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桓公的政治与外交战略是安民、尊王、亲邻与

齐桓公图霸中原之战

春秋五伯都有一套集政治、经济、军事与外交为一体的争霸战略。齐桓公的政治与外交战略是安民、尊王、亲邻与攘夷。军事战略是先伐戎狄,后抑强楚。晋文公的政治、经济战略是尊王、利民、讲信、修礼、正官。军事与外交战略是联合齐、秦,侵曹伐卫,调动楚军北上而击之。楚庄王的政治、经济与外交战略是柔服中小国家,协调君民关系,发展综合国力,选拔亲、故人才。军事战略是加强军队建设,征伐中间国家,团结齐、秦,克庸击晋。吴王阖闾的政治、经济战略是任贤亲民,施恩行惠。军事外交战略是治兵备、结晋、鲁,东并大越,西击强楚。越王勾践的政治战略是对内尊贤礼士,对外惑乱吴国。经济战略是奖励生产,蕃衍人口。军事与外交战略是遮掩军实,结齐、亲楚、附晋以制吴。春秋五伯 齐桓公 晋文公 楚庄王 吴王阖闾 越王勾践争霸战略西汶艺术网五伯代兴是春秋时代的历史特点[]。关于五伯争霸战争的起因、历史过程、结局及其影响,前人已多有研究。但是,从战略学的角度深入分析五伯争霸战略问题的成果,则不多见。本文不揣简陋,拟在这方面作一探索,以就教于方家。一齐桓公是春秋五伯之首。当时的周大夫宰孔在葵丘大会后评论他的霸业说:“齐侯不务德而勤远略。故北伐山戎南伐楚,西为此会。东略之不知,西则否矣。”[]“德”就是政治;“略”,就是军事。郑玄《诗·鲁颂谱》云:“征伐为略”,是对略字的确解。从宰孔的话可以看出,齐桓公的争霸战略由“德”与“略”,即政治与军事两部分组成。葵丘会盟是齐桓公霸业的顶峰,宰孔预见到从此以后齐霸将衰,所以说他“不务德”。事实上,齐桓公在争霸过程中一直是注重修“德”的。齐桓公的修“德”战略,有以下四点内容:安民、尊王、亲邻、攘夷。安民是桓公政治战略的基础。桓公继位伊始,就向管仲请教“圣王之治天下”的安民大计。管仲提出“定民之居”与“成民之事”两项措施。“成民之事”是使国内士、农、工、商四民各有处所,不要杂居。使士就清净之地,讲求道艺学术;工就官府,讲求肄业技术;商就市场,讲求贸易生利;农就田野,从事耕作稼穑。固定的居处可使四民子弟继承父兄的事业,收到“其父兄之教不肃而成,其子弟之学不劳而能”的功效[]。西汶艺术网“定民之居”是实行“参其国而伍其鄙”制度。在国郊以内编制二十一乡:工商六乡,士乡十五。在国郊以外的鄙野,编制邑、卒、乡、县、属各级行政单位,共编五属[],设五位属大夫管理。工商六乡,专门从事工商业活动;鄙野五属,专门从事农业生产。而在十五士乡则实行“作内政而寄军令”的行政与军事双重编制法:“五家为轨,故五人为伍,轨长帅之;十轨为里,故五十人为小戎,里有司帅之;四里为连,故二百人为卒,连长帅之;十连为乡,故二千人为旅,乡良人帅之;五乡一帅,故万人为一军。