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人们也想称新中国为人民民主共和国必威:

1949年6月15日,新政协筹备会一次会议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毛泽东致词。最后他呼了三个口号。其中一个是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万岁。 在新政协筹委会组织条例中,提到建立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民主政府的方案。 在历时5天的会议中,没有人对国名提出不同看法。直到最后一天讨论最后一份文件时,张奚若先生提出质疑。 从新政协筹备会各小组名单中,可以看到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的是第四小组。会议主席张志让先生组织讨论。 清华大学教授张奚若先生说,有几位老先生嫌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同的名字太长,他们说应该去掉民主两字,我看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好,有人民就可以不要民主两字,焉有人民而不民主哉?且民主一词Democracy来自希腊字,原意与人民相同,去掉民主两字从字面的解释也是很容易明白的,是共和而非专制,是民主而非君主,是人民而非布尔乔亚的国家。 雷洁琼发言说,如果国名太长,用时不用全称即得注明是简称。 于是,第四小组把关于国名的意见归纳了三种名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董必武关于草拟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的经过及其基本内容有一个报告。董必武总结了第四小组的工作,他说,第一次小组会广泛交换了意见。因为没有准备,没有参考资料,有点漫谈的性质。于是推举张志让等7人先准备一个讨论提纲,以便小组全体会上讨论时,可获得若干基本的共同意见。第二次小组会根据提纲起草委员会所提“政府组织法中的基本问题”进行讨论,基本意见趋于一致,有些意见仍留待起草委员会去斟酌。然后,公推董必武等人起草政府组织法的初步草案。第三次小组会议通过,做文字修改后,提交新政协筹备会作了原则的通过,准备提交政协大会去讨论。 关于组织法草案的总纲,董必武说,国家名称问题,本来过去写文章或讲演,许多人都用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黄炎培、张志让两先生曾写过一个报告,主张用中华人民民主国。在第四小组第二次全体会议讨论中,张奚若先生以为用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不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现在采用了最后这个名称,因为共和国说明了我们的国体,“人民”二字在今天新民主主义的中国是指工、农、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四个阶级的人,它有确定的解释,这已经把人民民主专政的意思表达出来,不必再把“民主”二字重复一次了。 政协代表提案第四案是由马叙伦、陈叔通、郭沫若、沙千里、沈雁冰、谭平山、粱希、许德珩、吴耀宗提出来的。 为提议统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名,取消共同纲领和组织法中简称中华民国,另由政府以法令规定。提案请大会公决。 他们的理由是这样的,这次新政协筹委会所通过的国名——中华人民共和国,确能代表中国人民革命伟大胜利后实行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及人民。这一个中国历史上划时代的大变革,必须把旧民主时代遗留下来的、本质上不同的,并且为汉奸卖国贼用过的在中国人民中间已没有一点好感的“中华民国”四个字,毫无留恋地予以取消。 否则,在我们将要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就是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的时候,喊起口号来,难道还要有两种?把已经走上死亡道路的旧中华民国再喊万岁吗?难道纪元已改为公元1949年,而仍可以简写中华民国三十八年吗? 我们提议,主张统一国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把简称中华民国几个字在中国人民政协所有的文件中一律予以取消。 1949年9月25日深夜,司徒美堂收到一封由周恩来和林伯渠联名相邀的午宴请柬。上面写道:“九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时半在东交民巷六周饭店举行午宴,并商谈重要问题,务请出席。” 二三十位70老翁接到了同样的请柬。 周恩来作为东道主,开门见山地说,今天请来赴宴的,除了几个人外,都是辛亥革命时期的长辈。我们国家有句古话,叫做求教长者,今天的会就是专门听取长者的发青。 他接着说,各位在讨论三大文件时,都看见了共同纲领中的国号中华人民共和国之下有一个简称中华民国的括弧。关于这个简称,有两种不同意见,有的说好,有的说不必要了。常委会特地叫我来请教老前辈,看看有什么高见。