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东方的圣地耶路撒冷被异教徒占领了必威,

萨拉丁光复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是基督教的圣地,也是伊斯兰教的圣地。在基督徒心目中,它是救世主耶稣基督受难和升天之处;而在穆斯林心目中,它是先知穆罕默德神秘夜行的目的地和伊斯兰教最庄严的圣地之一。8世纪以来,耶路撒冷虽然被阿拉伯人占领,但他们对基督徒前去朝圣并不干涉。

历史,欧洲历史,军事,十字军东征(拉丁文:Cruciata,1096年-1291年)是一系列在罗马天主教教皇的准许下进行的有名的宗教性军事行动,由西欧的封建领主和骑士对地中海东岸的国家以清除异端的名义发动的所谓“正义”战争。当时原属于罗马天主教圣地的耶路撒冷落入伊斯兰教手中,罗马天主教为了“收复失地”,便进行多次东征行动。但实际上东征不仅仅限于针对伊斯兰,如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就是针对信奉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十字军在他们占领的地区建立起了几十个十字军国家,最大的是耶路撒冷王国,此外还有安条克公国,的黎波里国等。

历史,欧洲历史,军事,十字军东征(拉丁文:Cruciata,1096年-1291年)是一系列在罗马天主教教皇的准许下进行的有名的宗教性军事行动,由西欧的封建领主和骑士对地中海东岸的国家以清除异端的名义发动的所谓“正义”战争。当时原属于罗马天主教圣地的耶路撒冷落入伊斯兰教手中,罗马天主教为了“收复失地”,便进行多次东征行动。但实际上东征不仅仅限于针对伊斯兰,如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就是针对信奉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十字军在他们占领的地区建立起了几十个十字军国家,最大的是耶路撒冷王国,此外还有安条克公国,的黎波里国等。

公元1096~1291年

耶路撒冷围攻战是发生于1187年9月25日至10月2日之间,萨拉丁同十字军在耶路撒冷的战斗。

到了11世纪初,从东方兴起的塞尔柱突厥人横扫西亚,征服了阿拉伯在内的广大地域,建立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1071年,耶路撒冷也落入他们之手。土耳其人虽也信仰伊斯兰教,但与阿拉伯人对基督教的妥协态度不同,许多前往耶路撒冷朝圣的基督徒不是被抢劫,就是被处死或者受尽迫害,西欧去东方朝圣的路线从此中断,并埋下了宗教仇恨的祸根。

第一次十字军战争是200年间,十字军东方战争中唯一对穆斯林取得胜果的战事,夺占耶路撒冷圣城,夺回主的圣墓,在当时的西方基督教世界引发了空前轰动,也是乌尔班二世至死未曾想象过的完美大捷。自然,它受到了整个基督教世界累世的传诵,众多随军教士及后世的教会编年史家都在竭力记述此役,赞美基督大能,如神迹般传诵。同时,这场战争及其后拉丁东方的建立,更是影响了整个东地中海格局,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受到各方的强烈关切。拜占庭、亚美尼亚、突厥人、阿拉伯人,各种宗教背景、不同地位出身的史家都在着述陈辞,详述此事,以资借鉴反思。到近代,天主教已承认十字军东征造成了基督教徒与穆斯林之间的仇恨和敌对。

第一次十字军战争是200年间,十字军东方战争中唯一对穆斯林取得胜果的战事,夺占耶路撒冷圣城,夺回主的圣墓,在当时的西方基督教世界引发了空前轰动,也是乌尔班二世至死未曾想象过的完美大捷。自然,它受到了整个基督教世界累世的传诵,众多随军教士及后世的教会编年史家都在竭力记述此役,赞美基督大能,如神迹般传诵。同时,这场战争及其后拉丁东方的建立,更是影响了整个东地中海格局,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受到各方的强烈关切。拜占庭、亚美尼亚、突厥人、阿拉伯人,各种宗教背景、不同地位出身的史家都在着述陈辞,详述此事,以资借鉴反思。(阿尔伯特,耶路撒冷史)到近代,天主教已承认十字军东征造成了基督教徒与穆斯林之间的仇恨和敌对。

