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亦取华亥之子无戚、向宁之子罗、华定之子启

宋平华氏之战

在位起讫:公元前531年-公元前517年。

第一波混乱


宋国君权较为强盛,但也有世家大族威胁君权。宋元公时期,华、向两家也渐渐有了把持朝政的迹象,让公室很是忌惮,因此宋元公便一直有心除掉两家。

华定、华亥与向宁嗅出了危险的气息,于是便商议着先下手为强。晋顷公四年(522BC),华亥谎称有病,诱使群公子前往探望,然后将前来探病的公子全部扣押起来。不久后,华亥又将被诱入华氏的公子寅、御戎、朱、固及公孙援、公孙丁全都秘密杀害。

四公子两公孙的死在宋国引起了极大的恐怕,因担心内战牵连,当时就有公子城、公孙忌、乐舍、司马强、向宜、向郑、郳甲,以及流亡宋国的楚太子建出奔郑国。双方的兵马还发生了一系列的冲突。为了敉平战乱,宋元公急忙到华氏家里去求情,结果也被华氏劫持了。

经过宋元公的努力,十六日,双方就地结盟,商定互换人质以确保双方不发生冲突。宋元公将太子栾与他的同母兄弟辰和地作为人质送到华氏家,华亥也将儿子无惑、向宁的儿子罗、华定的儿子启作为人质送入宫中。

太子被作为人质扣押在华亥家里,倒是也没有受什么苦。华亥和妻子每天都会梳洗干净后,亲自伺候着公子吃完饭后,才自己用餐。而宋元公也是爱子心切,他和夫人也会每天定时定点地到华氏家里,看着自己的儿子酒足饭饱后方才离去。

这种情况持续了几个月的时间,到最后华亥也受不了了,就想着要把公子送回去。向宁这时就出面阻止说,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只有靠着互换的人质来确保互信,若是把他们放回去,公室无所顾忌,我们的死期也就到了。两个人一合计,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边厢宋元公也受不了这个窝囊气,这么来来回回奔波数月,已经到了他忍耐的极限,于是就找到大司马华费遂,打算舍了自己的儿子跟弟弟也要攻打华氏。华费遂起初很是犹豫,担心这样并不能彻底消除忧患,但在宋元公的坚持下,也只好出兵。

这年十月,宋元公杀死了华、向的人质向两家宣战,华、向两家应对不暇,于十三日逃亡到陈国,而华费遂的儿子华登,大概也因为党于两家,逃到了吴国。

逃到陈国的向宁认为宋元公无信,自己白白地就折了一个儿子,心中气愤不平,就想杀掉太子泄愤。华亥急忙制止,说触犯了国君而逃亡,已经是大罪了,若是再杀掉太子,天下恐怕无人敢接纳我们,我们就真的没有退路了。倒不如将太子放回去,事情还会有转圜的余地。向宁不知如何回应,但在华亥的主导下,还是派少司寇带着太子和他的两个叔叔回到了宋国。

鲁昭公被“三桓”家族赶出鲁国之后,宋元公是最早替鲁昭公打抱不平的国君之一:在当时宋元公积极准备出访晋国,计划联合东周霸主来替鲁昭公主持公道。可惜的是,宋元公还没能赶到晋国,在半路上就突然去世了。

