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特级侦察英雄杨子荣的形象家喻户晓,看到日

周总理的一道指示 1969年某日晚,北京中南海礼堂。绛红色的平绒幕缓缓闭合,大型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 坐在前排首席座位上的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鼓掌之余,侧身看了看身旁的美国客人,只见他蓝色的眼睛里含满了泪花,仍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舞台。见此情景,周恩来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温和的笑意,他轻轻碰了碰美国客人,微笑着问:“大卫先生,您对这场戏评价如何?” “太棒了!总理先生,简直是太精彩了。这场戏中的杨子荣,就像我们西方的英雄佐罗,他理应受到所有人的敬仰与崇拜!”大卫先生激动地表达着自己对这位富于传奇色彩的中国英雄的崇拜。片刻之后,大卫先生的情绪平静下来,恳切地对周恩来说:“总理先生,我想问一个问题,可以直接说出来吗?” “完全可以,大卫先生。” “请问你们这场戏中的英雄杨子荣,是戏剧中塑造的呢,还是真有其人其事?” “真有其人其事,大卫先生。您也许不知道,在我们国家几十年的革命斗争中,类似这场戏中的人或事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不完。”周恩来严谨的话语中充满着风趣。 “是这样,总理先生,在我们美国,英雄的家人和英雄一样会受到人们的敬重,我想到杨子荣家中看一看,是什么样的家庭养育了这么一位了不起的英雄。” “好的,大卫先生,您一定会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 当天晚上,周恩来便要通了解放军总参谋部的电话,要他们查询杨子荣烈士家乡的详细地址。 第二天中午,秘书把一份解放军总参、总政联合发来的调查报告交给了周恩来。未等看完,一向沉稳的周恩来便把电报摔在桌上,在屋里踱开了步子,尽管他的面部表情是沉默的,内心却很复杂。近千字的调查报告,复述了杨子荣生前所在部队牡丹江军分区某部回电:知道杨子荣的原籍在山东胶东一带,至于详细地址无人知道。凭这些无疑难以找到烈士的家人,也就是说烈士的身世成了未解之谜。 周恩来心里清楚,对美国客人来说,这绝不只是在寻找一个烈士的原籍。更重要的是关系到我们国家的声誉和我们这个执政党在人民心中的形象。一个在全国家喻户晓的特级侦察英雄,牺牲得那么辉煌壮烈,对党那么赤胆忠心,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立下赫赫战功,我们竟不知他从何处来。这怎能对得起烈士的在天之灵?别说无法回答美国客人,就是中国一名普通老百姓问起来,我们也难以交代。周恩来转向秘书,严肃地说:“你通知总参、总政两部,和国家民政部一起,务必在一个月之内寻找到杨子荣的家乡地址和家中的亲人,美国客人在等着我的回话,全中国人民都在看着我们。” 寻找英雄一波三折 杨子荣1945年9月参加胶东军区海军支队。10月随军挺进东北,部队到东北后进行了整编,杨子荣被编到牡丹江军区二团三营七连一排。