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生活,惟有不入流的梯头匠、吹鼓手和戏

图片 1

要说当年相比于铁饭碗的死工资

3、收鸭毛的旅人

木匠不能得罪,我这么讲你们就明白了,人的一生会住三个房子,娘胎的“肉房子”,成家后的泥瓦房,还有最后的“棺材房”,而木匠能给你做主的就是最后的“棺材房”,棺材的大小,棺材的长短,棺材的舒适度,他们都能做决定,你们说这木匠你们能得罪么?下面这个故事你们看完就会知道木匠为什么这么厉害了。

       做篾匠伤手,做石匠伤肺,父亲的手长年布满伤痕,每次他坐在门口给我吹竹笛的时候我会用手摸摸他粗糙的大手,在笛声中沉醉。

第三名:磨刀匠。**“磨剪子勒锵菜刀......”相信很多朋友小时候在农村常常听到这句吆喝。那时候的菜刀都是铁匠铺打的,用炖了磨一下就变得很锋利。**

图片 2

轱辘子(锔盆锔碗),是来维修锅碗瓢盆,大缸等,用钯子蒋勋坏的生活用具修复好,不管是碎成几块,只要有修复价值就修复。(那个时代没有这种胶那种胶)只有用钯子来修复。

石匠

石匠从名字就能看出来与之打交道的都与石头有关。90年代以前石匠主要从事打石碑、修拱桥用的方石块等工作。

我接触到石匠是在1992年我爸爸承包村里的几座过水桥,当时的农村没有几个人知道水泥,也舍不得花钱去买水泥。爸爸从隔壁县请的石匠回来修建拱桥,石匠将拱桥下方的石头凿的比较平坦,然后在木架的辅助下将石头拼接成拱。整齐的石头与石头之间的缝隙里撒上石灰,经过1998年特大洪水检验过,特别的牢固。后面因修公路建立的水泥桥还被大水冲垮了一座。

接触石匠打造石碑是在给祖上立墓碑的时候,看着他们将一座山上的石头打磨成一块块的有着各种造型的石头,并且用手工凿出来的各个名字。其中的排版也特别的美观,才发现手艺匠人被人尊敬是有原因的。

       父亲也是石匠,村子里谁家要盖新房总会找他,这大多发生在冬季,那是农闲的时节,父亲在屋子旁边用石头和泥土做了一个小灶,用来铉錾(让錾变锋利),每天吃过饭父亲把一堆铁錾拿到旁边铉,在火里烧红后用锤子砸,尽量让交变锋利,最后还要淬火,打好的錾放在冷水里放着,便大功告成。

图片 3

消失的手艺太多了,逐渐消失的还有那些农村的"赤脚医生",木匠,瓦工等

小编是家在南乡,愿和您分享关于农村的点点滴滴,您的点赞关注,是小编前进的最大动力。

在过去的农村里,有一些靠手艺吃饭的人,他们都不下地干活,只是整天儿东家请去干活,西家又请去干活,并且还得用最好的饭菜伺候他们。为什么在农村里木匠是最得罪不起的?梅花来为大家解释一下。

第一,如果得罪木匠,很容易浪费材料。木匠活儿是很容易出现浪费材料的,如果因为你招待不好或者是得罪木匠,那么一些能用的材料,他也不会给你用上,变成了烧柴,有时候一个人很好的木材他也能给你截短,变成了废料,有时候本来是一块很大的材料,他也会变成很小的材料,使做出来的家具、门窗,看上去非常的小样,使人觉得很不舒服。因为人们对木匠要用的木材,他要用在什么地方,用多大的尺寸,别人是没法估计的,只有他本人心里有数,因此他给你浪费了或者是破坏了木材,你也往往挑不出毛病来。

第二,如果得罪木匠,可能做工不精细。有时候,应该用三道嵌子的地方,他给用了两套嵌子,看上去是省了材料,其实这就是偷工减料,既省了功夫,而且做出来的家具也不够结实。还有家具的边儿应该修边儿的,他们会变成直直的边角,既不美观,又显得非常的笨拙,在使用过程中,很容易出现磕磕碰碰的现象,也是不安全的。

第三,如果得罪木匠,他作出的东西可能不结实。大家都知道不管是做家具还是门窗,横梁和立柱之间都会用打楯的方法连接起来。而如果你得罪了他,他就会用钉子直接订起来,即使用打楯的方法,往楯里订楔子,往往会不打胶或者是少用一点楔子,这样日后家具就会经常的松动,你自己只要重新往里钉楔子,很不结实。