老前辈对中华民国这4个字,也许还有点旧感情。 第一位发言的是中国民主建国会的黄炎培,他曾在江南乡试中举,也曾加入过中国同盟会,参加了辛亥革命和反对袁世凯窃周的斗争。他认为,由于中国老百姓落后,感情上习惯用中华民国,一旦改掉,会引起不必要的反感。留个简称,是非常必要的。稍稍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廖仲恺的夫人何香凝老人说,中华民国是孙中山先生革命的一个成果,那是用许多烈士的鲜血换来的。关于改国号问题,我个人认为,如果能照旧,用它是好的。如果大家不赞成,我就不坚持自己的意见了。这位辛亥革命的老人委婉地结束了她的意见。 第三位发言者是辛亥革命后归隐38年,生平不写民国国号的前清进士周致祥。他说,我反对仍要简称什么中华民国,这是一个祸国殃民、群众对它没有好感的名称,20多年来更被蒋介石弄得不堪言状了。我主张就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表示两次革命的性质各不相同。 这时,司徒美堂站起来说,我没有什么学问,我是参加过辛亥革命的人,我尊重孙中山先生,但对于中华民国这4个字则绝无好感,理由是中华民国与民无涉,22年更给蒋介石与CC派弄得天怒人怨,真是痛心疾首。我们试问,共产党所领导的这次革命是不是跟辛亥革命不同?如果大家都认为不同,那么我们的国号应该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抛掉又臭又坏的中华民国的烂招牌。国号是一个极其庄严的东西,一改就要改好,为什么要3年以后才改?语之,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令不行。仍然叫中华民国,何以昭告天下百姓?我们好像偷偷摸摸似的,革命胜利了,连国号电不敢改,我坚决反对什么简称,我坚决主张光明正大地用中华人民共和国。 司徒美堂语音响亮,激动得满面红光,听者报以热烈的掌声,全然冷落了一桌丰美的菜肴。 人口学家马寅初立即表示拥护司徒美堂的意见,他又加以补充说,简称实在不伦不类,不像话的。 教育学家车向忱又从教育群众的方面阐述了司徒美堂的观点,至于人民一时不能接受的问题,这只是宣传教育的事。慢慢地教育,让人民认识我们这个革命政权的性质,万万不可因噎废食。老百姓是不是反对用新国号呢?我看不见得。 中国民主同盟主席张澜和既当过清末翰林又曾留学日本的陈叔通也发表了去掉中华民国的意见。 法律学家沈钧儒从法律观点解释了简称的问题。有些群众还在写 中华民国,那是他们的一时之便,我们也不必明令禁止,至于堂堂的政协会议三大文件里加上简称中华民国的括弧,这的确是法律上的一个大漏洞,万万不可如此。遍观世界各国的国号,只有字母的缩写,而没有载之于立国文件上的其他简称。如果一定写上,那么将来在行文上用国家名义与别国订约,也有不便。所以我也主张不用那个简称。 爱国华侨陈嘉庚操着浓重的厦门话说,大家对中华民国决无好感。当然,落后的人一时不习惯,过些时候就好了。 周恩来最后说,我要把这些意见综合送主席团常委参考,并由主席团常委作出最后决定。 9月21日,政协一届全体会议第6天的记录是这样的: 简称中华民国一去掉,不等于把中华民国过去革命的历史意义一概抹煞。如辛亥革命、国共大合作等都是有它的历史意义的。这一点在毛泽东开幕词中也讲过。同时,中华民国这名称,因为在民间已很习惯,所以在目前,也不会禁止使用。在人民中还允许有这样的称呼。正如现在我们所用的阳历,同样也不禁止人民用阴历。其次我们主张用公元纪年,同样也不禁止用38年。慢慢地引导人民在公文上用统一的国名,统一的公元年号,最好在正式文件上不要有这样的一个法律性的规定。 这以后,政协一次会议陆续通过的大会文件,就去掉了“中华民国”这4个字。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周恩来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了第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叔通。当他仔细端详了一枚镌刻得严肃庄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印鉴时,十分高兴地连声说道:“刻得好,刻得好!但不知这国印出自哪位治印名家之手?” “这是由一位苦力镌刻而成的!”陈老笑道。 “苦力?”周恩来诧异了。 “是的,苦力,一名黄包车夫!”陈老再一次肯定回答。 早在政协筹备期间,周恩来就委托陈叔通请治印名家制作一枚国印。陈叔通返回上海后,即向杭州西岸社创始人王福厂说明了意图,王向陈叔通推荐了自己的学生顿力夫。 顿力夫原是王福厂家的车夫兼杂役,为人踏实勤劳。一天,他从字纸篓里捡起一张印稿对王福厂说:“先生,这样的印稿丢了,多可惜!” 王福厂一看,原来是自己收拾写字台时误丢的一张印稿。他很惊奇:“力夫,你也精于此道?”“还不是先生您教的!”顿力夫腼腆地回答:“我曾几何时教过你呀?”王福厂糊涂了。 原来,顿力夫在拉包车之余,一有空就潜心钻研王福厂的印稿,悄悄地学着雕刻,从此,王福厂破例收力夫为徒。 王福厂把顿力夫推荐给陈叔通后,陈老便把周恩来要求的规格、字体和具体事项等告诉了顿力夫。一晃一个月过去了,当顿力夫将刻好的国印带给陈叔通时,陈老一看,果然镌刻技艺十分精湛。 “是呀,一个苦力,竟成为一名治印名家,真是不容易呀!”陈叔通向周恩来介绍这枚国印制作南来之后,感叹道。 “好啊,好!”周恩来握着这枚国印,意味深长地说,“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正是由千千万万个苦力拓凿而成的吗?”

