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派文化,又是海派文学

原标题:海派电影辨析

□ 方松春 杨杏林 王春艳/ 余灜鳌 上海市中医文献馆/中国中医科学院

近年来,有关“海派中医”的研究和讨论日益得到各界重视,特别在中医界,关注和研究海派中医的文章和著作逐渐增多,褒贬不一。为取得共识,有必要对其概念和特征作一论述。

原标题:民国海派文学:小资文化的祖奶奶张爱玲为什么能 “火”?

图片 1

海派电影近年来又一次成为了学术界和传媒关注的热点话题,但电影界和理论界并未对海派电影的概念和范围形成定论和共识,这就导致在大众传媒和公共讨论中,论者往往对“海派电影”指认不一。时而专指新中国成立前的上海电影,时而将其引入当代电影;时而从产业视角论述,时而又从文化与美学视角论述;时而强调其开放性,时而强调其地域性。而这些不同的视角往往又彼此冲突矛盾。于是对“海派电影”的内涵和外延进行较为清晰地界定,对“海派电影”这一概念的适用范围进行限定,就变得十分必要。

近年来,有关“海派中医”的研究和讨论日益得到各界重视,特别在中医界,关注和研究海派中医的文章和著作逐渐增多,褒贬不一。为取得共识,有必要对其概念和特征作一论述。

海派及海派中医

1930年代的上海充分表现了中国的现代性甚至未来性,同时也呈现出“东方的巴黎”、“冒险家的乐园”等半殖民地的驳杂性。海派文学也因此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丰富性,并突出体现为“文学生产与流通一体化”的文学图景。

陈子善

派、海派、海派文化、海派电影

海派及海派中医

海派

图片 2

以“漫谈海派文学”为题,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子善来到10月在上海宝山发起举办的“行知读书会”,学者分享与读者互动气氛热烈,读书会延时半小时仍意犹未尽。

“派”在《说文解字》中指别水也。一曰水分流也。左思在《吴都赋》中写道:百川派别,归海而会。《博雅》亦云,水自分出为派。可见,派的本义即指江河的支流。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派”指立场、见解或作风、习气相同的一些人。“派别”一词即指学术、宗教、政党等内部因主张不同而形成的分支或小团体。

海派

“海派”一词产生于上世纪30年代,缘起于对上海文化现象的指代,系相对于京派而言,代表了不拘一格、不泥传统、别开生面的一种思潮。海派,简而言之,包含两层含义,一是地域概念,特指上海地区;二是蕴涵着像大海一样广阔博大,汇纳百川,开放包容,兼收并蓄,变化创新的精神内质和风格特色。“海派”称谓的内涵非传统观念诠释下的“流派”概念,而是从更高层次和更宽泛范围角度,对一种特有文化现象的高度概括,即指在近代城市崛起过程中形成的一种地域性文化类型和精神特质。而“海派中医”只是其在中医药领域的反映,故必然具备呈现“海派”特征的共性。

为什么1930年代上海文学灿烂夺目?

如何理解“海派”?陈子善从其得名说起。“查阅1999年版《辞海》没有专门解释’海派‘,而是在‘海’字下这样列举,‘海,上海的略称:如海派’。追溯历史,沈从文在1933年10月18日天津《大公报》文艺版发表《文学者的态度》一文,对上海的文学家提出批评。上海作家杜衡,用笔名“苏汶”在上海《现代》杂志发表《文人在上海》予以反驳,开启了1930年代一场热闹的‘京海之争’。沈从文紧接着又发表了一篇《论“海派”》,主要是指在上海的文人、作家。今天讨论海派、海派文学,不能忘记当年的这场大争论。”陈子善提到,当时鲁迅在上海,也注意到这场争论,于次年2月在《申报》副刊《自由谈》发表《“京派”与“海派”》一文。这篇文章很重要也很有趣,鲁迅的观点是,所谓“京派”与“海派”,并不是指作者的本籍而言,而是一群人所居的地域。“‘京派’是官的帮闲,‘海派’是商的帮闲。”这些话是鲁迅的风格写照,既讽刺了“京派”,又讽刺了“海派”。1935年5月,鲁迅又发表《“京派”和“海派”》一文,提起“京海争论”,并认为京海已经合流为“杂烩”,主要论据在于“真正老京派”周作人为“真正小海派”施蛰存主编的《文饭小品》写文章,两人合作即“京海合流”的一个体现。