       从此,匠人成了我们这一代人对小村庄难舍的眷念,是我们童年里最深刻的记忆,每当看到夕阳染红天际,我还会想起父亲的笛声,四叔的二胡声,还有印在记忆里他们渴望和期盼的眼神,回响在耳边他们的深沉的嘱咐。

图片 4

这个问题比较广泛了,在我的印象中从八十年代开始讲,最开始消失的是补铁锅的,那个时候走街串巷的补锅的幺喝声随着年龄的成长慢慢消失在我们的生活中了。打铁的铁匠,编簸箕的竹匠,打家具的木匠。由于工业时代的发展及人工劳动成本的增加,传统手工业基本上没有什么生存空间了,随着上一代人的老去,这些行业基本上消失了。医疗技术的发展,“草药郎中”退出历史舞台,在人类发展过程中,草药对人类的贡献是不可否认的。现代人认为不安全不科学基本上到现在大部分失传了。在国家提倡传统文化的今天,为草药正名,但还是不可逆转这些草药药方的消失。

老王就这样在冰棺里待了5天,等管材来的时候,家里人把老王抬进管材,可发现原先6尺3的棺材,显得格外小,老王虽然肉身会发胀,但不至于这么小,一家人怎么摆都显得小,后来老別突然冒出一句“NND,做小了,做成了6尺1 了”,这下老王家人真是爆发了,把老別给好顿收拾,鼻青脸肿的老別显得非常委屈,但明眼人都知道,这就是木匠老別在故意刁难老王家。从那以后老別的臭名算是在村里传开了,以至于后来老別的儿子在村里都找不到对象了。

       我的父亲是蔑匠,也是石匠,打我记事起,他总是村里最受欢迎的人,整个村子里大家背的背篓,提的竹篮,用的簸箕等等竹编大部分是父亲一竹片一竹片编的。很多人家里的猪槽,石柱,修房子的基石以及过世老人的墓碑等都是父亲一锤一錾打出的。

第四名:铁匠。**还记得小时候冬天常常跟着爸爸去铁匠铺打农具,看着一块铁在捶打下变成了锄头觉得很厉害。打铁是个苦活儿,随着科技的发展,传统铁匠铺几乎已经看不到了。**

民间还有好多好多的已经消失和即将消失的职业,不在一一讲述。

木匠在以前的农村,属于热门行业,受到家家户户的热捧,谁家盖房子,打家具请到木匠上门,翻箱倒柜的拿出平时舍不得吃的稀罕东西,顿顿好吃好喝的款待,东家宁可自己省吃俭用抽地里种的烟叶,每天也要买一盒卷烟供给木匠抽。

门前的刘叔是木匠,小编到现在还记得,农村的大长条凳子上,放着正待加工的木头,刘叔左耳夹着白白的卷烟,右手拿着推刨,来回推拉,锯沫纷飞,真是神气。这是一个实践性极强的行业,当时村里不少年轻人眼热,都想跟着学,刘叔选择了邻村亲戚家的孩子,一个敦实的小伙子,天天早上大清早过来,先给师傅家打扫院子,挑满水缸,这些粗笨活儿干利索了,给师傅打打下手,慢慢从入门基础学起。

题主说的在木匠、石匠、铁匠中,为什么最不能得罪的是木匠?原因有二:一是鲁班是我国古代的一位出色的发明家,他发明了曲尺、墨斗、刨子、凿子等各种木作工具,由于成就突出,建筑工匠一直把他尊为“祖师爷”。而鲁班传师授业的大徒弟,就是木匠行业的精英,后来祖师爷的弟子遍布天下,一直尊称木匠为大师哥的地位。

二是在农村盖房子时,用的门窗木料、椽子、梁杆是一幢房子的主体框架,都需要木匠师傅来掌握尺寸,亲自打造,房子能否耐用长久,关键来自于木匠师傅的工艺水准,失之毫厘,谬之千里。 说的就是开始稍微有一点差错,结果会造成很大的错误。 所以农村盖房子都会请经验丰富的老木匠来掌舵定盘,自然而然视为上宾。上梁当天的宴席,也会请木匠坐在东面的贵宾位,以感谢多日来的辛劳。

        父亲打石我不爱去看,那个铛铛的声音太刺耳,还满身的灰。后来父亲爱咳嗽,每当听到咳嗽声,我总能想起做石匠的时候把他包裹的灰尘。

第八名:木匠。**木匠以前在农村是很吃香的行业,因为家里的家具啥的都要木匠来做。随着社会的发展,现在农村木匠早已经进了城市,入了装修行业或者家具行业,可比在以前在农村发展的好多了。**

补锅匠

农村什么职业在逐渐消失?我来回答这个问题。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的进步,在农村,的确有些职业在逐步消失。在我们重庆这边,有三种职业正在消失,盖瓦匠,石匠,杀猪匠等。