宋元公子佐,是宋平公一个宠妾的儿子。这个宠妾买通了一个平公的近侍叫伊戾,做通了平公的工作,杀了太子子痤,立子佐做了储君。 子佐的德行品貌都很差,容貌丑陋,性格柔弱,贪私重利,言而无信。所以在群臣中威信不高。元公虽然德行差能力低,却又心气很高总想干大事。他看华氏一族在宋的势力很大,担心华氏成了气候篡了君位,就和子寅、子御戎、向胜、向行等人商量想找个机会和理由把华氏除掉。 和这么多的人研究这么机密的事,本身又缺乏驾驭能力,泄密率就百分之百了。向胜把这事和自家兄弟向宁说了。向宁和华氏的华向、华定、华亥关系亲密,就把这消息给透出去了,华氏一族得到消息就开始研究先发制人的办法。 第二天,华亥谎称有病就没上朝,华家的势力大,大臣们都巴结他,下了朝都来到华府探病,子寅和子御戎也来了,华亥事先安排人手把子寅、子御戎擒住就杀了。又抓了向胜、向行囚在了仓库里。 宋元公得到消息,没有组织军队反击,却亲自来到华府请求释放向胜和向行。华亥乘机劫持了宋元公,提出让元公把自己的世子和近臣押在华府做人质,这才能放人。元公对华亥说:过去有过周和郑交换人质的先例,既然我把世子交给卿家做了人质,那么你也应该把世子交给我做人质。 华氏经过商量,就把华亥的儿子华无惑,华定的儿子华启、向宁的儿子向罗送到公宫做人质。元公也把世子子栾、舅舅辰、公子子地,送到华亥家做了人质。华亥这才放向胜、向行和元公回朝。 元公和夫人对世子特别地关爱,每天都到华亥的家里去探望,甚至要看着儿子吃完饭才肯走,国君来看儿子华亥就得陪着,华亥就有些心烦,为减少麻烦就想送世 子回宫。元公听了这消息很高兴。向宁却坚决不同意。他说我们之所以要以太子为人质,就是怕元公无信,如果放了人质,祸就到了。元公听说华亥反悔了,大怒大 骂,召见大司马华费遂,让他带兵去攻打华府。华费遂说:世子在他的家里,您不怕他们伤害世子吗?元公生气地说:死生由命,我不能为了世子忍受以臣欺君的耻 辱。华费遂看元公决心已下,表态说:主公既然决心已定,老臣虽然也姓华,但不敢因私废公。当即整顿兵甲准备进攻华府。元公不等军队动手他先下了手,把留在 宫中做人质的华无惑、华启、向罗全部斩首,下决心攻打华氏。华登把这消息告诉了华亥,华亥马上聚集家兵迎战,但毕竟人少势孤,就打了败仗。向宁坚持要杀了 世子为儿子报仇。华亥头脑比较冷静,说我们已经与君主为敌了,再杀世子,世人都会骂我们。就是解了一时之恨又有什么用。就把元公的人质全部放回,自己带着 从党逃到了陈国。 再说司马华费遂,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华豸区,二儿子华多僚,三儿子华登。华多僚和华豸区不和,华多僚借机对元公说: 华豸区和华亥同谋,想做华亥从陈国回国的内应。元公听了这话马上让近侍宜僚告诉华费遂。华费遂听了元公传来的话,对宜僚说:这一定是华多僚编造的谎言,主 公既然已经怀疑华豸区,那就把他驱逐出境吧!华豸区的家臣张匄听说了这事,就去问宜僚,宜僚又不敢说,张匄拔剑在手恐吓道:你不说我就杀了你!宜僚吓的说 了实话。张匄马上去报告了华豸区,让他快下决心杀了华多僚。华豸区说:华登随华亥出逃陈国已经让父亲伤心了,如果我们再兄弟相互残杀,还让我怎么见我的父 亲?怎么面对世人?我躲开他也就算了。 华豸区去和父亲告别,张匄要和他同行。正好华费遂走出宫门,华多僚给他驾车。张匄见了华多僚怒气攻心,冲上去就把他杀了,并劫了华费遂一起出了卢门驻扎在南里观望事态变化。同时派人去陈国召回华亥、向宁一起反叛宋元公。 宋元公任命乐大心为大将,率兵包围了南里,华登跑到楚国借兵,楚平王派薳越率军来救华氏,晋顷公又亲自率军来增援宋元公,但晋顷公领导下的晋已经是强弩之末,不敢和楚军交战,就劝宋元公对南里撤围,宋元公无奈只好撤了围。华亥、向宁等人就随楚军去投了楚平王。 公元前517年,鲁昭公被国内三桓赶了出来跑到宋国,宋元公为鲁昭公回国四处奔走,结果病死在路上。他的儿子子头曼继位,就是宋景公。 宋景公于公元前513年继位,在位六十四年,是一个恤民爱民的好君主。他的最大政绩是在公元前487年灭掉了曹国,把曹国并入了宋的版图,这是宋少有的 成功扩张。宋景公去世后,太子并没有得到君位。公子子特杀了太子夺了君位。子特是宋元公的曾庶孙,因为景公杀了他的父亲子纠,所以他一直怀恨在心想报仇, 景公死后,他策划政变杀了太子夺占了君位。他就是宋昭公。 宋昭公在位四十七年去世,儿子子购继位,他就是宋悼公。 宋悼公在位八年去世,他的儿子子田继位,即宋休公。 宋休公在位二十三年去世,儿子子辟兵继位,他就是宋辟公。 宋辟公在位三年,去世后儿子子剔成继位。 子剔成在位四十一年,被他的弟弟子偃搞政变赶走,跑到了齐国。子偃不可能给他谥号,所以他虽然做了四十一年国君,也没捞着个谥号,历史上也只能称他剔成。 子偃夺了君位,自立为国君,他就是臭名昭著的君偃。