牡丹江地区匪患猖獗,杨子荣所在部队担负剿匪、保卫土改的任务。1947年2月23日,杨子荣在黑龙江海林县追剿悍匪郑三炮、刘维章等人的战斗中不幸壮烈牺牲。海林县上万军民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 1957年9月,杨子荣的战友——牡丹江军区二团副政委曲波同志饱蘸深情,以“最深的敬意,献给我的战友杨子荣、高波等同志”的《林海雪原》一书问世,立即引起巨大反响。1964年6月,毛主席在观看了京剧《智取威虎山》后不断拍手叫好。英雄的事迹越传越广。寻找英雄家乡、让英雄魂归故里的任务越来越紧迫。 在战争的特殊年代,由于战事的需要,加之化装剿匪工作的特殊性和隐蔽性,致使杨子荣没有给家人写过信,再加上当时部队的人事档案也不甚健全,所以,东北烈士纪念馆和海林县烈士展览馆在介绍杨子荣烈士情况时,不得不笼统地说他是“胶东人”。 杨子荣生前所在部队和牺牲所在地人民政府在肯定杨子荣是胶东人的情况下,也曾多次组织有关人员以不同的形式进行广泛调查,但胶东这么大,如同大海捞针,一次次空手而返。 1964年春,济南军区、山东省军区、杨子荣生前所在部队和海林县民政部门组成调查组赴胶东调查一个多月,也毫无收获。 1968年5月,杨子荣生前所在团干事,时任某部副政委的姜国政同志在北京主持召开了“关于杨子荣事迹和籍贯调查的专题会议”,杨子荣生前的领导和战友曲波、孙大德、刘崇礼及海林县等单位的十多名同志参加了会议。参加会议的同志都肯定杨子荣是胶东人,但有的说是牟平的,有的说是荣成的,还有的说是文登的,一时无法确定。 周总理的指示坚定了调查组解开杨子荣身世之谜的决心。1969年,第38军、东北烈士纪念馆、海林县民政部门再次组成了联合调查组,马不停蹄,奔赴胶东。 对于这样一位顶天立地、万众敬仰的英雄,人人都渴望能出自自己的家乡,为家乡添光增彩。于是,调查组的工作刚刚开展,胶东地区便一下出现了三个杨子荣的故乡,且各执其辞、争论不休。 调查组根据所掌握的情况,确定荣成、牟平、海阳、文登为重点,走访了两个多月,仍然没有找到一点有价值的线索。后来调查组集中到牟平县研究对策,决定在上述四县广播和张贴寻人启事,广泛发动群众,提供知情线索。 一个星期后,四县共发现了127条线索。调查组把杨子荣的家庭情况、入伍时间、参军背景及外貌特征等打印成文,发往上述四县的50多个公社,请当地民政部门协助查找。两个多月过去了,仍无进展。没能按时完成任务,同志们个个心急如焚。正当大家感到山穷水尽、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发现了牟平县城关公社x8D废亢哟逵懈鼋醒钭诠蟮氖ё倭沂浚xAC身世与杨子荣相似,这顿使查访工作出现了柳暗花明的转机。 原来,城关公社民政助理员马春英得到寻人信息后,首先到档案室查阅了解放战争时期牟平县入伍军人登记表,又翻阅了牟平县军属、烈属抚恤登记表,她自然找不到杨子荣的名字。可细心的马春英在翻阅档案时,没有放过蛛丝马迹,两表对照,发现杨宗贵与联合调查组提供的情况相似,于是便向调查组反映:“你们查找的人的身世,很像x8D废亢哟宓难钭诠螅 痹诖酥xAE前的很多年里,杨宗贵家乡的人也不知道他的下落,直到1957年1月,民政部才按照《关于处理军属寻找军人问题的规定》,作为失踪军人处理。1958年11月民政部认定杨宗贵为革命牺牲军人。杨宗贵1945年9月参军,入伍时29岁,参军后一直未给家里通信,家中有老母和妻子。