西欧的封建势力VS地中海东岸的国家

1187年的夏天,萨拉丁亲率60000大军从阿勒颇出发,向巴勒斯坦发起进攻。

必威 1

名称:十字军东征时间:1096年至1291年参战方:欧洲封建领主和骑士,穆斯林结果:欧洲封建领主和骑士失败参战方兵力:200多万人分享战争背景拉丁语:Cruciata;伊斯兰世界称为法兰克人入侵;1096年-1291年)是一系列在罗马天主教教皇的准许下,由西欧的封建领主和骑士对他们认为是异教徒的国家发动了持续近200年的宗教战争,东正教徒也参加了其中几次十字军。参加这场战争的士兵佩有十字标志,因此称为十字军。十字军主要是罗马天主教势力对穆斯林统治的西亚地区作占领并建了一些基督教国家,因而也被形象的比喻为“十字架反对弓月”;但也涉及对“基督教异端”、其他异教徒和对其他天主教会及封建领主的“敌对势力”的征服,如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将矛头指向了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

名称:十字军东征时间:1096年至1291年参战方:欧洲封建领主和骑士,穆斯林结果:欧洲封建领主和骑士失败参战方兵力:200多万人分享战争背景拉丁语:Cruciata;伊斯兰世界称为法兰克人入侵;1096年-1291年)是一系列在罗马天主教教皇的准许下,由西欧的封建领主和骑士对他们认为是异教徒的国家发动了持续近200年的宗教战争,东正教徒也参加了其中几次十字军。参加这场战争的士兵佩有十字标志,因此称为十字军。十字军主要是罗马天主教势力对穆斯林统治的西亚地区作占领并建了一些基督教国家,因而也被形象的比喻为“十字架反对弓月”;但也涉及对“基督教异端”、其他异教徒和对其他天主教会及封建领主的“敌对势力”的征服,如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将矛头指向了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

11世纪,基督教已渐渐在西欧世界扎下了稳固的根基,从各地前往圣地耶路撒冷的朝圣者立时激增,这给当地带来了商业的繁荣,对那些渴望去东方寻找新财富的西欧大小封建主是很有诱惑力的。这一时期,中亚细亚地方的游牧民族土耳其开始侵入小亚细亚,不久便信奉了伊斯兰教。于是,东罗马帝国成了他们征服的目标。东罗马皇帝狄奥杰尼斯四世,终于被迫同土耳其帝国的苏丹王交战。

必威 2

1094年,土耳其人大举进攻君士坦丁堡。拜占庭帝国向罗马教皇求援,表示愿意把东正教重归教皇统治。此举正中早已垂涎东方富庶的罗马教皇下怀。次年,在法国克莱蒙召开的会议上,教皇乌尔班二世号召把所有的基督教民族集结起来,组织十字军,以上帝之名,去讨伐伊斯兰教世界,收复耶路撒冷。他充满煽动性地说:“上帝的孩子啊,我们东方的圣地耶路撒冷被异教徒占领了。

天主教徒相信,十字军的最初目的是收复被穆斯林统治的圣地耶路撒冷。当塞尔柱土耳其的穆斯林在安纳托利亚对基督教的拜占庭帝国取得军事胜利时,十字军的战役为响应拜占廷的求助而被点燃了。旷日持久的战役断断续续在黎凡特地区展开,战争中敌友双方界线不完全是按宗教划定,例如第五次东征时基督徒们与罗姆苏丹国结盟。十字军虽然以捍卫宗教、解放圣地为口号,但实际上是以政治、社会与经济等目的为主,伴随着一定程度上的劫掠,参加东征的各个集团都有自己的目的,甚至在1204年的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劫掠了天主教兄弟东正教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所以,美国学者朱迪斯·M·本内特在他的着作《欧洲中世纪史》里写道,“十字军远征聚合了当时的三大时代热潮:宗教、战争和贪欲”。到1291年,基督教世界在叙利亚海岸最后一个桥头堡——阿卡被攻陷,十字军国家的命运告终。十字军东征对西方基督教世界造成了深远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影响,其中有些痕迹至今尚存。

天主教徒相信,十字军的最初目的是收复被穆斯林统治的圣地耶路撒冷。当塞尔柱土耳其的穆斯林在安纳托利亚对基督教的拜占庭帝国取得军事胜利时,十字军的战役为响应拜占廷的求助而被点燃了。旷日持久的战役断断续续在黎凡特地区展开,战争中敌友双方界线不完全是按宗教划定,例如第五次东征时基督徒们与罗姆苏丹国结盟。十字军虽然以捍卫宗教、解放圣地为口号,但实际上是以政治、社会与经济等目的为主,伴随着一定程度上的劫掠,参加东征的各个集团都有自己的目的,甚至在1204年的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劫掠了天主教兄弟东正教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所以,美国学者朱迪斯·M·本内特在他的着作《欧洲中世纪史》里写道,“十字军远征聚合了当时的三大时代热潮:宗教、战争和贪欲”。到1291年,基督教世界在叙利亚海岸最后一个桥头堡——阿卡被攻陷,十字军国家的命运告终。十字军东征对西方基督教世界造成了深远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影响,其中有些痕迹至今尚存。