五乡之帅帅之。”[]其轨、里、连、乡,就是居民行政编制单位;伍、小戎、卒、旅、就是士兵军事编制单位。而轨长、里有司、连长、乡良人就是一身兼行政与军事两任的首长。五乡编为一军,十五乡共编为三支大军。这就是齐桓公赖以建立霸业的基本武力。尊王是齐桓公政治战略的核心内容之一。春秋时,周王室的地位虽然一落千丈,但天子名号尚存,传统势力和政治影响力很大。所以齐桓公把“以诛无道,以屏周室”确定为基本战略目标,而这也就使他取得了号令华夏诸侯的一面大旗。据《左传》,齐桓公的“尊王”事迹有以下数端:鲁庄公十四年,齐“请师于周”以伐宋,杜预注:“齐欲崇天子,故请师,假王命以示大顺。”鲁庄公十七年,郑不朝王,齐逮捕郑执政大夫郑詹。鲁庄公二十七年,齐桓公接受周惠王所赐“侯伯”之命,次年伐卫,大败卫师“数之以王命”。鲁僖公五年,桓公率诸侯在首止会见王太子郑,安定王室。鲁僖公八年,桓公率诸侯在洮地会盟。安定周襄王王位。鲁僖公九年,桓公在葵丘大会上尊崇王室,宣布“壹明天子之禁”[],襄王派宰孔赐桓公为“九命上公”[]。桓公降阶参拜,升堂受命。鲁僖公十二年,桓公派管仲为王室和戎人讲和。尊王使齐桓公获得了“侯伯”封号,可以代天子行使征伐大权,成为名正言顺的诸侯“伯主”。“亲邻”是管仲为桓公规划政治战略的重要内容。管仲说:“君欲从事天下诸侯,则亲邻国。”[]管仲所说的邻国,不仅仅为齐的周边国家,而是整个中原华夏国家。所以管仲又说:“戎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不可弃也。”[]在当时的华夏诸国中,以宋、鲁两国最重要,最有影响。于是,齐桓公就从争取鲁、宋两国入手做“亲邻”工作。清儒顾栋高已看到了这一点,说:“齐桓图霸,首先在得宋、鲁。鲁为周公之后,宋为先代之后,不得此,不足以号召诸侯。”[]但是,在王权衰落,诸侯失统,列国纷争的形势下,要把华夏诸侯团结起来,殊非易事,特别是鲁。齐襄公曾杀鲁桓公。齐襄公死后,鲁庄公又支持公子纠与齐桓公争国,两家结有仇怨。齐桓公为称霸大局,毅然捐弃前嫌,于鲁庄公十三年,亲与鲁侯在柯地会盟,修怨结好。鲁庄公十六年,桓公又争取鲁国参加了诸侯的幽地盟会,同时返还过去侵占鲁国的棠、谮等地[]。鲁庄公二十二年,齐以公女许嫁庄公,鲁、齐重结婚姻。这就建立起了巩固的齐、鲁联盟。鲁庄公十二年秋,宋国发生弑君之乱。次年春,齐桓公会诸侯于北杏,平定宋乱。这年冬,宋背北杏之盟,桓公率诸侯征讨,迫宋与齐讲和结盟。为巩固这一联盟,桓公于鲁庄公十五年先后为宋讨伐邢、郑二国,“宋自是与齐为一,宋亲而中国诸侯定矣”[]。页码1 2 3 4 5 <