而“海派”一词的出现大概在清末民初,起初专指近代上海一些画家的创作。俞剑华在其《中国绘画史》中记载:“同治、光绪之间,时局益坏,画风日漓。画家多蛰居上海,卖画自给,以生计所迫,不得不稍投时好,以博润资,画品遂不免流于俗浊,或柔媚华丽,或剑拔弩张,渐有‘海派’之目。”(俞剑华:《中国绘画史》(下册),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第196页)此外,在京剧领域,晚清以降,作为京畿重地和文化中心的北京,自然占据着正统和中心位置。“京伶谓外省之剧曰海派。海者,泛滥无范围之谓,非专指上海也。京师轿车之不按站口者,谓之跑海。海派以唱做力投时好,节外生枝,度越规范,为京派所非笑。京派即以剪裁干净老当自命,此诚京派之优点,然往往勘破太过,流弊亦多。”(徐珂编撰:《清稗类钞》(第十一册),中华书局1984 年版,第5046页)

“海派”一词产生于上世纪30年代,缘起于对上海文化现象的指代,系相对于京派而言,代表了不拘一格、不泥传统、别开生面的一种思潮。海派,简而言之,包含两层含义,一是地域概念,特指上海地区;二是蕴涵着像大海一样广阔博大,汇纳百川,开放包容,兼收并蓄,变化创新的精神内质和风格特色。“海派”称谓的内涵非传统观念诠释下的“流派”概念,而是从更高层次和更宽泛范围角度,对一种特有文化现象的高度概括,即指在近代城市崛起过程中形成的一种地域性文化类型和精神特质。而“海派中医”只是其在中医药领域的反映,故必然具备呈现“海派”特征的共性。

海派文化

张爱玲为什么能火?

新时期如何看待“海派文学”?陈子善认为,不必完全拘泥于鲁迅当年的论述,如何重新定义“海派”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重要问题。以文学为例,到底哪些作品可以归入“海派”畴?1989年,上海书店出版社曾出版《中国现代文学史参考资料》之“海派小说”专辑,收入黄震遐《大上海的毁灭》、李同愈《忘情草》、崔万秋《新路》、林微音《花厅夫人》、苏青《结婚十年正续》、施济美《凤仪园》、丁谛《前程》、予且《两间房》、潘柳黛《退职夫人自传》、东方蝃蝀《绅士淑女图》等作品。学者魏绍昌认为,上述作品“产生于三四十年代的上海,海派的作者当时大多游离于有组织的文学社团之外,他们后来各自所走的道路和遭遇也不一样,反映在他们作品里的题材和风格五光十色,但他们都以上海人的眼光和心态写上海滩上的形形色色。作品语言深透着洋场气息和浓郁的上海风味,以故事生动、内容通俗,适合多层次读者口味,为其特色。这一流派在当时和以后都产生过广泛影响”。

图片 3

海派文化

所谓“海派文化”是指近代上海在特殊的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大背景下,逐步形成的一种特定的地域文化现象。她是以古代吴越文化和明清江南文化为根基,在近代上海纷杂的移民文化的聚集中孕育发展,逐渐洗炼成为具有开放性、多元性、包容性、创新性、扬弃性为基本特点的上海地域的独特个性文化。海派文化所包含的内容十分宽泛,几乎涵盖了人们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如海派绘画、海派京剧、海派小说、海派建筑等,他们体现在上海文化的方方面面,也都在“海纳百川,兼容并蓄”中造就了中外合璧、百花齐放、流派荟萃、敢为人先、求新求变的风格特质,而上海中医药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自然也在海派文化之中孕育发展。海派文化所具有的开放性、创造性、扬弃性和多元性等基本特征,在海派中医中也同样得到充分体现。

海派文学受到哪些西方文论的影响?