必威 3

初步的交锋

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啊!上帝要你们赶快去夺回圣地。东方的国家遍地是蜜和乳,谁到那里不会成为富翁呢?去吧,主会保佑你们无往而不胜的!”同时,他还许诺:所有参加远征的人在完成使命后,所犯的罪行都将得到赦免。所有在圣战中阵亡的人,其灵魂都可升入天堂。教会又决定在所有参加远征的基督徒衣服胸前都缝上红十字,作为标志。这就是“十字军”的来历。

战争起因?乌尔班二世从第一世纪开始,创始于罗马帝国境内犹太省的基督教迅速传遍罗马帝国。4世纪时的基督教已是罗马帝国的最大宗教,313年米兰敕令使之合法化,并在380年时狄奥多西大帝任内成为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在随后的几个世纪,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和叙利亚地区都处于罗马帝国及其分裂后的拜占庭帝国境内,基督徒在圣地占据压倒性优势。7世纪,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兴起。像基督教一样,伊斯兰教明令禁止穆斯林以武力胁迫非穆斯林入教和发动非正义或非防卫性的战争,在此原则下,先知穆罕默德的后继者——四大哈里发时期的穆斯林们践行了有限制的武力,并迅速向阿拉伯半岛以外的地区扩张(似乎有矛盾,但有限制等于还是赞许暴力,条件可以被编造,因此伊斯兰在黑暗时期具有强大的武力动员能力),中东的历史格局从此发生巨变。而此时拜占廷帝国和波斯的萨珊帝国因彼此的连年战争而筋疲力竭,人民厌战,新兴的穆斯林从中得利,获取民心。穆斯林在636年的约旦击败拜占廷军队,并于638年占领了圣地耶路撒冷穆斯林称为古都斯。在7世纪的剩余时间里,阿拉伯人不可阻挡地向北方和西方驱进。阿拉伯军队于711年渡过直布罗陀海峡,并击败了西哥特人;次年扩张至伊比利亚半岛中部;到8世纪30年代,在欧洲西面,以北非柏柏尔人为主的穆斯林征服者挺进到法兰克王国的心脏地带,却在732年的图尔战役中被查理·马特挫败,其在西欧的扩张步伐遂被遏止。而在东面,717年—718年君士坦丁堡抵挡住了乌迈耶王朝阿拉伯人的围攻,到9世纪时西西里岛和许多其他地中海岛屿已被阿拉伯人夺取。在这场征服风暴过去后的时期,尤其是在阿拔斯王朝时代,在官方奉行伊斯兰教原则下,巴勒斯坦地区的基督徒总体是安定的。的确,教会和大地主丧失了他们的土地,而这些土地被收归于伊斯兰国家国库、寺院以及他们的高层官员所有;但是,当地民众很少遭受骚扰,阿拉伯人的政府所课的土地税和人头税,比过去拜占庭帝国所征的相对较少。在耶路撒冷有奥米耶朝所建立的年集市,吸引了大批西欧商人和朝圣者。在《圣阿丹南传》里,对下列情况表示惊讶:“来自各国的无数商人群众,常聚集于耶路撒冷来互相进行买卖。”在869年耶路撒冷主教狄奥多西写给君士坦丁堡的同僚的信里,赞扬了萨拉森人的宽大政策,因为基督徒可以建造教堂并依照他们自己的法律过活。10世纪,拜占庭收复了周边一些失地,但未占领耶路撒冷。909年,伊斯兰教什叶派首领在突尼斯以法蒂玛和阿里的后裔自居,自称哈里发,是为法蒂玛王朝,建都马赫迪亚。1009年,西方对穆斯林态度发生了巨变,日后圣地的统治权在十字军出现前反复在什叶派政权之间交替。这一年,第六任埃及法蒂玛王朝哈里发暴君哈基姆下令摧毁包括圣墓教堂在内的所有耶路撒冷基督教堂和犹太会堂,加深了对非穆斯林的迫害。基督教徒到耶路撒冷朝圣的路被封,在近东,朝圣者受新入主西亚的突厥奴隶军人穆斯林侮辱的消息传至西欧,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互相对立气氛更加严重。1039年,在埃及,哈基姆的继任者收受了一定的财物后允许拜占庭重建圣墓教堂,双方关系再次和平。随后,朝圣者被允许往来于圣地,同时突厥穆斯林统治者们也认识到朝圣者之于增加财源的重要性。因此,对异教的迫害中止。然而,破坏毕竟已经造成,而后来的塞尔柱人加剧了基督教世界的堪忧。