周景王二十三年至二十五年,宋军在齐、晋、曹、卫等国军队的协助下,于宋都商丘平定华氏宗族叛乱的作战。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517年。

第二波混乱


这件事情本来也就到此为止了,但没料到的是,征讨华、向有功的华费遂这儿又出了乱子。华费遂有三个儿子,华貙、华多僚和华登,老三华登因为在这场大乱中受牵连逃到了吴国,国内就剩下了华貙、华多僚两个孩子,分别担任少司马和卿士的职务。但作为卿士的老二华多僚与自家的老大有些矛盾,趁着华向的乱,就在元公面前说老大的坏话,污蔑他想要接纳逃亡的人。

宋元公很是体谅华费遂,因此就说道:“因为我的无能,让大司马的儿子流落在外,我不忍心让他的其他的儿子再去受流亡之苦了。”

然而华多僚却暗示道:“如果您还爱惜司马,就应该自己去逃亡,若是能够逃避死亡,哪怕是天涯海角都值得一试。”

这句话把宋元公惊出了一身冷汗,华多僚为了陷害自己的哥哥,竟然将老父亲都牵连进来了,这还了得!但转念一想,或许华多僚真的掌握了华貙准备谋反的证据呢?宋元公深感此事关涉甚大,就急忙将华费遂的随从宜僚叫过来,让他劝说司马驱逐华貙。

宜僚将话带到的时候,华费遂立刻就明白是自己的老二干的,可不管怎么样,他对两个孩子都很呵护,总不至于为了老大就杀掉老二吧。可谋反这种事情,栽赃容易洗刷难,自己跑去解释国君未必会听。为了保全这两个儿子,他只能选择将老大撵出去,好歹还能留着一条性命。

于是华费遂就和元公商量,准备趁老大在孟诸打猎的时候,把他打发走。但在临难之前,宋元公和华费遂都分别请华貙吃饭喝酒,并向他和他的随行人员赠与厚礼。华貙自己浑然不知,但他的幕僚张匄瞧出了其中的端倪——作为随从,还从没有人给他送过这么多的礼物——于是他就找到了宜僚,把剑架在他脖子上逼他说出了真相。

华貙知道后总觉得父亲这一辈子也太不容易了,如今已经年老,华登的逃亡已经让他伤心不已,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恐怕不会下此决心让自己逃亡的。为了避免让自己的老父亲难堪,他决定顺着他们的意思,逃亡出国算了——但在临行前,他决定再跟父亲道个别。

晋顷公五年(521BC)五月十四日,在他准备道别的时候,却看见老二正驾着车载着父亲上朝,华貙正黯然伤神的时候,一旁的张牼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伙同臼任、郑翩当场将华多僚斩杀。见此情景,已经容不得华貙多想,只能顺势劫持了自己的老父亲发动叛变。但以华貙及老司马自身的实力,就算是造反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总得有人帮衬,于是他干脆召集在外逃亡的人共同作乱。