齐桓公六年(前680),曾参加“北杏会盟”的宋国背叛盟约,齐桓公约请曾参加“北杏会盟”的陈、蔡二国一起出兵伐宋。齐桓公先派人带着丰盛的礼物去朝拜周天子,说宋国不尊重周天子,随便废立国君,请周天子兴师问罪。周天子想借齐国的力量来树立天子威望,遂答应齐桓公要求,派大夫单伯带部分兵力,会同齐、陈、蔡三国合兵伐宋。宋国看到齐国打着周天子的旗号来讨伐,不想背负抗御王师、与天子作对的罪名,请求归顺王室、与诸侯和好。齐桓公觉得“拉大旗作虎皮”的办法比自己直接出兵更有效,便又在第二年冬天,拉着周天子的代表单伯,约集卫、郑、宋三国国君一起在鄄地会盟,各国看到周天子支持齐国,诸侯国君遂共推齐桓公为盟主,齐桓公的霸主地位开始确立。

管仲,名夷吾,字仲,又称管敬仲。周王同族姬姓之后,生于颍上。春秋时杰出的政治家、著名的军事家、军事改革家,以其卓越的谋略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时第一个霸主。管仲的言论见《国语齐语》。另有《管子》一书传世。 管仲家贫,自幼刻苦自学,通诗、书,懂礼仪,知识丰富,武艺高强。他和挚友鲍叔牙分别做公子纠和公子小白的师傅。齐襄公十二年,齐国动乱,公孙无知杀死齐襄王,自立为君。一年后,公孙无知又被杀,齐国一时无君。逃亡在外的公子纠和小白,都力争尽快赶回国内夺取君位。管仲为使纠当上国君,埋伏中途欲射杀小白,箭射在小白的铜制衣带钩上。小白装死,在鲍叔牙的协助下抢先回国,登上君位。他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齐桓公。桓公即位,设法杀死了公子纠,也要杀死射了自己一箭的仇敌管仲。鲍叔牙极力劝阻,指出管仲乃天下奇才,要桓公为齐国强盛着想,忘掉旧怨,重用管仲。桓公接受了建议,接管仲回国,不久即拜为相,主持政事。管仲得以施展全部才华。 起初,管仲向桓公提出修好近邻、先内后外、待时而动的治国求霸之策,而桓公未听其言,于次年轻率攻鲁,在长勺之战中被鲁军击败。战后,为使齐国尽快富强起来,达到民足、国富、兵强,管仲进行了一系列改革。 在经济方面,他强调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认为国家能否安定,人民能否守法,都与经济是否发展密切相关。他废除了齐国仍保留的公田制,实行按土地肥瘠定赋税轻重的土地税收政策,使赋税趋于合理,提高了人民生产的积极性。设盐官煮盐,设铁官制农具,发展渔业,由国家铸造钱币调节物价,推动商品流通;鼓励商民与境外的贸易。齐国的经济得到很快发展。 在政治方面,整顿行政区划和机构。把国都划分为21个乡。其中工商乡6个,乡民专营本业,不服兵役,农乡15个,乡民平时种田,战时当兵。国都以外划分为邑、卒、乡、县,均设官员管理。10县为1属,全国共有5属,设5位大夫管理。每年初,5位大夫要向国君报告属内情况。这就形成了对全国的统治。 在军事方面,管仲认为兵在精不在多,强调寓兵于农,把行政上的保甲制度同军队组织紧密结合起来。在农乡,5家为1轨,10轨为1里,4里为1连,10连为1乡,5乡为1军。每家出1人当兵,1军为万人。全国有3军,国君自率1军,二位上卿各率1军。每年春秋通过狩猎训练军队,提高军队的战斗力。 齐国由于管仲实行改革,很快强盛起来。管仲又向齐桓公提出了实现在中原称霸的谋略,即尊王攘夷。所谓尊王,就是拥护周王室。那时,西周王室衰微,造成列国互相争战。首先举起尊王的旗帜,就能借周天子之命,名正言顺地得到盟主的地位。所谓攘夷,是指当时我国北方的狄人和戎人借中原各国争战之机内侵,对各国造成严重威胁,领头伐夷就能得到各国的拥戴。 齐桓公三十四年,周惠王去世。齐桓公会同各诸侯国拥立太子郑为天子,这就是周襄王。周襄王即位后,派人送祭肉给桓公以示嘉奖。桓公在葵丘召集各诸侯国会盟,举行受赐典礼,并依据管仲的建议,订立了盟约。至此,齐桓公在管仲辅佐下,先后主持了三次武装会盟、六次和平会盟,还辅助王室一次,史称九会诸侯,一匡天下,成为公认的霸主。管仲为创立霸业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因有殊勋于齐,被桓公尊为仲父。 避仲辅佐齐桓公创立霸业,是春秋时期的大政治家。他处的时代正是列国并峙,互相征战不休。当时在黄河下游比较活跃的大国有齐、鲁、郑、宋、卫;小柄有邢、遂、谭、纪、杞。大国又分两派,一派是郑、齐、鲁,一派是宋、卫。小柄也附属在各个大国一边。两派的力量以郑、齐、鲁为强。由于郑国发生内乱,渐渐中衰,齐国慢慢强大,逐渐成了各国的霸主。 此时,边境的各族也都发展起来。北方的狄人开始南下,成为中原各国的严重威胁。西方的戎人也开始东进,戎国经常侵犯鲁国和曹国,北戎又侵犯郑国,山戎又进攻燕国,伊洛之戎又进攻周王室。而南方的蛮人也跃跃欲试,想要北上。边境民族内侵,与周王室的衰弱是分不开的。在春秋之初周王还有些威信,自从鲁桓公五年周郑绪葛之战,周桓王的肩被郑祝聃射中,王师大败。此后周王室就一蹶不振。齐襄公四年周王室发生内乱,庄王杀了周公黑肩。