战争起因乌尔班二世从第一世纪开始,创始于罗马帝国境内犹太省(今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区)的基督教迅速传遍罗马帝国。4世纪时的基督教已是罗马帝国的最大宗教,313年米兰敕令使之合法化,并在380年时狄奥多西大帝任内成为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在随后的几个世纪,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和叙利亚地区都处于罗马帝国及其分裂后的拜占庭帝国境内,基督徒在圣地占据压倒性优势。7世纪,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兴起。像基督教一样,伊斯兰教明令禁止穆斯林以武力胁迫非穆斯林入教和发动非正义或非防卫性的战争,在此原则下,先知穆罕默德的后继者——四大哈里发时期的穆斯林们践行了有限制的武力,并迅速向阿拉伯半岛以外的地区扩张(似乎有矛盾,但有限制等于还是赞许暴力,条件可以被编造,因此伊斯兰在黑暗时期具有强大的武力动员能力),中东的历史格局从此发生巨变。而此时拜占廷帝国和波斯的萨珊帝国因彼此的连年战争而筋疲力竭,人民厌战,新兴的穆斯林从中得利,获取民心。穆斯林在636年的约旦击败拜占廷军队,并于638年占领了圣地耶路撒冷穆斯林称为古都斯。在7世纪的剩余时间里,阿拉伯人不可阻挡地向北方和西方驱进。阿拉伯军队于711年渡过直布罗陀海峡,并击败了西哥特人;次年扩张至伊比利亚半岛中部;到8世纪30年代,在欧洲西面,以北非柏柏尔人为主的穆斯林征服者挺进到法兰克王国的心脏地带,却在732年的图尔战役中被查理·马特挫败,其在西欧的扩张步伐遂被遏止。而在东面,717年—718年君士坦丁堡抵挡住了乌迈耶王朝阿拉伯人的围攻,到9世纪时西西里岛和许多其他地中海岛屿已被阿拉伯人夺取。在这场征服风暴过去后的时期,尤其是在阿拔斯王朝时代,在官方奉行伊斯兰教原则下,巴勒斯坦地区的基督徒总体是安定的。的确,教会和大地主丧失了他们的土地,而这些土地被收归于伊斯兰国家国库、寺院以及他们的高层官员所有;但是,当地民众很少遭受骚扰,阿拉伯人的政府所课的土地税和人头税,比过去拜占庭帝国所征的相对较少。在耶路撒冷有奥米耶朝所建立的年集市,吸引了大批西欧商人和朝圣者。在《圣阿丹南传》里,对下列情况表示惊讶:“来自各国的无数商人群众,常聚集于耶路撒冷来互相进行买卖。”在869年耶路撒冷主教狄奥多西写给君士坦丁堡的同僚的信里,赞扬了萨拉森人的宽大政策,因为基督徒可以建造教堂并依照他们自己的法律过活。10世纪,拜占庭收复了周边一些失地,但未占领耶路撒冷。909年,伊斯兰教什叶派首领在突尼斯以法蒂玛和阿里的后裔自居,自称哈里发,是为法蒂玛王朝(中国史书称“绿衣大食”),建都马赫迪亚。1009年,西方对穆斯林态度发生了巨变,日后圣地的统治权在十字军出现前反复在什叶派和逊尼派政权之间交替。这一年,第六任埃及法蒂玛王朝哈里发暴君哈基姆(Al-Hakimbi-AmrAllah)下令摧毁包括圣墓教堂在内的所有耶路撒冷基督教堂和犹太会堂,加深了对非穆斯林的迫害。基督教徒到耶路撒冷朝圣的路被封,在近东,朝圣者受新入主西亚的突厥奴隶军人穆斯林侮辱的消息传至西欧,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互相对立气氛更加严重。1039年,在埃及,哈基姆的继任者收受了一定的财物后允许拜占庭重建圣墓教堂,双方关系再次和平。随后,朝圣者被允许往来于圣地,同时突厥穆斯林统治者们也认识到朝圣者之于增加财源的重要性。因此,对异教的迫害中止。然而,破坏毕竟已经造成,而后来的塞尔柱人(另一支入主西亚的突厥人)加剧了基督教世界的堪忧。