铁匠,往往是周围十里八村才有一个铁匠铺,一般是一个有经验的老师傅带着年轻力壮的小徒弟。

徒弟拉的风箱呼呼作响,师傅戴着烧的全是窟窿眼的围裙,用铁钳夹住铁胚毛料,在火上反复翻烤,用小锤不时在铁胚上敲打看火候。一旦觉得锻烧的火候到了,赶紧夹到铁砧上,师傅用小锤,徒弟用大锤,你一下我一下,“叮叮当当”好一顿敲打,钢花四溅,赶在铁胚变凉之前锻打成型。农户家里的大撅、镐头啥的,都是铁匠铺里的产品。

上星期回家,父亲门后放的58年的鱼叉,到现在用得还挺顺手。“这是嫩大爷爷过去在铁匠铺里跟师傅学艺打出来的,当时花了三块钱,质量就是杠杠的,到现在也是挺拓(南乡方言是结实耐用的意思)”。58年的三元钱,按当时的物价水平,相当于普通农户家里半年的支出费用。

       铉完錾父亲背着撬棍、凿子、大锤、小锤和錾子一堆的工具箱干活的地方走去,接下来的一整天都是响彻几里路叮叮当当的打石声。

图片 5

我从小生活在农村,见证了农村许多方面的发展,也见证了农村许多职业的消失。其实消失的不仅仅是这些职业,还有我们儿时的美好回忆。

当然,不能得罪木匠也只是一种说法而已,大部分人请木匠打造东西都是客客气气的,而且大部分木匠职业道德都是有的,也不会因为一些小问题违背职业道德。

木匠不能得罪,我这么讲你们就明白了,人的一生会住三个房子,娘胎的“肉房子”,成家后的泥瓦房,还有最后的“棺材房”,而木匠能给你做主的就是最后的“棺材房”,棺材的大小,棺材的长短,棺材的舒适度,他们都能做决定,你们说这木匠你们能得罪么?

铁匠

铁匠给我的印象就是每天清晨铁匠铺里叮叮当当的打铁声音,那时候的农业工具都是请铁匠打造的,比如锄头、柴刀、锅铲、菜刀、铁锤、镰刀等等。铁匠的工作基本就在自己家的铺子里面完成,完成后农民给钱就将工具交给你使用。农村人也因此喜欢与铁匠打交道,期望能给自己的工具打出来的是最好品质的。木匠

木匠接触最多是因为在我们地方的农村,家家户户都是木头建造的房子。除了最开始请风水先生看朝向与最后要盖瓦请瓦匠来捡瓦,在房子的建造过程中全程由木匠完成。木匠在主人的房子建造中呆的最久,再加上各种传说《鲁班禁书》里面的法术。害怕得罪木匠被施禁术,为自己家人的健康与子孙后代,不愿意也不想得罪一个能工巧匠。

木匠在建造房子的过程中,一日三餐都是由主人家提供,好酒好肉好烟的准备着。人都是有感情的,接触的久了,自然感情也深了。并且木匠辛辛苦苦为自己家建造房子,又有什么理由要去得罪呢?

做为农村长大的孩子,从小接触最多的就是木匠。90年代以前作为匠人在农村的地位是很高、很受尊敬的。下面我来分别说说石匠、铁匠和木匠的差别,也可以从中得知为什么最不能得罪的是木匠呢。

       后来匠人这样的职业在村子里慢慢消失,回家再也看不到拉锯,弄墨斗的木匠,低头编竹篮的篾匠,铛铛打石头的石匠,满身灰尘的弹花匠和满身泥水的瓦匠,我的父辈们仿佛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第九名:瓦匠。**以前在农村有专门的瓦匠,那时候的瓦匠和现在的泥瓦匠可不一样,那时候主要工作是农村盖房子的时候盖瓦。房子时间久了帮忙捡瓦、换瓦,防止下雨了家里漏水,现在已经很少见专门的瓦匠了。**

来看看你还记得几个

钟表维修,这些师傅一般是赶四集,八十年代新兴的行业,在八三年的时候,我记得买了一块手表(北极星),那时真的是故意挽着袖子看手表,让大家多看一眼。

在农村里,木匠、石匠和铁匠,为什么最不能得罪的是木匠?

