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斗伯比低估了季梁的影响力必威,率军拒敌的

楚随速杞之战

正所谓:将帅无能,累死三军。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十六、郑伯战王师(桓公五年)

十一国攻郑之战

周桓王十六年,楚军在速杞击败随军的作战。

《左传》桓公八年。

随是南方的一个姬姓小国,与强大的楚国隔汉水相望。

王夺郑伯政,郑伯不朝。秋,王以诸侯伐郑,郑伯御之。王为中军;虢公林父将右军,蔡人、卫人属焉;周公黑肩将左军,陈人属焉。郑子元请为左拒以当蔡人、卫人,为右拒以当陈人,曰:「陈乱,民莫有斗心,若先犯之,必奔。王卒顾之,必乱。蔡、卫不枝,固将先奔,既而萃于王卒,可以集事。」

周灵王九年,在晋悼公兴复霸业之战中,晋、宋、鲁、卫、曹、莒、邾、滕、薛、杞,齐联军进攻郑国的作战。

春秋初期,楚国发展为南方强国。楚君熊通,自尊为武王。此后,楚以江、汉、沮、漳地区为基地,开始向外扩张。六年,楚武王曾率军攻随,进至瑕后与随媾和。十六年夏,楚武王借口随侯未参加其主持的在楚地沈鹿举行的诸侯盟会,亲自领兵攻随,进抵汉、淮两水之间。率军拒敌的随侯拒绝大夫季梁提出的避开楚军主力左军,攻其弱部右军的合理建议,而采纳宠臣少师提出的与楚王左军对阵的错误主张,致使两军在速杞相遇并发生激战,随军大败。楚大夫斗丹缴获随侯乘坐的战车并俘获其车右少师。秋,楚、随两国再次媾和。楚军撤走。

随侯宠幸奸臣少师不能自拔,一时随国朝政乌烟瘴气。楚国大臣斗伯比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可矣,仇有衅,不可失也。”哈哈,是时候了,仇敌露出了破绽,不能错过啊!正所谓:“天予不取,反为之灾也!”

鲁桓公6年(公元前706年),楚武王出兵伐随,随侯一嗓子“我是良民”没起作用,只好摆兵迎敌。

周桓王罢免了郑庄公周室卿士的官职,郑庄公从此不再朝拜周王。这年的秋天,周桓王带领诸侯讨伐郑国,郑庄公帅军抵御。桓王领中军,虢公林父为右军统帅,蔡国军队、卫国军队隶属右军;周公黑肩为左军统帅,陈国军队隶属左军。

八年冬,晋悼公率诸侯联军入郑,迫使上一年冬叛晋从楚的郑复从于晋。不久,楚共王率军攻郑,讨其叛楚。郑复背晋附楚。鉴于楚在中原地区的势力不断受到晋国的削弱,九年六月,楚共王遣令尹子囊率军攻宋。郑简公亦遣郑卿士子耳领兵助战。楚、郑联军取道宋南部边邑訾毋北上包围宋都商丘,攻其北门。与宋同附于晋且关系密切的卫国国君卫献公闻悉商丘被围,率军进驻卫东部边邑襄牛,欲伺机入宋解围。为阻止卫军救宋,郑奉楚命遣大夫皇耳领兵北上攻卫。卫军击败来犯之敌,乘胜追击,在宋地犬丘俘获皇耳。七月,楚、郑联军因商丘久攻不下,遂释商丘之围,经鲁国西部南下,于八月十一日攻克宋东部边邑萧。九月,郑卿士子耳又率军侵入宋北境。值楚、郑联军攻宋之时,晋悼公为避免与楚军直接交战,未发兵救宋。待楚、郑联军撤走后,晋悼公决定率军攻郑。九月二十五日,诸侯联军在晋悼公与宋、鲁、卫、曹、莒、邾、滕、薛、杞之君及齐太子光的率领下进抵郑地牛首。为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诸侯联军自牛首西进至晋于二年所占郑之要邑虎牢。为加强城防,晋悼公指挥军队加筑虎牢邑,并命晋军在虎牢附近再筑梧、制二城,分别由晋将士鲂、魏绛戍守,构成诸侯联军即将大举攻郑的态势。当时,郑历经公族内乱不久,国力衰弱,面对诸侯大兵压境,甚为恐惧,遂向诸侯乞和。冬,晋悼公与其媾和。楚共王闻悉诸侯攻郑,遣令尹子囊率军北上。十一月,诸侯联军进抵郑南部阳陵邑,以阻遏楚军北上。晋军主帅荀罃主张联军稍撤以示弱于楚军,待其骄狂、松懈而后击之。晋下军主将栾黡对此竭力反对,并擅自率其所部南下迎敌。荀罃恐下军有失,被迫率全军南下,于十一月十六日进至颍水北岸,与楚军隔水相峙。已与晋媾和的郑闻知楚军北上,遣使夜渡颍水,与楚结盟。栾黡欲领兵攻击郑军,讨其无信,被荀罃制止。荀罃认为晋军既无战胜楚军把握,又无法保障郑不再遭受楚攻击,则不如暂且退兵。晋悼公同意荀罃的意见,率诸侯联军经郑北部撤走。子囊见诸侯释郑而去,亦领兵回国。