十字军的装束11世纪下半期,两国军队在东罗马帝国的东侧边境上发生战争。东罗马军队溃败,在亚洲的领土也大部丧失,连皇帝也被俘虏。东罗马帝国国内展开了争夺帝位的内战,内部局势混乱,土耳其军队乘此机会涌入罗马帝国大肆掠夺。由于皇帝日日更替,首都的守军渐渐丧失信心,不久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也落入土耳其人的手中。公元1085年,东罗马帝国最重要的城市——安提阿,也被它的执政官出卖给土耳其,只有耶路撒冷仍旧在开罗酋长的统治下。不过,朝圣者已经没有办法到达圣地了,交通由于战火而中断。于是在东罗马帝国的皇帝被迫首次向罗马教皇和神圣罗马帝国的德国皇帝求援,愿意把东正教重新归在教皇的统治下。

1187年9月5日,在攻克了阿斯卡隆之后,萨拉丁集结起所有的大军,沿着海岸线向着耶路撒冷全速开进。在此之前,他打通了埃及和巴勒斯坦之间的道路,在亚历山大和阿卡之间的海岸线上部署舰队,防止意大利航海共和国的船只捣乱。

一夜之间,教皇的演说传遍了欧洲大陆,民众参战的热情之高涨出乎他本人意料。人们失去了理智。农夫放下了锄头;牧羊人抛弃了羊群;负债累累的穷汉也想通过参军而“获得永恒的报偿”。就这样,一下子聚集了30万的“穷人十字军”,他们由半疯癫的隐士彼得和穷汉华尔托率领,向圣地前进。所谓前进,只是跟着上面的指挥棒上路,因为大部分农夫们都不知道圣地在哪个地方。

实际上,来往朝圣的人们中有不少带着朝圣者和商人的双重角色。如10世纪末期,一些意大利商人利用拜占庭给他们的保护建立了同埃及与叙利亚的商业关系。他们对圣地表现出热忱,在安提阿和耶路撒冷为朝圣者建造旅舍。后来,穆斯林与热那亚和比萨舰队作战失利,加之诺曼人征服西西里,伊斯兰势力逐渐丧失了在地中海的优势地位,意大利沿岸各共和国的商业野心受到了有力的刺激。

实际上,来往朝圣的人们中有不少带着朝圣者和商人的双重角色。如10世纪末期,一些意大利商人利用拜占庭给他们的保护建立了同埃及与叙利亚的商业关系。他们对圣地表现出热忱,在安提阿和耶路撒冷为朝圣者建造旅舍。后来,穆斯林与热那亚和比萨舰队作战失利,加之诺曼人征服西西里,伊斯兰势力逐渐丧失了在地中海的优势地位,意大利沿岸各共和国的商业野心受到了有力的刺激。

1095年春,罗马教皇在普莱山斯召开宗教会议。当会议正在进行时,东罗马帝国派遣的使者到了。使者带来的传话说,击退土耳其人的时刻已经来临,东罗马皇帝亚历克塞二世准备亲自指挥军队,但苦于兵力缺乏。他要求教皇乌尔班二世在会上向大家宣布,从那时起,凡加入东罗马军队的诺曼底人都是为神而战的兵士。罗马教皇自然很乐于接受他的请求。

以精锐的古拉姆奴隶骑兵、来自地方采邑的伊克塔骑兵和阿拉伯城市民兵为核心的大军,一路上还收编了许多不愿错过抢劫机会的炮灰志愿军。仅在耶路撒冷附近遭遇了一次短暂的伏击后,全军在1187年的9月21日,来到了大卫门和圣斯蒂芬门外的耶路撒冷城西郊。

由于队伍没有任何补给,他们便开始沿途抢劫,屠杀莱茵河沿岸的犹太人,在匈牙利和拜占庭烧杀抢夺。拜占庭帝国算是倒了霉,不得不与穷人十字军达成妥协:只要他们不再抢掠,并且保证在一座城市前停留不超过3天,拜占庭方面就负责为他们提供补给。没有统一的指挥,没有具体的作战计划,只是怀着对“异教徒”的仇恨,就咆哮着向土耳其人的重镇尼西亚扑去。仅仅经过两场战斗,他们就被打得全军覆没了,只剩不足3000人的幸存者,由拜占庭皇帝亚历克修一世安排返回欧洲。

