把“魏武王”三字生硬地摘出来,显然不妥。

始终不因功高盖主而篡权的曹操,生前被汉献帝先后封为魏公和魏王,但从不称魏武公或魏武王。这情况到曹操死时都没变过。那是因为,“武”是后来曹操之子曹丕篡夺汉家天下,登位做了魏文帝后,将其父也追封为帝时的追谥。后人这才称曹操为魏武帝,或简称魏武。因而曹操下葬时如有陪葬物,是不可能铭刻题记为魏武王的。这一点,石牌首先就有矛盾。

最有力铁证并非正规发掘

尽管“反曹派”质疑不断,但《鲁潜墓志》和“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等石牌却不是假的。

三,如果1998年发现的鲁潜墓志有上述记载,那时的有关专家是可以精确断定曹操墓位置的,不必等到今天才公布这个消息。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中一个是曹操的,的石牌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