1947年,一个从东北回来的人说,杨宗贵开了小差,当了土匪,村里便取消了他家的军属待遇,不再给代耕代种。杨宗贵的母亲不服,多次到文登专署和牟平县人委会上访,经多方调查,认为杨宗贵开小差没有根据,牟平县人委会便又恢复了其家属的军属待遇。 听完马春英的情况汇报,调查组马上派人奔赴牟平城南10里的x8D废亢哟澹xAC找熟悉杨宗贵的老人了解情况,结果搜集到的材料与杨子荣有很多相似之处。于是调查组又就近在牟平境内找到当年与杨子荣同时参军、现已复员回乡的六位老战士刘延爽、刘世昌、王云明、姜乃明等同志座谈、核对。 调查工作初有头绪。电报请示北京后,又向当年和杨子荣一起战斗的姜国政、孙大德、魏成友、刘崇礼了解情况,把杨子荣的老战友和家乡提供的情况两相对照,发现了两者之间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英雄身世层层揭开 刘延爽等老战友提供:杨子荣于1945年农历八月在牟平县雷神庙参军,身穿黑夹袄。家乡提供:杨宗贵于1945年农历八月十三日经王从村到城南2里的雷神庙参军,身穿黑夹袄。 刘延爽等老战友提供:杨子荣在雷神庙出发前,妻子曾去看他。家乡提供:杨宗贵参军后,妻子曾到王从村去看他,未见到,第二天又和婆婆一块到雷神庙去看他。 老战友王云明提供:听杨子荣说过,家有老母、妻子,婆媳不和,有一头小毛驴难以养活。家乡提供:杨宗贵家婆媳不和睦,养过一头小毛驴。 老战友提供:杨子荣可能是参军后改的名字。和杨宗贵同时报名参军、但体检不合格的韩克利提供:曾经听杨宗贵说他参军报的是假名。家乡提供:哥哥杨宗富1940年随杨宗贵去过黑龙江孙吴煤矿,亲见宗贵领工资时签名就是杨子荣。从小和杨宗贵要好的邻居老秦说:我见过宗贵有一枚印章,刻的就是“杨子荣”三个字,他说,这个名字只在东北才用。 老战友提供:杨子荣参军前到过东北,会说东北话。家乡提供:杨宗贵12岁到26岁在安东做工,说东北话很流利。 老战友王云明提供:杨子荣到东北参军在龙口上船前,曾遇到一个在部队开车的亲戚。经调查组派人核实:杨宗贵有个妹夫叫王明惠,在济南军区工程兵兵器部工作,当年在龙口曾开着摩托车碰到过杨宗贵。 双方均提供:1969年应为53岁。 关于相貌特征,曲波说:杨子荣中等身材,胧长脸,上宽下窄,蒜头鼻子,浓眉大眼,略有络腮胡子,鼻毛很长。孙大德说:杨子荣看人时白眼睛很大。杨宗贵的妹妹及乡亲提供的杨宗贵与杨子荣的相貌特征简直一模一样。当时,杨子荣的胞兄杨宗富还健在,兄弟二人,面貌相似。 至此调查组初步认定,杨子荣就是失踪烈士杨宗贵。 1973年,曲波同志在杨子荣所在原部队获得了一张照片。那是一张杨子荣在1946年被评为团的战斗模范时一百多人的合影照片,百十号的人挤在几寸大的照片上,人的头部只有火柴头那么大。曲波便请一位日本朋友将照片带回日本,将合影中的杨子荣单独翻拍放大。 当牟平县民政局局长带着杨子荣及战友的四张照片到x8D废亢哟迩氪謇锔刹俊⑾缜妆嫒鲜保xAC他们指着同一张照片异口同声地叫起来:“这不就是俺们村的杨宗贵吗?准是他,没错!”然后又把四张照片送到此时已是70岁高龄的其兄杨宗富面前,让他辨认,他立刻抽出了杨子荣的照片,百感交集,泪流满面。这一切,进一步证实了杨宗贵就是杨子荣。英雄的身世之谜终于就此揭开了。 英雄的家乡人民因为有杨子荣这样的英雄而倍感自豪。为了纪念英雄,家乡人民在牟平县城中心修建了杨子荣广场,并在杨子荣参军时部队集合出发地——雷神庙建起了杨子荣纪念馆,以此缅怀英雄的丰功伟绩。