东征前的十字军主条目:收复失地运动和诺曼人实际上基督徒对异教徒的“圣战”的序幕在东征之前就已拉开,如1090年意大利南部皈依基督教的诺曼人从穆斯林手中夺回了西西里岛。而最早的十字军运动发生在西欧的边缘——伊比利亚半岛,西欧的基督徒与穆斯林的矛盾在此表现最为剧烈。早年阿拉伯人入侵并灭亡西哥特王国时,半岛上就开始了收复失地运动。11世纪,支援伊比利亚人对异教徒的战斗的外国骑士增多,同时半岛北方基督教的卡斯蒂利亚王国与莱昂王国实现了联合。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前夕,作为与东征部队的呼应,教皇乌尔班二世便鼓励这里的基督徒们收复塔拉戈纳。

东征前的十字军主条目:收复失地运动和诺曼人实际上基督徒对异教徒的“圣战”的序幕在东征之前就已拉开,如1090年意大利南部皈依基督教的诺曼人从穆斯林手中夺回了西西里岛。而最早的十字军运动发生在西欧的边缘——伊比利亚半岛,西欧的基督徒与穆斯林的矛盾在此表现最为剧烈。早年阿拉伯人入侵并灭亡西哥特王国时,半岛上就开始了收复失地运动。11世纪,支援伊比利亚人对异教徒的战斗的外国骑士增多,同时半岛北方基督教的卡斯蒂利亚王国与莱昂王国实现了联合。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前夕,作为与东征部队的呼应,教皇乌尔班二世便鼓励这里的基督徒们收复塔拉戈纳。

1095年11月之后,罗马教皇又在克勒芒召集公开会议,仍以向土耳其发动神圣战争、解救圣地为理由,号召教士、封建主、骑士和农民到东方去同异教徒作战。第二天,教会决定在志愿兵的衣服上缝上了红十字,作为参加远征的标志。他们欺骗和蛊惑农民说,农奴参加远征还可以得到“自由”,参战期间个人财产由教皇保护等。穷苦的农民将参加十字军和改善自己的命运联在一起,会议结束后就踏上了征途,踏上了连自己也不知目的地的遥远征程。

虽然萨拉丁想利用城市西部的麻风病医院进行突袭,但是西城其实非常险峻,穆斯林要先翻过一道峡谷,才能靠近这段城墙。耶路撒冷城墙如同手链般包裹着城市,而屹立的高塔则宛如手链上的明珠。这些高塔中,还有巨型的大卫塔和唐克雷德塔。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时,穆斯林守军就是在城西的高塔里坚持到最后一刻的。

这一失败使教会得到教训:单凭热情是不行的,组织与志愿一样重要。一年之后,由教皇组织的法国、意大利、德国的四支一十字军,其中不乏王公贵族、骑士及严格训练的士兵,共有骑兵4000人,步兵2.5万人,于1096年8月从欧洲出发,不久就攻陷尼西亚。1097年10月20日,十字军到达重镇安条克,这座城镇的设防非常坚固,有10多公里的城墙,城墙两侧有450座塔楼,以及延伸出城外400多米的城堡形成的要塞。

第一次,是唯一一次胜利的东征。参加的约有10万人。骑士十字军兵分4路,1097年会合于君士坦丁堡,旋即渡海进入小亚细亚,攻城夺地,占领了塞尔柱突厥人都城尼凯亚等城,大肆掳掠,于1099年7月15日占领耶路撒冷,进城后疯狂屠杀7000余人,接着按欧洲国家模式,在地中海沿岸所占地区建立若干封建国家。因为此次屠城造成了主流左翼历史观点将十字军活动定性为非正义的,但对于百年的复杂宗教军事政治文化运动来讲,不应该轻率定性,因为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

1096年春,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开始。法国北部、中部以及德意志西部的大量农民聚集而来。在修隐士彼得与德国骑士华尔特率领下,约8万余人沿莱茵河、多瑙河向东开进。不过,这一支穷困农民组成的十字军,既没有良好的给养和装备,也缺乏组织和军事训练,因此他们一路上被迫以抢劫维生。在经过匈牙利、保加利亚时,他们受到当地人民的袭击,死伤惨重。在到达君士坦丁堡之前,队伍的人数已经下降了3万余人。皇帝不准其进城,而很快就将他们送到博斯普鲁斯海峡对岸。