我听村里老人说的又是另外一个版本,据说木匠都会鲁班术,在出师前,师父都会教给徒弟一套法术,用来对付那些恶人,所以一般人请木匠干活,不敢轻易的得罪木匠,都是好吃好喝,以礼相待。

传说有一个木匠,给别人做房子的时候,因为主人家招待不周,心生记恨,于是在做房子的时候,就施了一道法术,房子做好以后,木匠回家了。

木匠刚回家的那几天没什么事,过了半个月,这家人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半夜总是听见有一个女人在门口哭,男主人胆子大,出来看又不见人,刚回去躺下,又听见那个女人在哭了。就这样连续一个月,晚上都听见女人的哭声,差一点把这家人吓疯。

男主人把这个事给邻居说了,邻居问他,你仔细想一想,是不是得罪了木匠?男主人想了一下,说有可能,木匠在他家干活的时候,只吃了一顿肉,可能是因为招待不好,木匠记恨在心。

邻居就劝他提个礼品去木匠家,赔个礼道个歉,看木匠怎么说。男主人也不小气了,不抠了,花了很多钱,买了很多吃的,穿的,去送给木匠。

木匠也没说啥,就说你回去吧,没什么事,可能是风吹你家门口的树,发出的声音,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听见女人的哭声了。

其实这个故事就是一个民间传说,木匠到底懂不懂鲁班法术?我们也不知道,也不敢问,反正村里的老人就是这样说,就当听故事吧。

在60年代以前,农民只能靠种庄稼养家糊口,靠天吃饭,没有经济来源,在农村如果会一种手艺,那是相当了不得的事,其中木匠是最让人羡慕的职业。

在农村很多人都需要用到木匠,孩子结婚打家具要请木匠,修房子要请木匠,老人过世做棺材也要请木匠,生活中离不开木匠,村里老人经常说这样一句话,饥荒饿不死手艺人,木匠这个职业曾经很吃香。

记得我二姐结婚的时候,请村里的两个木匠来给她打嫁妆,就是用木材打一些衣柜,橱柜,箱子等等。

那个时候我是上小学二年级,也就是80年代的事,那时家里条件还不是很好,如果家里有点好吃的,必要家里有客人或者是过节的时候才能吃,自从请了木匠来家里给二姐打嫁妆,老妈每天都会做很多好吃的招待,这些东西,平时是舍不得拿出来吃的,当然了,我也是跟着蹭吃蹭喝,那一段时间老高兴了。

那个时候如果有木匠师傅肯教你手艺,那真的是祖坟冒青烟了。

我家有个四方大桌子,家里来客人一般都在这个桌子上用餐,这些年,无论我家屋里的地坪做过多少次,这个四方大桌子的一条腿下重要垫点东西,因为和其他三条腿不一样长。

为什么会四条腿不一样长,因为打造这个桌子过程中,我爸和木匠有过口舌之争。我印象中好像是因为打造桌子时,我爸提出了一些设计上的建议,但是木匠不同意我爸的建议,记得当时木匠说了一句:到底你说算还是我说算。最后两人闹得不愉快。

我们老家规矩,这种四方桌子做好后不能补而且必须等到下一代成家后才能重新打造,没有办法,最后只能用着,我爸这些年,每次用到这桌子是都会会心一笑,然后会冲着我说:抓紧时间找对象。

木匠也就是我们说的木工,在过去,一般农村人的家里的木制家具都是出自木匠之手。

石匠,一般是以石头为原料来打造相关物品,比如石碑、石槽、磨盘等。

铁匠是指打铁或者锻造铁器的工匠。,农村用的锄头、镰刀、锹等都是出自铁匠之手。

       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对于工作的认识往往来自匠人,也就是手艺人,那时候孩子的世界很小,以为整个村落就是一个世界。

图片 6

新哥印象最深的就是爆米花机和裁缝

小时候总是能见到有很多人进入到农村,做各种各样的行业,比如我们常见的磨菜刀,补锅,做被子,卖叮当糖,修缝纫机,乡村医生。这几个行业在前几十年可以说是在农村非常的火热,像修缝纫机,以前有这个技术的,吃喝基本上不用愁,都是别人排队来到家里请去修。乡村医生在过去也是非常火的一个职业,只要稍微懂得一点医术,或者懂得一点草药知识,在村里都是一个比较有威望的人。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的在提高,交通便利,信息发达。这些行业也逐渐的消失了。

总之在众多的手艺人当中,木匠是万万得罪不起的,光是浪费材料,你就不知道要多花多少冤枉钱,做工不精细,做出来的家具不结实,给你的日后使用带来了很多的麻烦。

       在老家,农历五六月是雨季,基本上每天都下雨,这个时候是父亲最忙碌的季节,家家都上门来找父亲编竹篓。每天天一亮,父亲就带着他的小锯子,小砍刀到竹林里选竹子,然后劈开,削片,削丝,再一根一根组装起来,父亲手脚快,一天能编两个背篓,有时候还能多编一个竹篮。

来源: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欢迎大家留言补充!

