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巍所长应邀赴洪都拉斯科潘遗址考察并签署合

王巍所长应邀赴洪都拉斯科潘遗址考察并签署合作协议 发布时间:2014-07-25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作者:李新伟点击率: 根据党和国家领导人关于“尊重文明多样性,推动不同文明交流对话、和平共处、和谐共生”等有关新的“世界文明观”的重要阐述和对世界考古学发展趋势的分析,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提出了“走出去”的发展方针,努力开展在世界主要文明地区的考古工作。考古所的重要合作伙伴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系在玛雅文明的重要中心洪都拉斯科潘遗址的考古工作已经有百余年的历史,一直期望与考古所展开合作。为此,2014年7月5日至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在哈佛大学人类学系主任、碧波地博物馆馆长、科潘遗址工作负责人威廉·费什教授陪同下,对洪都拉斯进行访问,希望通过对科潘遗址的现场考察和与洪都拉斯有关部门的协商,探讨开展合作项目的可能性。图片 1

洪都拉斯玛雅文明城邦科潘遗址8N—11贵族居址的发掘—2015年社科院考古所田野考古成果 发布时间:2016-01-05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作者:李新伟点击率: 一、项目背景 科潘(繁荣期约为公元5至8世纪)是玛雅文明最重要的核心城邦之一。该遗址包括核心神庙宫殿区和贵族居住区两大部分,面积约2平方公里,保存有高大的金字塔式庙宇、墓葬、王宫和贵族居址等重要遗迹,出土有大量代表玛雅文明最高水平的雕刻、艺术品和文字,一直备受国际社会的瞩目,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2014年7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王巍所长一行对科潘遗址进行考察,在洪总统的见证下与洪都拉斯人类学和历史学研究所签订合作协议,并与哈佛大学合作,开展科潘遗址考古工作。201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将科潘遗址考古和玛雅文明研究列入创新工程重大课题予以支持。 二、田野工作概况 2015年7月,考古工作正式展开,选定编号为8N—11的贵族居址进行发掘。该居址面积约4000平方米,四面均有房屋建筑,形成一个封闭院落,等级仅次于王宫,时代为科潘王朝最末期,即第十六王时期。1990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主持的考古队对居址东部进行了发掘,在东部建筑的中心主室内发现了雕刻有日、月和星宿神图案的石榻,表明居址主人为上层贵族。图片 2