而且从地理位置上看,太阳东升西落,在上午保卫西墙的十字军是背对阳光,萨拉丁大军则要正对阳光作战。所以后来的战斗格局是十字军在白天出击,而萨拉丁军队会在下午才主动行动。在战斗进行的前5天里,十字军抵抗得非常英勇,迫使萨拉丁寻找新的突破口。

十字军因没有攻城的武器而陷入困境。安条克的居民抵挡十字军长达7个月之久,大马士革的穆斯林军队也多次试图为他们解围。而这时的十字军由于缺乏粮草,疲惫不堪,甚至冒险跑到100公里外去寻找粮草。1098年6月27日,城内军民得到情报,让他们再坚持两天,其援军就可到来。但由于叛徒出卖,这一消息被十字军获悉。6月29日,该城被十字军攻下。两天之后赶来的援军也被十字军击溃。

1095年乌尔班二世在克莱蒙费朗号召第一次十字军东征。

第一次(1096年—1099年),是唯一一次胜利的东征。参加的约有10万人。骑士十字军兵分4路,1097年会合于君士坦丁堡,旋即渡海进入小亚细亚,攻城夺地,占领了塞尔柱突厥人都城尼凯亚等城,大肆掳掠,于1099年7月15日占领耶路撒冷,进城后疯狂屠杀7000余人,接着按欧洲国家模式,在地中海沿岸所占地区建立若干封建国家。因为此次屠城造成了主流左翼历史观点将十字军活动定性为非正义的,但对于百年的复杂宗教军事政治文化运动来讲,不应该轻率定性,因为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

这支无统一指挥、无具体作战计划,并且疲惫不堪的农民十字军,在小亚细亚遭遇敌人后被歼灭绝大部分,还有少数幸存者被卖做奴隶。彼得率领3000名残兵逃往君士坦丁堡。第一次十字军远征就以这样的悲惨结局而结束。十字军失败的消息传到西欧,教会通过借题发挥激怒人们,因此消灭异教的呼声更加高涨。

战斗的第一周结束后,萨拉丁决定放弃他们原来在大卫门和圣斯蒂芬门之间安扎的营地,转移到城市的东北角的奥利夫山上。这样一来,穆斯林可以居高临下,观察到城墙内的行动。而且在这个位置,萨拉丁的部队就背对着太阳,守军则是面向日光。

1099年,十字军包围了耶路撒冷。当他们见到这座太阳下闪闪发光的城市,兴奋得不知所措。他们以为既然奉上帝的旨意而来,上帝也会帮助他们推倒城墙,因此竟没有准备攻城的梯子等器械,结果攻城当然失败。于是,主教和教士们便决定按照《圣经》中记载的以色列人围攻耶利哥的先例,先是祈祷和斋戒,然后让士兵们列队,由教士率领赤脚绕行耶路撒冷城墙一周,希望以这种方式使城墙轰然倒塌。当看到城墙依然不倒时,不少人“感到非常惊愕和恐慌”。7月10日,他们不得不使用武力攻城。15日,十字军越过城墙,占领了耶路撒冷。

1096年民兵十字军东征,在小亚细亚被歼,溃退。

1095年乌尔班二世在克莱蒙费朗号召第一次十字军东征。

1096年秋,西欧诸国的封建领主、骑士及农民共10万余人,在里昂会合,组成新的十字军。他们分四路进军,于1097年春到达君士坦丁堡。这些队伍在东征开始就是一支涣散军队,他们各自为政,几乎互不联系。封建主带着个人的兵士,没有统一的指挥,没有统帅,没有共同的作战和路线,因而各路大军的人员时常随意变动,骑士也时常改换队伍。

世界上从没有密不透风的堡垒。十字军平时统治的社会分层,也对守城构成了威胁。熟知敌情的萨拉丁当然利用了这一点,在耶路撒冷城里组织第五纵队。

1144年,摩苏尔总督、塞尔柱突厥人赞吉统一了叙利亚所有的非基督教公国,形成了一支强大的穆斯林武装力量。随后他征服了十字军建立的埃德萨公国。虽然赞吉在1146年被人暗杀,但他的儿子、勇悍善战的努尔丁继任王位,继续对其他十字军国家构成严重的威胁。大敌当前,西欧组织了第二次十字军东征。