1949年10月1日,在开国大典上,毛主席在天安门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我们伟大祖国的名称,那么“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名字最早是谁提出的呢?

1949年初夏,新中国诞生前的那种亢奋状态使全国人民群众处于激动之中。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由中国社会各阶级、各阶层、各党派团体共同讨论建国大计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开始筹备。

1949年10月1日,在开国大典上,毛主席在天安门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我们伟大祖国的名称,那么“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名字最早是谁提出的呢?

新中国的命名是贯穿于新中国的整个创建过程之中的,它最终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为国名,是我们党关于人民共和国思想与人民民主政权建设实践相结合的产物。这一名称虽无“民主”一词,却无不蕴涵着新中国人民民主的国家本质。 在新政协筹备会前夕,“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在新中国命名中暂占上风 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共和国,是我们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始终不渝的追求。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建立,到“人民共和国”、“民主共和国”口号的相继提出,都是与新民主主义革命不同发展阶段的形势与任务相适应的。不过,我们党关于新中国政权性质和阶级基础的认识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这就是“人民民主的共和国”,“这种共和国的彻底完成,只有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才有可能”。这也决定了新中国国名的基本走向。毛泽东在1947年元旦发表新年祝词时指出:“独立、和平、民主的新中国一定要在今后数年内奠定稳固的基础”。 1949年6月15日,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开幕。关于国名问题,毛泽东在当天的会上发表讲话指出:“过去,中华民国是名不副实的。现在,我们要建立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他在讲话结束时高呼的第一个口号就是“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万岁!”第二天,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通过《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组织条例》,把“提出建立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政府之方案”列为筹备会的一项中心任务。当晚,经筹备会常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决定,常务委员会下设六个工作小组。其中,第二小组起草新政协会议组织条例,组长谭平山;第三小组起草共同纲领,组长周恩来;第四小组拟定“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政府方案”,组长董必武,副组长黄炎培。各工作小组在起草有关文件的初稿时,都沿用了“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的名称。然而,毛泽东在6月30日发表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中,则只使用了“人民共和国”的概念。这表明,尽管当时“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在新中国命名中暂占上风,但国名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处于待定状态。此后关于国名的争论,主要围绕“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这一名称而展开。 在新政协筹备会上,张奚若提出:“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好。有‘人民’,就可以不要‘民主’二字” 国名问题是新政协筹备会在筹备政协会议期间讨论与协商的一项中心议题。其中,以第四小组为主,在讨论“政府组织法中的基本问题”的过程中,对“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名称问题提出了三种意见。一是“简称中华民国”说。此说针对“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名称过长而提出,认为这一名称可不变,必要时则使用简称。后来的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草案中曾有过“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简称中华民国”的内容。二是“中华人民民主国”说。持这种意见者以黄炎培、张志让为代表,“两先生曾经写过一个节略,主张用中华人民民主国”。他们认为:“我国国名似可将原拟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改为中华人民民主国,简称中华民国或中华民主国。将来进入社会主义阶段即可改称中华社会主义民主国。”“中华人民民主国”节略了“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中的“共和”,而保留了“人民”和“民主”。其词源依据是,汉语中的“共和国”,系译自英文“Republic”,而“Republic”与“Democracy”原无实质区别,也可译为“民主国”,只是前者指民主的国家,后者指民主的政治体制。因此,“民主”与“共和”无并列的必要。三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说。这个意见虽与“简称说”都以为“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名称过长,但解决的办法不是用简称,而是“去掉民主二字”,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筹备会常务委员会第四小组第二次全体会议的讨论中,张奚若说:“我看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好。有‘人民’,就可以不要‘民主’二字,焉有人民而不民主哉?”“去掉‘民主’二字,从下面的解释也是很容易明白的:是共和而非专制,是民主而非君主,是人民而非布尔乔亚的国家。”因此,他认为与其用“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中华人民民主国”,不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 根据上述讨论意见,政府组织法起草委员会先后召开三次会议,并在征求一些专家意见的基础上,写成了政府组织法的草案初稿。8月17日,第四小组第三次全体会议修正通过该组织法草案,其使用的国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据董必武后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所作《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的草拟经过及其基本内容》报告中关于新中国国名问题的说明,之所以采用这个名称,是“因为共和国说明了我们的国体,‘人民’二字在今天新民主主义的中国是指工、农、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四个阶级及爱国民主分子,它有确定的解释,已经把人民民主专政的意思表达出来,不必再把‘民主’二字重复一次了”。 新政协筹备会第二次全体会议正式将新中国国名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年8月18日,毛泽东为邀请新疆代表参加新政协,在给阿哈买提江的电文中使用的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称。9月2日,新华社发表社论阐述党的性质时指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政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导者。”这里所用国名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前,周恩来于9月7日向政协代表作了《关于人民政协的几个问题》的报告,其中就国名问题解释说:“在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的草案上去掉了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的‘民主’二字,去掉的原因是感觉到‘民主’与‘共和’有共同的意义,无须重复,作为国家还是用‘共和’二字比较好。辛亥革命以后,中国的国名是‘中华民国’,有共和的意思,但并不完全,可以作双关的解释,而且令人费解。现在我们应该把旧民主主义和新民主主义区别开来。因为在辛亥革命时期,俄国十月革命尚未成功,那时只能是旧民主主义的。在那以后由不完备的旧民主主义进步到完备的新民主主义。今天,为了使国家的名称合乎国家的本质,所以我们的国名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的国家是属于四个民主阶级的人民民主专政,反动的封建阶级、官僚资产阶级的分子不能列入人民的范围。等到他们彻底悔悟和改造后才能取得人民的资格。中国的少数民族也应该包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内,承认他们的自治权。因此,我们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名是很恰当的。”他还特别指出:“我们国家的名称,叫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不叫联邦。”由此,新中国在统一的国家内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制度也确定下来。9月17日,新政协筹备会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会议正式决定新中国国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 从此,伴随新中国成立的步伐,一个伟大而光辉的名字――“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诞生,并向世人昭示: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人民民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由理想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作者宋月红系当代中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博士)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必威 1