媒婆不得了一张口吃两家,一直的传统就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小时候农村年轻男女要结婚,也必须由媒婆两头牵线搭桥。自然男女两家都要讨好媒婆,在各自面前说好话。如今也已消失了,现在的年轻人自我观念强都是自己说了算,而且现在互联网的发展各种交友网站盛行,自然不需要媒婆了。

至于得罪不得罪的,都是乡里乡亲,谁家有个急事难事的,都会搭把手来帮忙,何况盖房子这样的大事,自然竭尽全力,木匠师傅也不想因为盖房子的事出了差错,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您说,小编说得在不在理?

       做饭时间捡一大堆的刨花到灶前帮母亲烧火,刨花弯弯曲曲像洋娃娃头上的卷发,整个做饭时间都可以坐在灶前边拉刨花边帮忙添火。有木匠在家里的时候是小孩最开心的日子,在歘歘的拉锯声中奔跑,跑来跑去拉墨斗拉卷尺,滚在刨花里起来浑身上下缀满小卷花。

图片 7

修表匠

赊刀人:例如等麦子涨到1元1斤的时候再来收刀钱,我到现在也没搞懂他们怎么赚钱的。

通过上面的故事大家应该知道为什么木匠不能得罪了吧,想要你最终那个房子舒服,就要好生伺候着木匠,毕竟木匠是唯一一个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巧匠,泥瓦匠、铁匠拎的都是体力活,这木匠卖的都是脑力和手艺,所以我们还是好生的对待我们周边的木匠吧,省的老了住的不舒服,你们说是吧?

       村里的孩子,知道的职业是木匠,石匠,蔑匠,铁匠,弹花匠,瓦匠,最高尚的职业是老师和医生,至于乡政府大院里的那些人及其它职业统称单位上的。

第二名:石匠。**农村有很多磨盘、猪槽等都是以前石匠们的杰作。一把锤子一把凿子就可以随性所欲,造出很多工具,着实厉害。现在农村用这样石头工具的很少了,老石匠们也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原标题:贵州正在消失的老手艺,你还记得多少?

小时候,总能在过年前夕遇见远道而来的爆米花人。他有种神奇的机器,在轰隆隆的发动机声音下,将稻米变成空心长筒状的类似爆米花零食,这种东西香香脆脆甜甜的,对于儿时的我们那可是难得的美味,而且一小碗米,就能做出一麻袋这种东西,这也是深植我脑海的美好回忆。那时的我们,虽说物质条件不再是那么匮乏,但从家长哪儿要到零花钱也不是那么容易,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吃食就成为了最好的替代品。但这种东西,确实早已成为了我难以触摸的记忆,不知从何时起,有着轰隆隆神器的人再也没来过我们的乡村,不知从何时起,我们慢慢地接受了他再也不会出现的事实。随着自己慢慢地长大,慢慢地走出乡村,偶尔也能在大城市看见这种食物,偶尔也会买点儿,但是这种东西除了甜,再也没有那种透人心神的滋味儿了。

铁匠

铁匠给我的印象就是每天清晨铁匠铺里叮叮当当的打铁声音,那时候的农业工具都是请铁匠打造的,比如锄头、柴刀、锅铲、菜刀、铁锤、镰刀等等。铁匠的工作基本就在自己家的铺子里面完成,完成后农民给钱就将工具交给你使用。农村人也因此喜欢与铁匠打交道,期望能给自己的工具打出来的是最好品质的。

       父亲爱说一句话,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他说不出太多的大道理鼓励我好好读书,这句话说了一遍又一遍,在傍晚血色的夕阳下,拉了长长的回音。

原标题:这项余庆农村的手艺活还有多少人会干,据说收入挺高的

补胶盆胶桶的一般是提着一个扁箩,游走各大街小巷,喊起:“补胶盆胶桶…”。

铁匠,主要是来锻造各种农具为主,你像搞头(撅头),镰刀,斧子,菜刀,等所有农民用到的铁制农具,都是出自他们的手中。

结论

农村的匠人地位高、也很被人尊敬,如果一定要说最不能得罪木匠的原因,儒生认为是木匠与主人家接触时间最久,建造房子的时间也长,担心木匠拖延工期,影响自己入住新房子的时间。并且木匠拖延的时间增加工时,也需要给木匠照付工钱。而石匠与铁匠出品的都是按实物大小进行计价交易。得罪与否都不会影响价格的上涨或者收到残次品。

如果您有好的观点,我们可以在评论区交流。以上见解对您有一定的价值的话,还请您帮忙点赞、转发、评论与关注。谢谢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好,感谢您的邀请!我是“乡农小子”,我来回答问题!

在农村里,木匠、石匠和铁匠,为什么最不能得罪的是木匠?这里面有什么含有吗?