于是乎局势的演变超出了所有人的控制,原本只是被诬陷并没有真的想要与逃亡之人勾结的华貙,阴差阳错地就与反叛势力勾结在了一起——华多僚原本的诬陷之词,如今却真的变成了现实。

betway必威国际 1

宋元公不守信义,处事不公,与末强族华氏、向氏交恶。二十三年夏,华定、华亥、向宁首先向公室发难,诱杀群公子并劫持元公。随后,双方互派人质,盟誓讲和。同年冬,宋元公在征得华氏宗主大司马华费遂的同意后,诛杀人质,攻打华氏、向氏。华定、华亥、向宁奔陈,华登奔吴。次年夏,留居国内的华氏发生内讧。御士华多僚向元公诬告其兄少司马华貙将接应华亥等人返国乱宋。元公信其言,与华费遂策划驱逐华貙。五月,华貙盛怒之下杀华多僚,劫持其父华费遂,召回华亥、向宁,发动叛乱。华氏占庐门,据南里;元公率末军据守郊外旧城桑林之门,双方相持不下。十月,华登带领吴军前来援助华氏。宋军与戍守宋地的齐军先发制人,败吴军于鸿口,俘其二帅。华登率吴军余部反攻,败宋、齐联军。宋元公欲弃师而逃,被厨人濮劝止。末、齐联军重整旗鼓,采纳齐将乌枝鸣的建议,挑选精锐士卒,各持短剑,奋勇冲杀,败华氏军于新里。十一月,晋、曹、齐、卫相继出兵救宋。联军连败华氏,将其围困于南里。华躯率战车15乘、步兵70人突出重围,掩护华登赴楚国求援。华貙送别华登后复入南里,固守待援。次年二月,楚遣使向宋元公施加压力,迫其赦免华氏。联军患楚出兵干预,遂释南里之围。华氏族党流亡至楚。宋内乱平息。

出生地:相城()。

遍地硝烟


仅仅几天后,刚刚被赶跑的华、向两家也回来了,他们占据卢门,引导南里的人作乱,宋国顿时四面起火,乱成了一团。仓促之中宋元公赶紧安排乐大心、丰愆、华牼抵御叛乱。

这年十月,逃亡在吴的华登听说自家老大也反了,也领了吴军前来支援自己的哥哥。齐国派驻宋国的大将乌枝鸣,伙同宋国厨邑大夫濮,趁吴军旅途疲惫,先发制人在鸿口击败吴军,并俘获吴军的两个将领。吴军遭遇迎头痛击,一时乱了方寸,好在华登的头脑还算清醒,他避开了齐军的锐气,带着吴军残部突袭宋国军队,致使宋军溃败。宋元公惊慌失措以为败局已定,顿时丧失了斗志准备逃往国外。

这时又是厨濮稳住宋元公的情绪,并巡行全军,重振士气,才让宋元公打消了逃亡的念头,重新振作起来,集中优势兵力攻击华氏。战斗中,厨濮在乱军中砍下一颗脑袋包在裙子里,然后四处散播华登已死的传言,致使吴军军心浮动,无心恋战,最终败退。

在华亥杀害群公子时,公子城曾抗击华氏,结果没能成功,只好逃到了晋国。至这年十一月初四日,公子城从晋国搬来了救兵。中行吴邀合齐国的苑何忌、卫国公子朝和曹国的翰胡救援宋国,双方于初七日在赭丘展开决战。公子城奋勇杀敌,先后杀掉了华豹、张匄、干犫等几员大将,联军将华氏打的大败,随后一路追击,包围华氏的大本营南里。

这个时候华亥已经绝望了,他跑去找华貙,一进门就哭喊着说:“我们成了晋国的栾氏了。”华貙惊诧地说:“你别吓唬我,我们不会那么倒霉的。”