陈子善认为,海派文学起步于晚清民初,海派文学之所以可以成为上海文学中的重要一支,主要是因为上海开埠后,市民阶层不仅有工作赚钱的需要,而且有精神文化需求,由此催生了一大批作家、作品。其中,长篇小说《海上花列传》尤其重要,该小说全文用苏白写作,可以说是上海社会的一个百科全书。一般文学史家不仅把它视为近代小说的开山之作,也视为海派文学的开山之作。许多文坛大家都十分肯定《海上花列传》的价值,鲁迅认为,这部小说总体上达到了“平淡并自然的境界”;胡适评价它“真可以说是给中国文学开了一个新局面了”;张爱玲晚年把《海上花列传》译成普通话,再译成英语,希望使之传布更广,走向国际。

中国第一部彩色电影《生死恨》

所谓“海派文化”是指近代上海在特殊的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大背景下,逐步形成的一种特定的地域文化现象。她是以古代吴越文化和明清江南文化为根基,在近代上海纷杂的移民文化的聚集中孕育发展,逐渐洗炼成为具有开放性、多元性、包容性、创新性、扬弃性为基本特点的上海地域的独特个性文化。海派文化所包含的内容十分宽泛,几乎涵盖了人们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如海派绘画、海派京剧、海派小说、海派建筑等,他们体现在上海文化的方方面面,也都在“海纳百川,兼容并蓄”中造就了中外合璧、百花齐放、流派荟萃、敢为人先、求新求变的风格特质,而上海中医药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自然也在海派文化之中孕育发展。海派文化所具有的开放性、创造性、扬弃性和多元性等基本特征,在海派中医中也同样得到充分体现。

海派中医

图片 4

在海派文学的传统中,通俗文学与新文学双峰对峙。上世纪20、30年代,文学研究会、创造社、新月社等新文学社团的作品已成为上海文学的主流,但旧文学也仍然拥有大量读者,以张恨水《啼笑因缘》为代表,连载小说主要还是“旧派”小说。也是从这时起,“新感觉派”作家叶灵凤开始在《时事新报》连载小说。陈子善认为,长篇连载小说是海派文学的一大收获,同时也是新文学向传统文学学习的收获,比如巴金《家》也是连载小说。同时,上世纪30年代也是长篇小说的丰收期,以茅盾《子夜》为例,既是左翼红色文学,又是海派文学,它写上海资本家、证券市场、股票交易等,场景也是咖啡馆、舞厅、跑马场、大宾馆,都是海派文学的元素。

不难看出,“海派”一词在兴起时,多含贬义。在绘画上,由于其极强的趋利性和画风的媚俗性,遭到了正统画家和文人的贬斥。在京剧界,则被指斥为远离正统的野路子,同样表现出极强的消费性和媚俗性特征。当然,“海派”一词随着上海在近现代中国影响日隆,概念也不断发生着扩展和变化。尤其是五四以来,对西方文化引进力度的不断加大,上海凭借其东西方文化交汇的地缘优势,使“海派”一词又生发出许多积极的意义。开放、现代、灵活、包容等寄予其中。

海派中医

海派中医是指在上海特定的地理环境和政治、经济、文化背景影响下逐渐形成的,以上海本土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名医群体、流派群体为代表,具有海派文化特征的,在传统与创新、包容与竞争、中医与西医的碰撞、抗争、交融中发展形成的上海地域性中医医学派别,反映的正是上海地区中医药形成、发展、斗争的历史以及创新和成就。她的内涵至少包含以下三方面:地域特指上海;内容为中医药,包括医家、著作、流派、医疗实践、诊疗技术、医事活动等;性质为具有海派文化特征。她的外延则涵盖与上海地区中医药有关的各方面,如教育、出版、社团、企业、慈善、科研、管理等等。