小编给大家简单讲解一下吧,首先木匠做的“家”,你现在住的家和百年后的家都是由木匠设计制作,得罪了木匠那家庭还能幸福吗?住的还能舒服吗?

80年代家里盖房子,家里的门窗、桌椅、柜子,全都是由木匠打的。

我小时候在农村,见证了木匠住在我家两个多月打出来的家具。从砍树到扯板,从打磨到加工,从锯木头到做成品,最后再刷漆……家里所有家具一应俱全,纯实木,纯手工打造,不花哨却很实用。值得称赞的工匠精神

所以说在那个年代,木匠显得尤为重要

大家好!我是“西北农村哥”,我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我本身就是一个干了20来年的木匠,对木匠的一点一滴比较了解,对于这三门艺人来说,为什么最不能得罪的是木匠呢,原因有三点!

第一,木匠在传说中有很多的邪术,得罪了怕用邪术害人:大家都知道,木匠是鲁班门下的弟子,传说中的鲁班会使用各种各样邪术,经常用来惩罚恶人,如果得罪了木匠,怕给自己和家里使用邪术,不但不敢得罪,在请木匠干活时,还好吃好喝的管待!

第二,以前木匠在农村很少,得罪了怕请不到:在以前的农村木匠比较少,人们的生活中有很多的东西都是木匠做的,比如,修房子、打家具、给老人做寿棺等,还有各种农具的制作修理都离不开木匠,如果得罪了木匠,家里用到木匠了不但不好意思请,还害怕请不来呢!

第三,木匠活是一项苦活,理应受到人门的尊敬,得罪了就有点缺德感:木匠虽然是个艺人,可他的工作即是脑力劳动又是体力劳动,在以前没有机械的情况下,他们干的一点一滴都是重体力活,没有轻松的一点,相当的辛苦。

还有一点就是木匠的活,形式各样,非常复杂,必须样样精通,比如像修以前四门四檩的那种半仿古房子的时候,必须要有过硬技术,还要大量的脑力劳动,所以木匠可以说是农村的一种人才,经常受到人们的尊重,如果得罪了木匠就有点缺德感,所以一般是不会得罪木匠的。

这就是最不能得罪木匠的主要原因,相对而言,石匠和铁匠在人们生活中的应用没有木匠的广泛,也没有太多的邪术,在人们的心目中自然没有木匠的重视!朋友们!我说的对吗,如果你感觉我说的有道理,可以加个关注点个赞呦!

木匠、石匠、铁匠都是农村了不起的手艺人。在过去物质匮乏的年代,主人家即使吃糠咽菜,请他们来干活总得好吃好喝。可见对这些手艺人的重视程度。尤其木匠,他从业的范围很广,大到修车造船、建房造屋、小到农业器具、生活用品,几乎都能干。更要拿出百倍的热情,一切按他们的吩咐准备材料,不能有一点异议。木匠可是得罪不起的,原因在这里:

很可能浪费材料。木匠做活总是要先预料,用他那锯子、斧子等工具,将大件的木料劈开、截断。长的干啥,短的干啥,在木匠心里已经有数了,甚至连那些边角废料也当作楔子用。木匠是个挣钱活,也是个费劲活。民间不是也有“挣死的木匠”的说法吗?干活很累,本身心里不痛快,如果主人有来“挑刺”,这更让木匠恼火。一锯子下去,大料变成小料,不能用了;小料也用物尽其用,堆在边角废料里。尺寸在木匠心里呢,人家说了算。为了达到你的满意程度,你又得另寻材料,让你哭笑不得。

免不了耗工减料。木匠做活,都是要管吃喝的,人家干活,可以按天算,也可以按件计。按天算,干一天活就是一天的工钱。做活的快慢也就由木匠自己掌握,上线断料刨平打眼,全在手上;按件算,做一件活就是一个价,挣得是一笔钱。木匠不快还怕挣钱少了,搁罢饭碗就去干。虽然说挣钱的方式不同,但木匠的心理是一样的。如果饭菜招待不周,或者你多言多语,木匠“反制”的方法就是“磨洋工”,反正歇歇缓缓少不了他一天的工价;若是包件的,大不了偷工减料,外行人又看不出毛病来。如果是做的寿材,这麻烦可就大了,到入殓之时,尸体容不下,后悔就晚了。

做工粗糙不堪。木匠这手艺是个细活,尺寸、打眼、刨面,都是有技术要求的,而且环环相扣,做出的物件才显得大样、结实好看。不能不说木匠就是心细之人,不然哪来“长木匠”的说法。心细的人,想法特多,甚至还会井井计较。没有吃好喝好,还给人家挑三拣四,这木匠就不情愿了。尺寸上大打折扣,打眼只浅不深、刨面不光不正,只要把做好的材料安装起来,稳定性是有的,实用性,耐用性就不敢保证。特别是建房屋的檁、梁之类,只要架上去,别人怎么知道。过去那全靠凿眼镶进去,不像现在有铁制扣件勾连,安全性能差。

好在随着时代和历史的发展变迁,现代化工具、家具及水泥屋顶、钢铝门窗的兴起,木匠行业渐渐消失。就连棺材也都去棺材店订制,也不再怕得罪木匠了!