春秋前期,齐桓公为夺取对中原地区的控制权而进行的战争。

柽之会与重建邢卫

桓公即位的次年即灭谭,将齐西部疆域扩至济水流域。桓公五年,齐与对立的鲁国重新通好。齐恒公随后以平定宋内乱为由,召集鲁、宋,陈、蔡、邾等国之君在北杏会盟。同年,齐又以遂君未应召赴会为借口,出兵灭遂,完全控制了广大的济、汶地区。六年,齐攻宋时,除有陈、曹等小国参加,周王亦遣大夫率军助战;七年诸侯在鄄会盟时,与会的宋、郑、卫、陈之君均表示听命于桓公外,标志着周王及实力较强的中原诸侯均已承认齐桓公的霸主地位.为进一步巩固和扩大齐国的霸权与控制范围,齐桓公曾四度发兵击退山戎、赤狄等异族军队,“援燕,救邢、存卫之举,使介威望大增。周惠王于十年,惠王遣卿士召伯廖赴齐,赐封桓公为伯侯,正式确认为诸侯领袖。此时,楚国正力图向中原发展,并连年发兵攻打附齐的郑国。为此,齐桓公于周惠王二十一年率八国联军击蔡、攻楚。桓公发动战争的目的在于争霸。而指导思想却是注重“兼弱”与“胜一而百服”,所以虽对弱小国家无情兼并,而对中等国家则力求慎战、少战,对实力强大之国,更尽可能避免决战。因此,当诸侯联军与楚军相遇后,齐恒公仅争取使楚在名义上稍有让步.即以召陵结盟结束战争危机。为加强对动摇于齐、楚之间的郑同的控制,齐曾两次攻郑。齐桓公三十五年,桓公召巢葵丘之会时,中原主要国家鲁、郑、卫、宋,许,曹及王室宰周公皆来参加。齐桓公三十七年,戎军攻周时,竟需桓派管仲调解。至此,齐桓公的霸业达于顶峰。周襄王十年,恒公病逝,群子争立,齐国内乱。齐桓公所创霸业亦随之结束。

齐桓公二十七年(前659)春,齐、宋、曹三国之君各率本国兵马共同救邢。狄人退兵后,三国决定把邢国迁得离狄族远些,齐桓公帮助邢国把都城迁到靠近齐国较为安全的夷仪(今聊城西南)。不久,狄人又侵犯卫国,齐桓公考虑到卫国已是君死国灭,要重新建国,便于第二年(前658)春在楚丘帮助卫国筑新城,使得卫国在黄河南岸重建国都。