作为一国之君,宋元公能如此热心地替他国遭难国君出力,在整个东周都堪称难得。虽然最终还是没能帮上鲁昭公,但宋元公的仗义,足以让众多士人为之称叹。

立都:相城()。

调停战乱


但此时的情势的确是万分危急,眼见着宋国联合了晋、齐、卫这等的中原大国,对付宋国区区的华、向两家,显然是要吃亏的。况且此时联军已经将南里团团围住,就等着瓮中捉鳖了,怎能不让人提心吊胆。华貙也是心中忧虑,便领了战车十五乘,步兵七十人带着华登突围而出,一直将其护送至睢水岸边,痛哭流涕地把华登送往楚国去搬救兵。

楚国路途遥远,北上不易,在晋楚争霸的时候,就很是吃亏。即便是路途迫近,面对多国联军,楚国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这些都需要时间。可前方的战事早已是火烧眉毛了,每一天的耽搁都会使得华、向两家遭受严重的损失。再加上楚国因为内乱国势衰弱,内部反对的声音也很强烈,楚平王干脆也不出兵了,而是派薳越为使到宋国为华、向两家求情。

这样一场声势浩大的叛乱,将整个宋国搞得乌烟瘴气,宋元公自然气愤不过,于是就婉转地拒绝了楚国的请求。可这下子前来支援的友军不干了,如今各国内部都矛盾重重,能够出兵助你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你还打算怎么着啊?但在辞令上他们还是很婉转的:“如果华氏作困兽之斗,而楚国因为外交不见成效而出兵,这场局部战争就会演变成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这对各方都是不利的,您还是见好就收吧。您不如成全了楚国,对华、向网开一面,我们也好早日班师收拾我们的烂摊子,这对大家都好您说是不?”

宋元公可以不担心楚国的干预,却不能不操心友邦的态度,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也总不能再坚持下去把大伙儿都得罪了。毕竟眼前的大好局面都是靠着诸侯的支持才得来的,若是诸侯撤军了,自己未必能够对付残余的叛军。宋元公恨恨地看着叛军的旗帜,内心纵然有万般的不情愿,也只能忍气吞声,将华、向两家的残余势力驱逐到楚国的地面上,以结束这场纷争。

晋顷公六年二月二十一日,参与叛乱的华亥、向宁、华定、华貙、华登、皇奄伤、省臧、士平逃亡楚国。一场声势浩大的叛乱,就以这样的方式宣告终结了。在这场叛乱中,因为中行氏亲自坐镇,晋国多少还起到了一点积极的作用。但这点作用根本无法挽回晋国业已江河日下的信用,而接下来的王子朝之乱,晋国又因为站错了位置,将在宋国挽回的那一点点的信用完全抹杀了。

betway必威国际 2

《晋国史话》第三辑 / 逸川

可谁能想到,这么一位仗义的国君,在国内的一次内乱中,竟然差点被手下大夫们所推翻。

年号:(庚午,公元前531年)。

宋元公,名佐,为宋平公之子。因为嫡兄太子痤被身边寺人与权臣向戌联合害死,宋元公侥幸获得了继位资格,成为新一代太子。还在作太子时,宋元公就在与父亲身边宠臣寺人柳的权力斗争中落败,一度想杀了擅权的寺人柳。可宋平公葬礼举行之时,寺人柳一举动却赢得了宋元公的心:他预先将宋元公的丧位用火烤暖,等他到来时,又把火挪开。在寒冷的大冬天,寺人柳的悉心照料让宋元公立即对他产生了好感:父亲葬礼结束后,寺人柳居然成了宋元公身边大红人!