1097年十字军与亚历克西一世冲突,进入小亚细亚。

1096年民兵十字军东征,在小亚细亚被歼,溃退。

拜占庭皇帝亚历克塞对这些“援助”的十字军,感到担心和怀疑。他不肯放过借助这股力量,达到他本身力量所不及的目的,即收复被塞尔柱人侵略的领土。为此,他使出全部的外交伎俩,使十字军首领就范,并迫使他们宣誓效忠,要他们保证:一旦他们从伊斯兰教徒手中夺回原属拜占庭的领地后,要归还拜占庭帝国。

必威 4

1148年7月,努尔丁在大马士革打败了德国十字军。9月,康拉德三世率领部下回国,法军成了孤军。6个月后,路易七世也回国去了,这次东征毫无收获。

1098年法蒂玛王朝占领耶路撒冷。十字军拿下安提阿,博希穆德成为安提阿君主。博杜安成为伊德萨伯爵。的黎波里成为公国,发生阿什克伦战役。

1097年十字军与亚历克西一世冲突,进入小亚细亚。

十字军的骑士军队到达小亚细亚后,进行了历时两年的耶路撒冷远征。1097年5月,他们攻下比提尼亚地区的尼西亚城,7月,在弗里吉亚地区的多里列击败塞尔柱人主力,尔后继续向东逼近。每天都会有几十个穿着笨重盔甲的骑士死去,与此同时,塞尔柱人的轻骑兵时常伏击他们,因此十字军损失很大。然而,攻城掠地的贪欲使他们头脑发热,同时十字军中的“牧师”使用欺骗手段迷惑他们,让他们忍受着困难向东南渡过幼发拉底河。

在城市的北部,从斯蒂芬门到约沙法门之间的地段被称为犹太区,那里是本地叙利亚基督徒的聚居区。这些叙利亚基督徒在语言习俗和文化信仰上,更接近拜占庭的希腊-东正教文化。虽然远离帝国本土,但他们还是保持着朦胧的拜占庭认同,和法兰克贵族有着巨大的差异。他们在耶路撒冷城里的地位低于穆斯林,位于民族歧视链的底端。

1174年,努尔丁去世,其手下军官萨拉丁很快成为埃及与叙利亚人公认的领袖。萨拉丁是库尔德人,将门之子。他为人勇敢正直、温文尔雅,是那个时代最坚强的人物和伟大的军事统帅。自1174至1185年,他花了12年的时间统一了西亚、北非之交的一大片领土,并组建了一支强大的穆斯林军队。1185年,萨拉丁被授予埃及、叙利亚、摩洛哥、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也门苏丹的称号。

1099年7月十字军占领耶路撒冷。法兰克人的王国在耶路撒冷建立。德弗鲁瓦当上国王,只接受“圣墓的保护者”的称号。

1098年法蒂玛王朝占领耶路撒冷。十字军拿下安提阿,博希穆德成为安提阿君主。博杜安成为伊德萨伯爵。的黎波里成为公国,发生阿什克伦战役。

1098年初,他们攻占了战略要地埃德萨,并在那里建立起第一个十字军国家——埃德萨伯国。接着,十字军的主力进入叙利亚,开始围攻安提俄克。安提俄克城有很厚的城墙,并有有利的地势,十字军不懂战术,以致几个月的围攻一无所获。但后来守城军官叛变,安提俄克城最终还是落入十字军之手。6月,十字军在这里建立起第二个十字军国家——安提俄克公国。

当时拜占庭帝国和萨拉丁已经结盟。皇帝伊萨克二世在1185年和萨拉丁商定,一旦萨拉丁收复耶路撒冷,本地教区就要回归东正教的管理。所以这些叙利亚本地基督徒,其实很欢迎萨拉丁的到来。萨拉丁尝试着通过一个叫约瑟夫·巴蒂的东正教学者与他们的首领取得联系。

从1181年起,十字军将领、外约旦领主雷诺几度违约抢劫穆斯林的商队,此举令萨拉丁极为恼火,他趁机向耶路撒冷的十字军王国宣战。经过几次战斗,萨拉丁极大地削弱了这几个十字军小国的力量。1183年,萨拉丁摧毁了雷诺的军队,仅雷诺本人逃走。1187年7月,在哈廷之战中,萨拉丁消灭了耶路撒冷十字军的主力,他释放了全部战俘,仅杀死雷诺一人。1187年9月20日,萨拉丁乘胜率领大军围攻耶路撒冷。10月2日,萨拉丁率军进入耶路撒冷。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东方的圣地耶路撒冷被异教徒占领了必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