一度称雄中原的郑庄公逝世后,其霸业亦随之衰落。代之而起的是齐桓公。他重用具有改革思想的管仲等人,制定了富国强兵,尊王攘夷的图霸战略。齐根据其地近东海,士地肥沃更富渔盐之利的有利条件,在经济上施行“拥地衰征”,“通货积财”等发展农业、商业的政策,并“使民鬻之四方”,运盐至内陆各国.换回金属。用以制造兵器。同时还设立了允汁犯人缴纳金属及兵器赎罪的制度。政治上实行“叁其国而五其鄙,定民之后。成民之事”的政策,将国都地区,划为二十一乡:工商之乡六、士乡十五;将鄙野之农民,划为五属,分级管理,并建立荐举及监督制度以加强统治。军事上实行“作内政而寓军令”的政策.规定士乡国人专服兵役,世代相传,以保障拥有充足、稳定及高质量的兵源。并将士乡按轨,乡四级编组。军队与之合—,亦按伍、小戎,连、旅四级编组,每家出战士一人,一乡二千人为一旅,五旅组为一军,全国共三军。由于战士“世同居.少同游”,官兵彼此熟悉了解,所以“夜战其声相闻足以无乱,昼战其目相视足以相识”,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军队的凝聚力及战斗力。外交上实行“奉天子令令诸侯,内尊王室,外攘四夷”的政策,以适应当时王室衰微,列国互争,戎狄南侵,荆蛮北渐的局势。

鲁僖公十有七年(前643)。春,齐人、徐人伐英氏。

点评:齐桓公在名臣管仲的辅佐之下,依仗雄厚的经济、军事实力通过有限的战争手段和符合实际形势的政治、外交活动谋取霸权,是其得以“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主要原因。通过图霸战争,齐统一了今山东北部地区,为尔后中国统一创造了条件;其联合诸侯反对戎狄的掠夺和内侵之举,有利于保卫中原先进文化免遭破坏;其多次主持会盟,相对减少了战争,增加了交流,有利于经济、文化的发展和民族的融合。另外,齐桓公将经济因素纳入战略范畴之内,以外交手段寻求外力支援。以及创建军队编制与地方组织一元化的“寓兵于农”制度和具有职业兵性质的早期世兵制等,均使中国古代的军事战略和军事制度前进了一步。

政治

齐桓公、国子、高于三人就是元帅。这样就和军队组织紧密结合在一起,每年春秋以狩猎来训练军队,于是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同时又规定全国百姓不准随意迁徙。人们之间团结居住,做到夜间作战,只要听到声音就辨别出是敌我;白天作战,只要看见容貌,大家就能认识。

首止之会、宁母之会与洮之会

齐桓公二十三年(前663),山戎攻打燕国,燕国向齐国求救,齐桓公出兵讨伐山戎救援燕国,一直打到孤竹才回师。燕庄公于是送齐桓公回国一直送到了齐国的境内。桓公说:“不是天子,诸侯相送不能出境,我不可以对燕无礼。”于是把燕君所到的地方割给了燕国,叮嘱燕君学习召公为政,像周成王、周康王时一样给周朝纳贡。诸侯听说此事,都拥护齐国。

齐桓公时代国力富庶强盛,当时的人们为更好的纪念太公望的美誉,传承姜太公餐饮文化,并深得传统历史名吃“太公望红焖鸡”的精髓,把主料鸡内杂与太公望膳食古方中的辅料,完美结合,创制出了“卤煮鸡杂”这道历史名吃,至今依然传承在日照市安氏一派。

强调寓兵于农,规定国都中五家为一轨,每轨设一轨长。十轨为一里,每里设里有司。四里为一连,每连设一连长。十连为一乡,每乡设一乡良人,主管乡的军令。战时组成军队,每户出一人,一轨五人,五人为一伍,由轨长带领。一里五十人,’五十人为一小戍,由里有司带领。一连二百人,二百人为一卒,由连长带领。一乡二千人,二千人为一旅,由乡良人带领。五乡一万人,立一元帅,一万人为一军,由五乡元帅率领。

齐桓公(-前643年10月7日),姜姓,吕氏,名“小白”,春秋五霸之首,先秦五霸之一,公元前685-前643年在位,春秋时齐国第十五位国君。

幽地会盟

齐桓公是姜太公吕尚的第十二代孙,齐僖公的第三子、齐襄公之幼弟,其母为卫国人。在齐僖公长子齐襄公和僖公侄子公孙无知相继死于齐国内乱后,公子小白与公子纠争位成功,即国君位。

别称    齐桓公、公子小白、齐侯

攻灭谭遂两国、北杏会盟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齐桓公的政治与外交战略是安民、尊王、亲邻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