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如果杂种河豚数量增加,水产市场可以买到

今后,河豚厨师需要具备更高的技术和知识。不过,日本的河豚烹饪资格根据各都道府县的条例授予,标准存在地区差异。

  日本水产大学校的高桥洋副教授(鱼类遗传学)表示,“杂种河豚从6年前开始迅速增加”。高桥洋在日本宫城县的气仙沼渔港调查了“潮际河豚”和“密点东方鲀”等的捕捞情况,在调查约1250条河豚中,2成以上属于杂种。

图为今年11月,在日本千叶县夷隅市的大原港,70岁的山本洋子正在处理刚捕上岸的河豚肉。

导读:据日本媒体《北国新闻》报道,根据日本农林水产省公布的统计数据,2017年石川县的天然河豚捕获量超过600吨,捕获量时隔两年再次位居全日本第一。 据日本媒体《北国新闻》报道,根据日本农林水产省公布的统计数据,2017年石川县的天然河豚捕获量超过600吨,捕获量时隔两年再次位居全日本第一。 石川县的河豚大多产自能登半岛沿岸,随着捕捞量的提高,石川水产行业再次燃起了提高对石川产河豚进行宣传的热情。 据统计,石川县的河豚类捕获量2011至2015年的连续5年间一直保持第一,但自2016年开始捕获量减少到473吨,排在了北海道、岛根之后。 石川县水产综合中心介绍,能登沿岸是河豚回游迁徙的必经之路,在能登捕捞到的主要是紫色东方鲀和密点东方鲀,每年4-6月份设置渔网捕捞上岸。

解读

由于气候变暖导致海水温度上升,河豚的栖息地正在向北延伸,河豚逐渐迈向“杂种化”。据《日本经济新闻》9月12日报道,在日本的北海道和东北地区,河豚捕捞量不断增加,吃河豚的机会也在增多。而杂种河豚的有毒部位有可能和纯种河豚不同,通过外表又难以判别。在此背景下,日本的河豚行业团体呼吁,“(烹饪河豚)需要更高技术,但烹饪资格的标准存在地区差异”,为避免引发食物中毒,要求日本政府加强烹饪资格管理。

  据日本农林水产省统计,在作为河豚产地早已广为人知的中国地区和九州地区,2016年的捕捞量为1618吨,比10年前减少3成。但北海道和东北地区的合计捕捞量在2016年达到1215吨,增加至10年前的2.3倍。随着捕捞量增加,在日本的东北地区,致力于打造河豚品牌的地方自治体出现增加。

图片 1

头尖、个大、色鲜艳

责任编辑:

  河豚具有“河豚毒素”,但根据种类不同,精囊、表皮、肌肉等含毒的部位也有所不同。由于杂种河豚的有毒部位可能出现变化,因此目前渔民避免其流向市场。但如果杂种河豚数量增加,通过外表又很难判断,进入流通渠道的风险也将随之提高。

图为今年11月,在日本山口县下关市的南风泊鱼市场,河豚买家们一早就到市场抢购河豚。

解禁后,河豚销量至少增加1/3

据日本农林水产省统计,在作为河豚产地早已广为人知的中国地区和九州地区,2016年的捕捞量为1618吨,比10年前减少3成。但北海道和东北地区的合计捕捞量在2016年达到1215吨,增加至10年前的2.3倍。随着捕捞量增加,在日本的东北地区,致力于打造河豚品牌的地方自治体出现增加。

  熟悉食物中毒等问题的奈良县立医科大学教授今村知明(公众卫生学)表示,“首先应由各自治体全面重新评估河豚烹饪资格。如果食物中毒仍然频发,或许需要讨论把烹饪资格改为国家资格”。

全球暖化不只造成杂种河豚增加,也改变了日本海域的河豚渔获量。过去,日本的河豚渔获量一直都是西半部的中国跟九州地区产量多于日本东北和北海道地区,但近年北海道、东北地区(也就是出现密点多纪鲀和Takifugu snyderi的杂种河豚的海域)河豚渔获量大增。

近日,农业部办公厅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了《关于有条件放开养殖红鳍东方鲀和养殖暗纹东方鲀加工经营的通知》,这意味着,自1990年起不得流入市场的河鲀,可以“合法化”食用了。昨天,现代快报记者分别探访了南京、镇江两地的市场和养殖基地,给吃货们带来第一手的尝鲜指南。

图片 2

  一方面,日本的河豚料理店和批发业者等对于这种状况越来越充满危机感。8月21日,各界相关人士齐聚到东京筑地市场,举行了“2018河豚峰会”,围绕杂种河豚的增加展开讨论。8月22日,相关人士前往日本厚生劳动省提交请愿书,要求把日本各都道府县不同的河豚烹饪资格统一为国家资格。

本文转载自地球趴趴团,有删改,如需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据孔庆璞介绍,红鳍东方鲀的产地主要在北方,大多出口日本;暗纹东方鲀就是俗称的大巴鱼,主要是淡水养殖。“现在养殖的河豚大多毒性较小,对人体健康没什么影响。”

日本水产大学校的高桥洋副教授(鱼类遗传学)表示,“杂种河豚从6年前开始迅速增加”。高桥洋在日本宫城县的气仙沼渔港调查了“潮际河豚”和“密点东方鲀”等的捕捞情况,在调查约1250条河豚中,2成以上属于杂种。