图片 8

第六名:剃头匠。**农村老艺人凭着一把剃刀就可以理出农民们想要的发型,真正做得是顶上功夫。现在有了先进的理发工具,大部分都要追赶时髦,农村理发匠越来越没有市场。**

理发(剃头匠)每到逢集的时候,都会有理发师傅出现,他们挑着担子一头是工具,一头是烧水的炉子(俗语剃头挑子一头热),来源就在这里。

问:在农村里,木匠、石匠和铁匠,为什么最不能得罪的是木匠?

图片 9

第一名:补锅匠。**方寸之间一块铁能补好一个洞,是个技巧很高的手艺活。以前农村生活比较苦,家里铁锅铁盆啥的坏了都舍不得丢,都会找补锅匠修补好继续使用。据村里一位老补锅匠说,十几年前走村串户补锅的时候运气好一天能赚近百元,换算到现在起码有500了吧。可惜,随着大家生活水平的提高,补锅匠再也没有了用武之地。**

如今大街小巷难觅踪影,

在农村消失的木匠,80年代的木匠背着工具出门打盆盆桶桶,现在基本没有了,瓦匠就是用泥巴在一个转盘上用瓦桶子转的瓦然后用柴火烧,这样的瓦已经被琉璃瓦所代替了,这种职业已经消失,还有补鞋的,农村缝衣服的职业也在消失

图片 10

       父亲铉錾的时候我总会帮他烧火,用手动鼓风机吹火,让火苗跳跃着往上窜。我还喜欢淬火时候那个滋滋的声音,父亲总说淬火是为了保证錾子的硬度和韧劲,这是打石前最关键的一步,能保证工具的寿命,淬好了这些工具能用一天,否则就要耽误时间了。这也就跟磨刀不误砍柴工一样,父亲告诉我做人也需要淬火,经受过极端的磨练,就像烧红的錾子放进冰水才能有韧性,然后走向更好的世界,所以小娃娃要好好读书。

责任编辑:

图片 11

农村什么职业在逐渐消失?

在农村里,木匠、石匠和铁匠,为什么最不能得罪的是木匠?

在过去的农村,木匠、石匠和铁匠,都是手 艺人,属于技术工种,在农村是极受欢迎 的。过去谁家闺女长大了,给女儿找婆家,也是喜欢给女儿找个有手艺的人,有个固定经济来源 ,女儿嫁过去不至于吃苦受累。

小编出生在七十年代,从记事起,就知道爷爷过去曾经是石匠,因为岁数大了,眼神不得劲,才金盆洗手回家陪伴妻儿,专心务农。总听他讲各种关于石刻的事情,爷爷专门雕刻磨粮食用的石磨,碾麦子的石头磙子,也有些大户人家请他去雕刻墓碑。

这些人家极讲究,认为为先人刻碑立传是件功在千秋的大事,不管是其形制、绘画技艺、书法字体亦或是雕刻技艺以及碑记的内容都要求细致到位,体现出一脉传承的家族文化,这是个精细活儿,需要时间打磨才能出精品,所以需要在东家提供的地方居住下来,十天半月才能回家一趟,南乡人管这种打工方式叫“扛活”。

       整个雨季,父亲不大着家,大部分时间在外给别人家编家用,左邻右舍家编的时候他会带着我,我喜欢跟着他,因为他会抽空给我用边角料编小鸟或者削一把小宝剑,那是我整个童年时代最让人羡慕的玩具。

图片 12

图片 13

一下还有,屠夫(杀猪匠),弹花匠(加工棉花),货郎(二道贩子),抢剪子么菜刀,编匠(编鸡笼,提篮),打渔鼓(瞎汉说书),副业加工(粮食加工房)等等。

记得2000年的时候,村里的老王因为喝酒突然心梗去世了,老王才49岁,连50还没到,而且老王也是个木匠,跟他一起喝酒的那两个人一个是木匠老別(bie)一个是瓦匠小于,家人知道后悲愤不已,但那时候还没有说喝酒出事一桌人赔钱的道理,所以当时他们家就赶紧张罗丧事。由于事出突然老王没有定做的棺材,老王是一个一米85的高个子,一般棺材店的成品棺材都不适合他必须要现制一个。跟老王喝酒的木匠老別就是棺材店的掌柜的。