本期题主 吴晓东

陈子善提出,1930年代中期,新文学开始进入小报,比如叶灵凤最后一部长篇连载《永久的女性》就发表在《小晨报》。1935年年底,谢六逸创办《立报》,是新文学家第一次正式进军小报市场;张恨水创办《花果山》,是旧文学代表。看似对抗,其实通俗文学、旧文学与新文学已逐渐融合,很多杂志既发表新文学作品也发表旧文学作品。新旧两派,各显神通,争奇斗艳。

“海派文化”即是近现代以来、以上海为中心形成的带有鲜明地域色彩的一种新都市文化。“城市文化本身就是生产和消费过程的产物。在上海,这个过程同时还包括社会经济制度,以及因新的公共构造所产生的文化活动和表达方式的扩展,还有城市文化生产和消费空间的增长。”(李欧梵:《上海摩登》,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7 页)可见,“海派文化”的形成和发展还伴随着上海近现代以来逐渐形成的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制度的发展。孙逊也认为,海派文化为中国地域文化谱系中最具现代性的一种文化形态,它具有趋时求新、多元包容、商业意识和市民趣味四个主要特点,而形成这些特点的历史成因,主要在于上海作为商业都会、移民城市和租界社会的特殊历史条件。从本质上讲,“海派文化”是近代中国都市文化的集中反映和典型表现。(孙逊,《海派文化—近代中国都市文化的先行者》,《江西社会科学》2010(5))陈山也指出,“在海派京剧、申曲(沪剧)、绍兴戏(越剧)、评话弹词、滑稽戏、独脚戏、电影与明星、月份牌、小人书、流行歌曲、廉价小说、小报、时装、香烟牌子、海报说明书、小吃与橱窗文化……中间,我们可以鲜明地感觉到上海文化就是在国际化市场环境中顽强生存并成长起来的中国新都市文化,它是一种全面开放、全面吸收资源的充满活力的文化,其合力是创造性地生成和发展一种能够有市场竞争力的中国自己的现代新文化产品。”(陈山,《海派文化视野中的上海电影》,《电影新作》2003(2))

海派中医是指在上海特定的地理环境和政治、经济、文化背景影响下逐渐形成的,以上海本土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名医群体、流派群体为代表,具有海派文化特征的,在传统与创新、包容与竞争、中医与西医的碰撞、抗争、交融中发展形成的上海地域性中医医学派别,反映的正是上海地区中医药形成、发展、斗争的历史以及创新和成就。她的内涵至少包含以下三方面:地域特指上海;内容为中医药,包括医家、著作、流派、医疗实践、诊疗技术、医事活动等;性质为具有海派文化特征。她的外延则涵盖与上海地区中医药有关的各方面,如教育、出版、社团、企业、慈善、科研、管理等等。

海派中医并非特指某个具体的中医学术流派,而属于地域性医学派别的范畴,与吴中医派、孟河学派、钱塘医派、新安医学、岭南医学等地方性医学派别一样,所不同的恰恰是各自地域文化的特性和差异。

我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晓东,主要从事中国现代文学史、中国现代小说、中国现当代诗歌、20世纪外国小说研究。著有《阳光与苦难》《象征主义与中国现代文学》《记忆的神话》等。

“今天谈论海派文学,对于哪些作家属于海派可能有不同看法,但有几部作品是绕不过去的。比如《海上花列传》《亭子间嫂嫂》《结婚十年》都可以视为1949年前海派文学较有代表性的作品。”陈子善提出,改革开放后,哪些作品可谓海派文学的代表?“我们可以提到《长恨歌》,虽然王安忆不一定认可自己是个海派作家,她写过很多作品,题材非常广泛,但不妨碍评价她的某部作品海派文学的特色特别显著。”在陈子善看来,《繁花》可以说是当下海派小说的成功作品,改革开放后像俞天白的一些作品也可以归入海派,但总的来说,能在文学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的海派文学作品数量还不算太多。