  今后,河豚厨师需要具备更高的技术和知识。不过,日本的河豚烹饪资格根据各都道府县的条例授予,标准存在地区差异。

日本政府:不能卖

至于红鳍东方鲀,在南京市场上几乎找不到。据水产品经销商王先生介绍,他曾经从大连的养殖基地进过一次红鳍东方鲀,“个头很大,每只至少两斤以上,批发价在每斤60元左右。”可惜,这种大个头的河豚在南方市场的认可度低一些,所以主要是出口。

河豚具有“河豚毒素”,但根据种类不同,精囊、表皮、肌肉等含毒的部位也有所不同。由于杂种河豚的有毒部位可能出现变化,因此目前渔民避免其流向市场。但如果杂种河豚数量增加,通过外表又很难判断,进入流通渠道的风险也将随之提高。

  由于气候变暖的影响,河豚的渔场从北陆海域以南逐渐向北延伸。

图片 3

河豚子要清理干净

由于气候变暖的影响,河豚的渔场从北陆海域以南逐渐向北延伸。

图片 4

在日本政府下达杂种河豚禁售令的同时,厚生劳动省食品监视安全课也宣布从今年9月起,开始收集日本全国关于杂种河豚的资料。

另外,要求加工企业的河鲀应来源于经农业部备案的河鲀鱼源基地。今年9月,农业部公布了第一批养殖河鲀鱼源基地备案公示名单,12家单位的16个养殖河鲀鱼源基地通过审查,其中江苏有两家,分别为江苏中洋生态鱼类股份有限公司、南通龙洋水产有限公司。

河豚料理店“tomoe”的龟井一洋是河豚峰会的代表,他呼吁称“不希望因为不具备充分技术的厨师引发食物中毒,让河豚料理失去信誉”。

  密点东方鲀原本栖息于日本海一侧。高桥洋表示,由于海水温度上升,密点东方鲀不断北上,跨越津轻海峡,栖息地扩大至太平洋一侧,与潮际河豚不断杂交。

在东京丰洲市场内,专门提供高级河豚料理店河豚的尾坪水产老板串田晃一也说,当店家将河豚卖给顾客时,一定要确保它绝对是安全的,「我们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 。

两只呆萌的眼睛,圆鼓鼓的肚皮,身上还有斑状的花纹,在水族箱里灵活地游着。昨天,现代快报记者在南京众彩农贸市场水产品市场逛了一圈发现,经营河豚的店铺并不多,而市场上销售的品种以暗纹东方鲀居多,也就是俗称的“大巴鱼”,四季有售。“小的批发价每条7.5元,大的批发价每斤40元。”经销商羊先生告诉记者,这些“大巴鱼”是从广东的养殖基地进的货,目前价位比较高,清明前后价格最低,口味也最鲜。

熟悉食物中毒等问题的奈良县立医科大学教授今村知明(公众卫生学)表示,“首先应由各自治体全面重新评估河豚烹饪资格。如果食物中毒仍然频发,或许需要讨论把烹饪资格改为国家资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河豚料理店“tomoe”的龟井一洋是河豚峰会的代表,他呼吁称“不希望因为不具备充分技术的厨师引发食物中毒,让河豚料理失去信誉”。

举例来说,1995年北海道年间河豚渔获量只有27公吨,到2015年已经变成459公吨,数量翻了17倍,更将近日本全国产量的一成。

朱纪坤表示,不是所有河豚都天生有毒,部分品种的毒素是“外源性”的,即从外界吸收而来。而人工养殖的河豚,通过品种筛选、环境和饮食的选择,控制了毒素的摄入,可以说是基本无毒。此外,农业部东海水产研究所年年来提取人工养殖河豚的毒素数据,大量的数据证明,养殖河豚已实现无毒化,而且有关行业协会也制定了河豚加工、经营的规范,以规避相关风险。

原标题:日本河豚“杂种化”现象激增导致“有毒难辨”

  全日本河豚协会表示,要取得河豚的烹饪资格,在日本的中国地区(指日本的冈山、广岛、山口、岛根、鸟取五县)、四国地区和九州地区需要通过考试,例如山口县举行笔试和实际操作等两项考试。另一方面,截至4月,日本的北海道和东北地区仅需要听讲座即可获得烹饪资格。有分析认为,原因是北海道和东北地区烹饪河豚的人较少,但也有观点指出上述地区取得资格的条件宽松。

2012年大量发现杂种

图片 5

全日本河豚协会表示,要取得河豚的烹饪资格,在日本的中国地区(指日本的冈山、广岛、山口、岛根、鸟取五县)、四国地区和九州地区需要通过考试,例如山口县举行笔试和实际操作等两项考试。另一方面,截至4月,日本的北海道和东北地区仅需要听讲座即可获得烹饪资格。有分析认为,原因是北海道和东北地区烹饪河豚的人较少,但也有观点指出上述地区取得资格的条件宽松。

图片 6

越来越难分

核心提示:近日,农业部办公厅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了《关于有条件放开养殖红鳍东方鲀和养殖暗纹东方鲀加工经营的通知》,这意味着,自1990年起不得流入市场的河鲀,可以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但如果杂种河豚数量增加,水产市场可以买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