图片 1

    三    杨子荣,你到底是谁?

曾几何时,一部《林海雪原》、一出京剧《智取威虎山》,使特级侦察英雄杨子荣的形象家喻户晓。然而一部新版电视剧《林海雪原》,却把英雄的形象改得有点离了谱。笔者怀着对英雄崇敬的心情,述说这位英雄本人和家庭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

图片 2

杨子荣曾经生活战斗过的林海雪原

有人该说了,废话,杨子荣就是《林海雪原》里智擒座山雕的战斗英雄,谁人不知!

周总理指示找英雄

杨子荣在中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他的形象通过《林海雪原》的小说、电影、特别是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为人们所熟悉。不过,大家认识的杨子荣是小说、电影和舞台上塑造的形象,对现实生活中的杨子荣——当年在东北剿匪战斗中屡建奇功的特级侦察英雄的真实情况,并不是十分了解。徐克电影《智取威虎山》让我们这段历史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历史上的杨子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早年的生活经历是怎样的,他牺牲后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很多人都想有一个全面准确的了解。

杨子荣参军后就随部队去东北剿匪,由于战事紧张,加之他当侦察员有一定的特殊性和隐蔽性,所以杨子荣没有给家中写过信。因为家里不知道他在部队用了杨子荣的名字,这就给家里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我们通常甄别某某人要有这么几项:第一姓名,第二出生日期,第三籍贯,第四家庭出身(成分),第五政治面貌,第六主要家庭成员。现今还要加上学历。而杨子荣牺牲后只知他叫杨子荣,团侦察排长,四五年九月加入胶东军区海军支队,第二年入党,四七年二月二十三日牺牲。他是哪儿人?多大年龄?家里还有谁?一概不知,整个儿三无人员。当年杨子荣下葬后墓前立一木牌,二十年后,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唱遍全国,海林县得知英雄就在他们的地界长眠,马上寻找杨子荣墓,墓已荒败不堪,当年立的木牌早已朽烂。县委指令民政重修,墓修好碑却迟迟立不上,没有籍贯和生辰怎么刻碑?这好办,到牡丹江军分区查档案,有狗屁的档案!那个年代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还想每人有个档案袋?所以等建国后要正规化管理时,许多人的革命经历需要活着的人相互证明。不是该部队有部分编入49军和38军了嘛,去那些老部队查。又是两手空空,即便找到几个认识杨子荣的人,也只能说出他中等个,年纪偏大,脸上有胡子,胶东人。

1969年初春的一个夜晚,北京中南海礼堂。大型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闭幕。

一、杨子荣是山东牟平人,曾在东北闯荡生活了14年

1947年腊月二十三日,村里一个从东北回来的人说,在牡丹江看到过杨宗贵,说他“一身土匪打扮,头戴礼帽,穿黑棉袄,腰间插着两支匣子枪”。这天晚上,杨子荣的母亲宋学芝和媳妇被叫到村公所受到一番盘问。村干部说:“人家都看见了,还能有假?”在第二年开春时,村里取消了杨子荣家的代耕,又派人把挂在他家大门口墙上的“光荣军属”牌子摘下来。宋学芝不服,一连上访多年,公社、县里和地区她都去过许多遍,单是去县里上访就有数百回之多。后来,县里认为证据不足,于1957年1月发给宋学芝一纸失踪军人证书。1958年11月,又给宋学芝发了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证。

让海林长脸出名的机会怎能放过,一九六八年海林在北京组织了一场关于杨子荣事迹和籍贯调查的专题会议,拉上总政、总参、济南军区、民政部,随即由济南军区、山东省军区和海林民政局组成调查组奔赴胶东荣成、海阳、文登、牟平等县,找遍五十多个公社,仅凭杨子荣的入伍时间,大致外貌特征去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跑断腿也找不到。

前排首席在座的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侧身看见身旁的美国客人蓝眼睛里含满了泪花,仍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舞台。周恩来用手肘轻轻碰了碰美国客人,微笑着问:"大卫先生,您对这场戏评价如何!"