子佐,子姓名佐,也称宋元公。春秋战国时期宋国第二十五任君主,他的祖父是宋国第二十三任王子瑕,他的父亲是宋国第二十四任王子成。

权臣向戌当初之所以要扶持公子佐,是因为他性格温和。可宋元公对待人这么没有原则,轻易就能被人蛊惑,难免被人诟病了。当他正式坐上国君后,宋人私下都称宋元公既不讲信用,又多私宠。

宋平公四十四年(己巳,公元前532年),在位44年的宋平公死,其儿子太子子佐继承王位,是为宋元公。因为当年宋共公去世时,司马唐山杀死太子肥,又打算杀死当时的右师华元,华元于是逃亡到晋国,但被左师鱼石阻止,于是逃到黄河的鱼石又折回来,杀死唐山后,立宋共公的小儿子成为君主,这就是宋平公。所以宋平公在位时,对华元一族十分优待。

国君多私宠,必然与传统士大夫阶层产生矛盾。

宋元公十年(巳卯,公元前522年)夏天,元公猜忌华族,华向、华定、华亥与向宁谋反,双方妥协,互派人质,盟誓讲和,史载“取大子乐与母弟辰、公子地为质;公亦取华亥之子无戚、向宁之子罗、华定之子启,与华氏盟,以为质”。同年冬天,宋元公取得华氏宗主大司马华费遂的同意后,诛杀人质,借他族之力,拜乐大心为大将,率兵围南里。华定、华亥、向宁事败出奔陈,华登奔吴。不久华氏发生内讧。华杀华多僚,劫持其父华费遂,召回华亥、向宁,发动叛乱。宋元公欲弃师而逃,被厨人濮劝止。齐将乌枝鸣重整军备,击败华氏军于新里。

betway必威国际 3

同年冬天,宋元公取得华氏宗主大司马华费遂的同意后,诛杀人质,借他族之力,拜乐大心为大将,率兵围南里。华定、华亥、向宁事败出奔陈,华登奔吴。不久华氏发生内讧。华杀华多僚,劫持其父华费遂,召回华亥、向宁,发动叛乱。宋元公欲弃师而逃,被厨人濮劝止。齐将乌枝鸣重整军备,击败华氏军于新里。

宋元公就对长期把控宋国国政的两大公族——华氏和向氏,都特别忌恨。华氏是宋戴公后裔,向氏是宋桓公后裔;当年暗中协助宋元公得到太子之位的向戌,就是向氏家主。宋元公虽然得到了太子之位,但他与嫡兄太子痤私下的感情却极好。向戌上下其手害死了他嫡兄,让宋元公心中对向戌根本就没有好感。至于华氏家族,主宰宋国政治的历史就更加悠久。宋元公之时,司徒、司马、右师三大卿士都华氏族人,宋元公对华氏产生猜忌之心也属正常。

宋元公十一年(庚辰,公元前521年)十一月,晋、曹相继出兵救宋,联军连败华氏,围困于南里,华登赴楚国求援,元公十二年二月楚遣使向宋元公施压,迫其赦免华氏。华氏族流亡至楚,内乱至此平息。

华氏、向氏很快就感受到了来自公室的敌意,私底下积极联络,共同商讨解决办法。

宋元公十二年(辛巳,公元前520年)二月,楚遣使向宋元公施压,迫其赦免华氏。华氏族流亡至楚,内乱至此平息。

知道宋元公对华氏与向氏都存疑心,华氏家族的华定、华亥就找到向氏家族的向宁商议:“就是逃亡也比等死强,我们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宋元公十五年(甲申,公元前517年),在位15年的宋元公因鲁国国君鲁昭公躲避季氏而四处躲藏,于是宋元公便替他四处求情,令其能重返鲁国。结果,在路途上宋元公去世,他的儿子子栾继承王位,为宋景公。

华定是司徒,华亥是右师,向宁则是向戌之子。华定日常生活极为奢侈,早就被人诟病;为了得到右师之位,华亥曾经附和寺人柳陷害亲兄弟华合比——而华合比,在宋元公作太子时就是他的亲信。因此,华定与华亥日常作人确实有缺失之处,也难怪宋元公会对他们心生猜忌了。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亦取华亥之子无戚、向宁之子罗、华定之子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