那时,全国人民对即将诞生的新国家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为这个新国家起个什么“名”呢?起初,在新政协筹委会组织条例中,提出建立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政府的方案。因为当时东欧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人民民主国家,所以人们也想称新中国为人民民主共和国。6月15日,在新政协筹备会第一次会议上,毛泽东致辞。最后,他呼了一声“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万岁”的口号。

必威 2

1949年6月15日,新政协筹备会第一次会议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毛泽东致辞。会上,在领导的讲话和有关文献中,出现了“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这个名称。

但是,很多代表觉得这个名字太长,提出了不同的看法。黄炎培、张志让的意见是:“我国国名似可将原拟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改为中华人民民主国简称中华民国或中华民主国,将来进入社会主义阶段即可改称中华社会主义民主国”。

1949年6月15日,新政协筹备会第一次会议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毛泽东致辞。会上,在领导的讲话和有关文献中,出现了“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这个名称。

后来,在新政协筹委会组织条例中,也提到建立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之方案。那么,原拟的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的国号,又是怎样改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正式国名的呢?这里有一段故事,它凝聚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各位代表多少郑重的商讨和审慎的思虑。

会议最后一天,清华大学教授张奚若先生对原拟国名提出质疑。他说:“有几位老先生嫌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的名字太长,他们说应该去掉民主二字,我看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好。有人民就可以不要民主二字,焉有人民而不民主哉?且民主一词Dmocracy,来自希腊字,原意与人民相同。去掉民主二字从下面的解释也是很容易明白的:是共和而非专制,是民主而非君主,是人民而非布尔乔亚的国家。”

后来,在新政协筹委会组织条例中,也提到建立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之方案。那么,原拟的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的国号,又是怎样改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正式国名的呢?这里有一段故事,它凝聚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各位代表多少郑重的商讨和审慎的思虑。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所以人们也想称新中国为人民民主共和国必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