杨子荣,原名杨宗贵,1917年出生在山东省牟平县城南一个叫峡河的小山村。父亲杨世恩是个泥瓦匠,母亲宋学芝是个刚强的农村妇女。杨子荣4岁那年,父母曾带着一家老少去东北安东谋生。但父母一天到晚拼死拼活地干,也难以维持一家人的温饱。没办法,除了父亲和姐姐外,母亲又领着其他孩子回了老家。在老家,母亲省吃俭用地供杨子荣上了几年私塾。

1966年,宋学芝去世。老人到死也不知道《智取威虎山》里的杨子荣就是自己的儿子。杨子荣的妻子因为得不到丈夫的消息,又背上了“土匪家属”的黑锅,再加上女儿夭折,自己得肺结核病无钱医治,忧思成疾,在1952年秋离开了人世。

直到一九七四年,曲波奉旨寻找杨子荣。他动了一番脑筋,在战友中遍撒英雄帖,谁有杨子荣的照片?奇迹出现了,王学俭——当年牡丹江军区政治部宣传科干事,早已转业,听说曲波在寻找杨子荣的照片,他想起一九四六年独立第二团召开战斗英模大会,其中杨子荣参会并获得“特级侦察英雄,一级战斗英模"称号,请海林照相馆给照的合影,翻箱倒柜还真找到了,可是他已认不出哪是杨子荣。曲波得悉后立即赶赴东北,拿放大镜一照马上说“后排左数第三是他"!

"太棒了,总理先生,简直是太精彩了。这场戏中的杨子荣,就是我们西方的英雄佐罗,他应受到所有人的敬仰与崇拜。不知这场戏中的英雄杨子荣,是戏剧中塑造的呢?还是真有其人其事!"

1929年,胶东地区军阀混战,民不聊生,12岁的杨子荣在母亲的安排下,去安东投靠父亲。开始父亲让他去上学。两年后,杨子荣到姐姐做工的缫丝厂干活,以挣钱补贴家用。但是好景不长。杨子荣三年学徒期刚满,厂子裁人,杨子荣被赶出工厂大门。无奈之下,杨子荣就到码头搬木头、扛大包,到鸭绿江江边放木排、当船工。1938年底,他在鞍山千山采矿区找了一份当采矿工的活儿。矿区的活儿也不是好干的,不仅有生命危险,还要常常忍受日本监工的打骂。最让他不能忍受的是,看到日本监工毒打自己的工友。一次,他实在是看不下去,夺过监工的皮鞭,为自己的工友出了气,但他自己也无法在矿山呆下去了,在工友的帮助下,杨子荣逃离了矿山,回到了老家牟平。这一年是1943年春,杨子荣26岁。

1947年2月杨子荣牺牲后,墓前只立了一块墓碑。碑上只记载了烈士的生卒时间是1917年至1947年,其个人简历、生平业绩则是一片空白。曲波在《林海雪原》一书中,也只是交代了杨子荣老家在胶东半岛的一个农村,甚至连杨子荣的照片都无从获得。

照片保存得不错,但是怎样从十六人合影中抠出来?其实王学俭还找到一张更早些的照片,合影人更多,里面的杨子荣更难辩认。当时国内的设备不行,曲波托人到日本把杨子荣从那张合影中抠出来,就是我们现在经常看到的那张,效果还行。

"在我们国家几十年的革命斗争中,类似这场戏中的人和事多得象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不完。"周恩来风趣地回答。

从12岁离家算起,杨子荣在东北整整闯荡了14年。这14年,对杨子荣来说,可谓是尝遍了人间的酸甜苦辣,体会了生活的艰难辛劳。但也使他熟悉了东北的风土人情、山情地貌,结交了一大帮穷苦朋友,积累了丰富的社会经验。这段经历,在他后来参加的剿匪斗争中,可谓是发挥了重要作用。

1966年,海林县委、县政府决定派民政局副局长关会元等一行4人去北京、胶东查寻杨子荣的籍贯、身世和家庭情况。他们先到北京找曲波。第一机械工业部造反派诬蔑曲波写《林海雪原》是为自己树碑立传,曲波正在挨批斗。曲波只说,杨子荣是胶东人。他告诉海林来的人说,杨子荣的战友孙大德也在北京。关会元找到了孙大德,孙大德也只说杨子荣是胶东人。