宏伟的金字塔神庙、精美的壁画、独特的象形文字、精确的天文历法及数学体系,古老的玛雅文明曾是人类历史上的一颗璀璨明珠。然而文明发展最辉煌的时候,玛雅人突然抛弃自己的家园大批迁移,80%的玛雅人从此销声匿迹。洪水、旱灾、疾病、外族入侵还是其他?玛雅文明的突然衰落,为世人留下了千古谜团。 为增进文化交流和文明互鉴,2015年7月,一支来自另一古老文明国度的考古队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科研人员来到这片热带雨林,选择玛雅文明最繁荣的城邦——科潘遗址,用现代考古技术和科技手段努力揭开玛雅文明的神秘面纱。一年多来,科潘遗址8N—11贵族居址发掘工作进展顺利,有望为破译玛雅文明衰落提供新的线索。 科潘遗址的“中国声音” 在玛雅遗址中,科潘被称作玛雅世界中的雅典,控制范围大致包括今天洪都拉斯的科潘河流域及危地马拉的牟塔瓜河流域中部。该遗址包括核心神庙宫殿区和贵族居住区两大部分,面积约2平方公里,保存有高大的金字塔式庙宇、墓葬、王宫和贵族居址等重要遗迹,出土了大量代表玛雅文明最高水平的雕刻、艺术品和文字,一直备受国际社会的瞩目,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关于科潘遗址的考古研究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也一直代表着玛雅文明研究的最高水准。1839年,美国外交官、探险家斯蒂芬斯和英国画家卡瑟伍德考察了科潘等遗址,后来出版了插图精美的考察游记,风靡一时,使之成为公众和学界关注的焦点。20世纪80年代,在哈佛大学着名玛雅学家费什教授的领导下,“科潘马赛克项目”及“科潘卫城考古项目”先后启动,对遗址核心区的金字塔建筑进行解剖,发现大量早期建筑,使得科潘象形文字中记录的早期历史成为信史,极大促进了对科潘王室和贵族建筑的深入研究。 值得注意的是,对科潘遗址的发掘和研究多为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考古学界的“主场”。为了打破西方占据世界文明研究制高点、垄断文明研究话语权的局面,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毅然决定实施“走出去”战略,在世界重要考古遗址发出中国的声音。 2015年6月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洪都拉斯人类学与历史研究所在北京举行了《关于科潘遗址考古发掘和研究的合作和互助协议》签约仪式。自2015年开始,双方将在科潘遗址的发掘与研究方面实施为期5年的合作,这一合作也获得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重大项目“玛雅文明中心——科潘遗址考古及中美洲文明研究”的支持。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表示,“我们一直期望在国际舞台上能更好地施展中国考古的成果,使中国考古学真正走向世界,科潘遗址的考古进展将是一个绝佳的窗口。以考古和文化遗存保护‘走出去’为主导的世界文明研究,展示了中国对其他优秀文明的尊重和珍视,对于树立中国‘文化大国’形象十分重要。” 玛雅人的生命循环观得以印证 2015年7月,考古工作正式展开,中国考古人员选定编号为8N—11的贵族居址进行发掘。该居址面积约4000平方米,四面均有房屋建筑,形成一个封闭院落,等级仅次于王宫,时代为科潘王朝最末期,即第16王时期。这里曾发现了雕刻有日、月和星宿神图案的石榻,对深入了解科潘政治体制和权力运作方式具有重要意义。 据正在科潘遗址负责考古发掘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李新伟研究员介绍,考古队在清理了发掘区密布的丛林树木,完成整个遗址的测绘和三维模型制作后,首先对最高大的北侧中心建筑进行发掘,发掘面积约600平方米。目前该建筑的结构已逐渐清晰,是一个有两层台基的高大建筑,第二层台基四面墙壁上有13组墨西哥纪年和交叉火炬图案,与王宫区第29号建筑上的图案完全相同,这个符号与科潘王国起源和王族密切相关。 在对西侧北部建筑的发掘清理中,不断有精美雕刻出土,包括与中国龙首酷似的羽蛇神头像、玉米神头像、象征太阳的十字花图案、抽象的蜈蚣头部图案,还有鸟爪、水滴、海贝图案等。李新伟告诉记者,目前发现的龙首雕刻应该是镶嵌在墙体中的大型雕刻图案的组成部分,由同时出土的其他雕刻组件看,整个图案可能表现的是玛雅创世神话主题。在玛雅人的观念中,万物均经历由生到死,进入冥界,再获得重生的循环。太阳和玉米的生命循环关乎万物生长,是玛雅仪式祈祷的主题,也是玛雅神话和雕刻的中心内容之一。 在北侧中心建筑与东、西两侧附属建筑间的夹道内,“我们还发现了大量可复原陶器的碎片、动物骨骼、黑曜石残片和残石器等遗物”。李新伟说。专家推测这些是整个贵族居址在第16王末期被废弃不久后新的居民在此生活的遗留,对了解科潘遗址衰落的原因和过程具有重要价值。 探索中华文明与美洲文明基因之异同 “发掘工作进行了一年,成果可以说是令人眼前一亮吧。”李新伟形容自己的团队时热情高涨。虽然中国考古队是科潘遗址的“后来者”,但通过对这处贵族居址的全面发掘,已经为深入认识科潘城邦的社会结构、贵族与王室的关系、社会变革及其衰落等提供了新材料,这些都有助于破解玛雅文明衰落之谜。在科潘主持考古工作超过30年的哈佛大学费什教授也对中国考古队的工作赞不绝口。 “与此前国外学者发掘一个角或面就发表成果有所区别,我们的考古工作重在系统性。”王巍自豪地表示,“我们的考古队使用了在国内田野考古中已普遍使用的新技术,用自己装配调试的飞行器进行系统的空中拍摄,再利用专业软件,综合生成高分辨率的遗址三维模型,精确表现所有倒塌石块的位置、形状和性质,为分析建筑的倒塌过程和复原重建提供了重要信息。”而三维成像、信息数据化和地层分析等方法都是之前科潘发掘中未曾使用过的,提高了发掘质量和效率。 已故着名考古学家张光直先生曾指出美洲文明与中华文明具有共同的“泛太平洋底层”文化基因,或许是同一祖先的后代在不同时代、不同地点的产物。李新伟认为,那件精美的龙首雕刻的确会让中国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探索两个文明的异同,是中国考古队的初心,也是支撑他们克服诸如语言、气候等重重困难的动力。“我们希望通过考古发掘逐步了解玛雅文明,全面开展中外古代文明比较研究,以世界各文明为广阔背景,更深刻地认识中华文明的特色和发展之路。” 谈及下一步的工作,李新伟和他的团队充满自信。2018年发掘完成后他们将在系统整理基础上出版高水平研究报告和其他成果,还将组织科潘文物精品展。“我们已经接受邀请,在明年举行的美国考古学年会上发布成果,相信也会让国际同行眼前一亮。”(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6年08月19日04版)

    编者按:近年来,为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国家文物局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制定了中国考古学“走出去”战略。为加强中国学者在世界文明研究中的话语权,促进中华文明和世界其他主要文明的对比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考古研究中心与洪都拉斯人类学与历史学在洪都拉斯举办“对比视角下的科潘”国际学术研讨会及对墨西哥古代文明遗址的学术考察,并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考森考古研究所在洛杉矶联合举办 “早期中国的考古探索”国际学术研讨会。国际视野下的学术对话与业务交流,对于考古学视野的开拓和文化遗产保护理念方法的提升都有积极的作用。我所郭伟民研究员应邀与相关学者一道参与了这次重要的学术活动,本站刊出他的系列报告。

图片 3
听取项目运营及进展情况汇报并座谈

  10月24日。今天从墨西哥启程,前往科潘。早上六点半即起,天还没有亮即离开宾馆去机场,与我们同行的还有一位墨西哥女考古学家Nelly M.R.Garcia。航班的起飞时间是九点半,大约两个多小时的航程,即到达洪都拉斯的圣佩德罗苏拉机场,这是洪都拉斯的一个省会所在,是洪国治安状况比较差的城市,据说毒品泛滥,暴力横行,治安状况非常不好。我们没有多余的停留,而是从机场出来后直接上车。接我们的是一辆丰田面包车,行李要放到车顶改装的车架上。从圣佩德罗苏拉到科潘,需要四个半小时的车程,这里没有高速公路,只有相当于中国的那种省道,是通往危地马拉的一条重要道路,路面一般,车也不多。

图片 4
科潘8N-11居住址考古发掘现场考察

  我们大约是四点半或五点多到达目的地——科潘墟(Copan Ruinas),住在玛利亚宾馆(hotel marina)。科潘墟是一个小镇,就在遗址附近,这里是世界遗产地,或许科潘墟就按照遗产地的要求加以建设,一个有地方特色的宁静小镇,三毛曾经称之为“柯旁废墟”。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历史战争,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巍所长应邀赴洪都拉斯科潘遗址考察并签署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