图片 14

第五名:篾匠。**要说小时候记忆最深的除了木匠就是篾匠,整天跟竹子打交道。一根竹子在他们手上分分钟变成一个篮子或者其它的竹编工具,真是神奇。**

赊鸡、鸭、鹅,等来年来收相对应的鸡、鸭、鹅的斤数,例如赊给你10只幼小鸭子,来年问你收20斤的成鸭,很有意思的行业。

可这老王曾经跟棺材店的老板因为木匠生意曾经起过冲突,这回喝酒也是老王要跟老別说有一个木匠工程说要他们两个一起干,但席间老別对于自己的报酬不满意,老王仗着自己年长也不退让,席间两人就因为这个事情争执不休,可能也是因为酒劲老王才心梗发作。但这个老別貌似有点不同人情,在老王没有合适棺材的情况下,竟然狮子大开口,一个原本1000元的棺材加价到了2000元,而且还说必须的5天才能来取,这老王的家人听了,简直就气炸了,说什么要把棺材店给砸了,后来村里人都给拉开了,但十里八乡就这么一个棺材店,总不能让老王没棺材吧,于是老王的家人真实强忍着一肚子气把钱交了。

图片 15

第七名:杀猪匠。**小时候村里家家户户都养猪,每到过年之前都会请专门的杀猪匠来帮忙杀年猪。现在农村人口少了,喂猪的更少,学习杀猪手艺的也少了,杀猪匠更是难寻。**

总之,机械代替人力是不然趋势,以后不光是盖瓦匠,石匠,杀猪匠的活越来越少,其他技术含量低的手艺也将会被机械作业所取代。这正是效率提高,社会进步的象征,我们应该开心才对,不是吗? 图片源于网络,有九农世界 回答。农村还有那些职业逐渐在消失呢?欢迎你留言,关注和评论交流,谢谢.

木匠

木匠接触最多是因为在我们地方的农村,家家户户都是木头建造的房子。除了最开始请风水先生看朝向与最后要盖瓦请瓦匠来捡瓦,在房子的建造过程中全程由木匠完成。木匠在主人的房子建造中呆的最久,再加上各种传说《鲁班禁书》里面的法术。害怕得罪木匠被施禁术,为自己家人的健康与子孙后代,不愿意也不想得罪一个能工巧匠。

木匠在建造房子的过程中,一日三餐都是由主人家提供,好酒好肉好烟的准备着。人都是有感情的,接触的久了,自然感情也深了。并且木匠辛辛苦苦为自己家建造房子,又有什么理由要去得罪呢?

     村子里有很多很多的匠人,我的四叔曾经是铁匠,小叔叔做过瓦匠,亲戚做过弹花匠,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考出去,做老师或者医生这样高尚的职业,或者成为单位上的人。

图片 16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每到寒冬腊月,农村也非常流行吃爆米花,只不过是传统的手摇转炉爆出来的爆米花,虽然简陋,但味道最香,是那最熟悉的 “儿时的味道”。

爆米花,

为什么说木匠最不能得罪呢?

在过去的农村,一般集镇上卖家具的少甚至没有,需要的家具都是自己家提供木材找附近的木匠打造。家里的椅子、桌子、条案、床、门、柜子、包括棺材等一些列必需品都要依靠木匠。

所以木匠在过去也比较红,导致有些高傲,稍不留心就可能得罪了木匠,但是如果得罪木匠之后,家里的门如果有缝隙,床如果高低不平都会给生活带来严重影响。有些影响之后还不能轻易改变,只能默默承受,比如前面说的我家吃饭的桌子就是这样。

即使现在,木匠仍然是享受较高的待遇,我有个叔叔在建筑队,他在建筑队里负责木工,他的工资比建筑队其他人要高不少,而且经常有其他建筑队想挖他墙角。

虽然石匠、铁匠最后也不能得罪,但他们不像木匠这样能给生活造成太大影响,毕竟他们打造的东西有的能用其他东西代替,有的不是经常用。

       我喜欢木匠,每当家里做桌椅板凳的时候我就特别开心,因为可以帮忙拉墨斗,拉卷尺,捡刨花,遇到脾气温和的木匠还能让我拉起墨斗线弹墨,甚至有幸帮忙拉锯,在那个时候,这些都是自己力所能及的最伟大的事情。

图片 17

图片 18

在这些消失的职业里,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补鞋匠。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诗词鉴赏,转载请注明出处:曾经的生活,惟有不入流的梯头匠、吹鼓手和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