于是,近现代以来,以上海为中心所形成的区域文化,即海派文化,最早命名主要集中于“海派”画家和“海派”戏剧,后扩展至其他各种艺术和文化形式,成为一种区域性文化样态,也形成了相对成熟的美学风格。海派电影即产生于海派文化的独特土壤中,立足于东西方交汇、商业金融极为发达的大都市上海,得到了相对自由而充分的发展,成为1949年前中国电影的主要力量和代表。其电影文化样态和美学风格甚至在其他地域的电影创作中也得到继承和发展,如中国香港、台湾等。它还代表了中国电影兴起时的生产、制作与传播方式。海派电影的主题内容即以表现上海、上海人的社会生活,或与此相关的内容为主。

海派中医并非特指某个具体的中医学术流派,而属于地域性医学派别的范畴,与吴中医派、孟河学派、钱塘医派、新安医学、岭南医学等地方性医学派别一样,所不同的恰恰是各自地域文化的特性和差异。

海派中医出现

一种新的文学史观照视角仿若一个探照灯,可以重新照亮历史的某些晦暗的角隅,进而展现一些新的文学风景。关于1930年代的海派文学,欢迎探讨。

陈子善归纳,海派文学的基本特点,其一是开放性、多样性,海派文学的小说、散文、戏剧、小品都有成功作品,且都体现了明显的都市性,它们写上海,上海就是开放多元的国际性大都市,这在海派文学中体现得十分充分;其二是探索性,新旧文学原本各不相关,甚至互相敌对,或者说新文学看不起旧文学,海派文学将两者融合在一起,这就是一种探索。“海派文学今后往何处去,如何更向前一步,这是新的挑战。”陈子善说,上海是个丰富的城市,“写弄堂的作品不少,好几部写得很不错,但如果只写弄堂,就显得单一了。上海的郊区如何书写?城郊结合部如何书写?工厂如何书写?打工者、外来者如何书写?海派文学的特点如何体现?这些都是我们在回顾海派文学时,对于海派文学产生的新的期待。”

可见,从“派”“海派”到“海派文化”再到“海派电影”,其词语概念是一个逐渐缩小的过程。海派电影只是海派文化的一种表现形式,一种文艺载体,一种传播方式,一种文化消费方式。

海派中医出现

是上海中医药发展的写照

1930年代的海派文学有什么特点?

地域文化与海派电影

是上海中医药发展的写照

海派中医的出现有其特定的社会背景和自身规律,既是一种文化现象,也可以说是上海中医药发展的写照。

这位道友****为什么是1930年代?30年代有什么特别吗?

提及海派电影,自然离不开一个“海”字,离不开上海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地域文化特征。电影的传入和海派电影的肇始就离不开上海作为近代远东国际大都市的特殊地位。“上海茶楼为1896年传入中国的电影—这一具有代表性的新型西方娱乐方式—提供了播放场所。……在第一阶段的戏院硬件文化设施铺垫后,来自西方的软性娱乐文化内容的传入,不但不显得突兀,反而大受本土居民欢迎。”同时上海“‘新世界’新式游乐场表演髦儿戏、女子新剧、影戏、大鼓、杂耍、说书、二簧和自动戏等赢得顾客,其每天场内活动的时间总计超过50个小时;并以‘西洋影戏’放映中国本土题材电影,刺激了中国电影的早期发展。”(江凌,《冲突与融合:近代上海戏剧文化的基本特质及其社会作用》,《社会科学》2013(5))

海派中医的出现有其特定的社会背景和自身规律,既是一种文化现象,也可以说是上海中医药发展的写照。

海派中医形成的条件

吴晓东:1930年代的上海是中国现代史上都市文化发展的高峰,被称为“东方的巴黎”、“冒险家的乐园”,也是半殖民地化最突出的都市,被穆时英在小说指认为是“造在地狱上面的天堂”。同时也就掩藏着左翼的都市革命火种,因此1930年代的上海充分表征了现代中国的现代性、革命性甚至未来性,同时也就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丰富性和驳杂性。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诗词鉴赏,转载请注明出处:海派文化,又是海派文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