有了照片事情就好办了,把照片复制发下去。话说牟平县民政局又混入其他三张别人的照片,挨村查询,查到嵎岬河村,村里的老人不约而同地指着同一张照片说“这不是杨宗贵嘛"!又把四张照片拿给已年逾七十的大哥杨宗富面前,他立刻抽出杨子荣那张,失声痛哭。

"是这样,总理先生,在我们美国,英雄的家人和英雄一样受到人们的敬重,我想到杨子荣的家中看看,是什么样的家庭养育了这么一位了不起的英雄。"

二、在家乡报名参军,随后开赴东北剿匪

关会元等人又到胶东,虽然查出一些线索,但都不能认定。第一次北京、胶东之行,无功而返。

杨子荣就是杨宗贵,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县城关公社嵎岬河村人,现为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宁海街道嵎岬河村。生于一九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出生后请村里教书先生给起的名,宗字辈,大哥宗富,他必须是宗贵。先生讲究,效仿古人还给起了个字——子荣,杨宗贵入伍时填的便是杨子荣。一个月后便开赴东北,牟平老家谁知杨子荣是谁。即便在那个年代,成天看杨子荣打虎上山,“穿林海,跨雪原……",男女老少都能啍上几句,哪承想大英雄杨子荣就是咱村老杨家老二杨宗贵。

"好的,大卫先生,我们一定会满足您的要求。"

杨子荣回家后,正是家乡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候,怀着对日本侵略者的无比仇恨,他毅然参加了村里的民兵组织,积极配合正规部队,打击日伪军。

尽管初查未果,但关会元并没失去信心,他又拿出新的方案。1968年5月,关会元率调查组第二次到北京,并找到了杨子荣生前所在部队。

后边自然是海林建起杨子荣烈士陵园,牟平建起杨子荣纪念馆,一切水到渠成,不须赘言。与大家分享几个花絮。

叮呤呤……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接到周总理的电话,让他们协同总政治部一起查明杨子荣烈士的详细地址和亲人情况。

母亲也为他张罗了一门亲事,媳妇是邵家沟一位叫许万亮的姑娘。婚后不久,女儿出世了。女儿的出生,给家庭带来了不少的欢乐,而半年后,女儿的夭折,又给他们带来了更多的忧伤和痛苦。

部队副政委姜国政是杨子荣的老战友。听到海林县派人查询杨子荣的生平情况,非常激动。他说:“杨子荣为了革命事业作出巨大贡献,又献出了生命,我们作为他的战友和同志,连他的身世都说不清楚,就太对不起先烈和后人了。”在当时“文革”的复杂形势下,他以部队回忆军史为由,把杨子荣在北京的老战友曲波、孙大德、刘崇礼、魏成友等人召集到一起,召开了老战友追思杨子荣座谈会。

给杨子荣立墓碑时有个小故事——曲波设计的墓碑高大巍峨,有人说不合规矩,杨子荣是排级干部,墓碑越制了。曲波说我个人出资行吗?现墓碑高3、1米,不知是否曲波所建。

次日,一份总参、总政两部联合发来的调查报告交给了周恩来。近千字的调查报告,附有杨子荣生前所在部队牡丹江军分区某部回电:杨子荣原籍山东胶东,详细地址待查。

1945年9月,日本投降,抗日战争结束。为应对蒋介石发动内战的阴谋,中共中央决定采取“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命令山东立即派主力部队开赴东北,解放被日本侵略者铁蹄践踏了十几年的东三省。为贯彻落实这一战略方针,杨子荣所在的胶东地区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参军活动,每个县、乡、村都有参军任务,杨子荣的村也不例外。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使特级侦察英雄杨子荣的形象家喻户晓,看到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