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还不到废除死刑的时候,另外20个州设有

原标题:石国鹏:欧洲为何废除死刑

伴随着“复旦投毒案”二审,关于死刑存废的争论再一次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包括法律人士在内的一些知识分子在废除死刑上的激进态度与社会大众“杀人偿命”的朴素情感形成激烈的冲突。坦率地说,对于困难重重的中国法治进程而言,这种冲突并非好事。就当前中国法治的发展阶段,以及传统的文化背景而言,中国社会还不到废除死刑的时候。

不同的民主体制,不同的立法程序

图片 1 联合国图片。


责任编辑:

伴随着“复旦投毒案”二审,关于死刑存废的争论再一次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包括法律人士在内的一些知识分子在废除死刑上的激进态度与社会大众“杀人偿命”的朴素情感形成激烈的冲突。坦率地说,对于困难重重的中国法治进程而言,这种冲突并非好事。就当前中国法治的发展阶段,以及传统的文化背景而言,中国社会还不到废除死刑的时候。

地方权力,地方法律

10月10日是第12个“世界反对死刑日”。潘基文秘书长指出,21世纪没有死刑的一席之地。潘基文敦促目前仍然保留死刑的国家暂停执行死刑,并呼吁尚未批准提倡废除死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任择议定书的国家批准该议定书。

只准午休时间刷微博!

石国鹏:欧洲为何废除死刑

平心而论,主张废除死刑的大多数理由未必没有道理,比如,死刑的威慑作用其实有限、死刑让冤案难以平反、死刑在本质上是血腥的复仇等。但问题在于,我们如何面对法律人与民众的分歧。理论上,法律人不应向任何人让步,不论他是国王还是平民,法律人永远只应忠诚于法律、忠诚于理性,但是中国的法律之路是复杂的,大多数人还对法律将信将疑,还对情、理、法的关系梳理不清。这个时候,一方面当然要教育民众,另一方面也需要争取他们。

自那时起,最高法院力图监控和规范各州如何执行死刑,并为做到合宪而进行介入。其结果是,在联邦和州法院形成了一个上诉和定罪后复议叠加的复杂程序,造成很大的耗费、延误和不确定性。这个由地方民主程序和联邦宪法之间互动而产生的复杂体系似乎在美国不甚得人心,无论一个人是否支持死刑。

潘基文说,我们必须继续坚定地表明死刑是不公正、不符合基本人权主张的。 我敦促仍在采用死刑的国家的领导人对其进行法律减刑或赦免,并且暂停执行死刑。

明天上班必须干正事——调整新华医院停车诱导的文本,不得少于2小时。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死刑存废与否并不必然代表社会文明程度的低或高。以美国为例,在废除死刑的16个州里,恰恰是比较落后、蛮荒的威斯康星、密歇根、阿拉斯加这些州先废除了死刑,而文明程度最高的纽约是在2007年才废除死刑,比威斯康星整整晚了154年。有死刑并不意味着滥杀,没有死刑而代之以无假释的终身监禁,也未必不是“生不如死”的残酷。中国社会的死刑较多的确是个问题,但这完全可以通过少杀、慎杀甚至尽量不杀来解决,而不必一概而论地废除死刑。如果我们不去刻意夸大网上的一些偏激言论,就会发现,大多数人绝不是嗜血的野蛮复仇者,他们通常只是要求对令人发指的残酷罪犯施以死刑。

大约300年前,有组织的社会把死刑用于众多类型的罪行和罪犯上。今天,死刑在大多数发达国家,特别是民主国家被禁止。截止2010年,95个国家废除了死刑。9个国家废除了对普通罪实行死刑;35个国家有死刑的法律,但在过去10年里未曾实施处决;58个国家执行死刑。

世界反对死刑联盟从2003年起创建“世界反对死刑日”,这一举措随即在世界各地得到具体响应。2007年,欧洲委员会和欧盟正式将10月10日设立为“欧洲反对死刑日”。今年“世界反对死刑日”的主题是关注患有精神疾病的死刑被告。

不准看视屏!

在一个法治刚刚起步的国家,与民众情绪相抵触的法律,很难获得认同。法治在本质上不是依赖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国家暴力来实现的,它的权威来自于社会的认同。尼克松不是输给了法律,是输给了白宫外支持法律的民众。我个人非常希望有一天,中国废除死刑,但在大多数人都不认同的时候,这很难短期内成为现实。你可以说这是民众的偏见,这是民众的情绪,可在法治起步的阶段,争取民众的认同是法律人最大的任务。法律是人民对秩序、安全、自由等诸多问题的权衡,法治不是知识分子敲打键盘就可以实现的,它无法离开人民。在民意面前,只要不是重大的、根本性的原则,一切都可以商量,也应该可以商量。中国的法治不能没有理想主义,有理想才能有方向,但中国的法治也必须有现实主义,唯有脚踏实地才能奔向远方。

另外20个州设有死刑法律,但很少使用。堪萨斯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几十年不曾处死过任何人,因此属于有名无实的“死刑州”。其他像加利福尼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虽有许多杀人犯被判处死刑,但极少执行处决;在这些州有数百“死亡簿上”的囚犯。

潘基文在给纪念活动录制的视频致辞中表示,剥夺生命的判罚太过绝对和不可逆转,他呼吁尚未并批准提倡废除死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任择议定书的国家批准该议定书。

关于死刑

上班路上又听了一遍罗辑思维关于死刑的节目——《一个该死者的意外生存》。节目讲述了法国废除死刑的故事讨论了死刑是否应该被废除?

我们一般认为废除死刑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治冤案,而西方废除死刑思想往往是在主流思想认为这个人该死,而且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应该废除死刑。

节目首先论证了死刑对犯罪的威慑作用有限,因为早于法国,很多欧洲国家已经废除死刑,其犯罪率并不比法国高。

第二驳斥了“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对等惩罚的观点。杀人偿命被我们认为天经地义,快意恩仇是人类的本能,这种非理性的行为在原始社会是生存的必备,但在更讲究理性的契约社会,这样的思想是不适应的。而且,如果将这个思想推行到其他伤害行为,就显得非常不合理。如果一个人的眼睛被弄瞎了,难道一定要弄瞎对方的眼睛作为惩罚嘛?这是对双方和社会都不利的选择。

第三死刑对于被害人及其家属的赔偿是不利的。节目举了药家鑫的案子,被害人家属坚持对药死刑判决,拒绝了药家属的赔偿请求。在执行死刑后又反悔要求药家属赔偿。但法院无法支持这样的请求,因为犯罪的是药而不是其家属,家属没有赔偿的责任。

最后预防政府迫害角度认为,将剥夺生命的权力让渡给政府,如果政府滥用该权力,会存在迫害民众的风险。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社会还不到废除死刑的时候,另外20个州设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