于是,楚武王兴兵伐随。打算趁机给随国这面摇摇欲坠的破墙,狠狠的踢上一脚,以解心头之恨。军队开进到汉水与淮水之间,准备发起总攻。

楚武王手下的斗伯比给武王出主意:咱不能太显大,咱一显大,老随家心里害怕就肯定要跟别人家结盟对付咱,对咱不利,而且老随家有季梁是个忠良,有他在,随老大可不好对付,但老随家那个少师是个二百五,咱可以假装不行,让少师赢两局儿,少师在随老大跟前就得宠了,而且他必定要骄傲,那时候咱的机会就来了。

郑国的子元建议,组成一个左方阵来冲击蔡国、卫国军队,再以右方阵冲击陈国军队。子元说:陈国刚刚发生过动乱,军队没有心思打仗,如果我们先冲击陈国部队,它必然会溃败而逃窜。桓王的中军看到,必会受到影响而乱阵脚。而蔡国军队、卫国军队抵挡不住,一定会抢先逃窜。这样我们就可以集中攻打桓王的中军并取得胜利。

随国大臣季梁看到楚军来者不善,就向随侯献计:先向楚国诈降,楚国肯定不会接受,到时再组织迎战。这样可以“怒我而怠寇”,老子可说过,两军对垒,哀兵必胜!

这个主意是不赖,但斗伯比低估了季梁的影响力,也低估了随侯从善如流的高贵品质。少师赢了一场,果然很骄傲,要乘胜追击,但季梁却一眼识破这是楚国的诡计,并趁机给随侯上了一课:敌大我小,这场赢得没道理,很明显,楚国跟咱踢假球,为的是让咱们夜郎自大。咱不能上当。

从之。曼伯为右拒,祭仲足为左拒,原繁、高渠弥以中军奉公,为鱼丽之陈,先偏后伍,伍承弥缝。战于繻葛,命二拒曰:「旝动而鼓。」蔡、卫、陈皆奔,王卒乱,郑师合以攻之,王卒大败。祝聃射王中肩,王亦能军。祝聃请从之。公曰:「君子不欲多上人,况敢陵天子乎!苟自救也,社稷无陨,多矣。」夜,郑伯使祭足劳王,且问左右。

心腹少师却站出来坚决反对:“必速战。不然,将失楚师。”要趁楚军长途行军,立脚未稳,打他个措手不及。

随侯不服:我天天烧香拜佛,老天爷吃我的喝我的肯定会保佑我。

郑庄公采纳了这一建议。让曼伯统领右方阵,祭仲足统领左方阵,原繁、高渠弥领中军跟随郑庄公。郑国军队摆出了鱼丽阵,前面是战车,后面跟随步兵,步兵弥补车兵中间的空隙。

随侯宠信少师,立即动员部队迎敌。两军对垒原野,随军望见楚军旌旗招展,剑戟如林。季梁又站出来说,楚人以左为尊,将帅肯定驻于左,左军肯定强悍。不如放弃与他们正面交锋,集中优势兵力,攻其右军。右军虚弱,只要能打败右军,兵败如山倒,楚军肯定全军退却。

季梁说:你不善待百姓,光在家里供个神呀鬼呀顶P用,神鬼都是老百姓变的,老百姓不吊你,神鬼能吊你?老百姓才是万神之主懂不(夫民,神之主也,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于神……今民各有心,而鬼神乏主,君虽独丰,其何福之有)?

双方在繻葛开战,郑庄公命令左右方阵:我的帅旗一挥,大军击鼓进击。果然蔡国、卫国、陈国的军队全部溃败奔逃,周桓王的军队阵脚大乱,郑庄公率领三军合击,桓王军队大败。祝聃一箭正中桓王肩膀,但桓王依然能稳住阵脚,予以抵抗。

少师轻蔑的看了季梁一眼,对随侯说,不和楚军正面作战,如何能显出我随国与楚国平等的国际地位!?

随侯一听,吓得马上实施亲民政策,楚武王虽然自称南蛮子,但很清楚政通民和国不可欺的道理,暂时不再来找随的麻烦。

祝聃请求继续追击,郑庄公说:君子不可欺人太甚,何况是欺辱天子,我们之所以开战,不过是自救而已,既然社稷无损,收获已经很大了。当晚,郑庄公还派出祭足前去慰问周桓王,同时也慰问了其他各军。

于是,随侯率军与楚军在速杞正面作战。战争结果毫无悬念,随军大败。随侯仅带领几个贴身侍卫,狼狈跑路。楚国不但缴获了随侯坐的战车,而且俘虏了妄自尊大的少师。

过了两年,那个因为楚国放水而打个胜仗的少师果然渐渐得宠,斗伯比跟楚武王说:机会来了!

十七、楚武王侵随 ( 桓公六年 )

这年秋天,随侯向楚国示弱求和。楚武王心犹不甘,不想同意。这时候斗伯比站出来劝到:“天去其疾矣,随未可克也。”上天已经削去了随国的祸患少师,我们一时半时也很难打下随国,不如借这个台阶,就此收手。

楚兵卷土重来,两军对峙于汉淮之间。

楚武王侵随,使薳章求成焉。军于瑕以待之。随人使少师董成。斗伯比言于楚子曰:「吾不得志于汉东也,我则使然。我张吾三军而被吾甲兵,以武临之,彼则惧而协以谋我,故难间也。汉东之国随为大,随张必弃小国,小国离,楚之利也。少师侈,请羸师以张之。」熊率且比曰:「季梁在,何益?」斗伯比曰:「以为后图,少师得其君。」王毁军而纳少师。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但斗伯比低估了季梁的影响力必威,率军拒敌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