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在城内中部偏南发现的马家庄一号建筑遗址

  
    发现汉代水井3个,其中2个有陶制井圈,井圈直径分别为100和112厘米。2号井清理至底,深5.8米。水井中出土大量砖、瓦及陶质井圈残块,出土砖包括铺地砖、空心砖、拐角形砖等,大多数有纹饰。2号井下部保存7节完整的井圈,上盖大型空心砖3块。水井填土中出土圆形瓦当数量较多,纹饰主要为云纹和葵纹。另外,本次发掘还清理汉代土坑墓1座,瓮棺墓1座,宋代砖椁墓4座,土坑墓3座。这些墓葬规模均较小,有的无随葬品,有的仅随葬一件陶罐及数枚铜钱。

2012年4月至7月,为配合临淄区齐国故城遗址的保护与展示规划,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当地文物部门的大力协助下,对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面积2000平方米,对遗址中心战国夯土台基进行了局部重点的揭露,同时发现和清理了战国到汉代修补夯土一处、汉代水井3处、汉代墓葬2座以及宋代墓葬7座。

 


春秋时期由于兼并战争频繁,以及各诸侯国手工业与商业的发展,促使各诸侯国的城市迅速发展起来。考古发现各国的都城大多从春秋时期开始修筑,至战国时期进一步建设,许多还沿用至汉代。 首先,1954年至1960年在河南洛阳调查发掘了东周的王城遗址,位于洛河与涧河交汇之处。根据古代文献记载,自周平王东迁至周景王,凡十二世以王城 为周都;周敬王时因王子朝之乱,迁都于东面的成周,至周赧王时又迁回王城。该城略呈方形,北墙长2 890米,西墙南北两端相距3 200米, 南墙和东墙各残存约1 000米,总面积约10平方公里。城墙一般宽约10米,系用夯土版筑而成。北墙外还发现有深5米的护城濠。城内中部汉代时为河南县 城所在,因而东周时期的建筑遗迹遭到毁坏。在城内南部发现两处大型夯土建筑遗址。其中北面的一处,东西长344米,南北宽182米,四周有围墙,内有长方 形建筑基址,并发现有大量的板瓦、筒瓦及兽面纹、卷云纹瓦当,可能是周王王宫之所在。在城内西北部发现有铸铜、制陶、制骨器等手工业作坊遗址。这种城市布 局与《周礼考工记》所载面朝后市相符合。在城内现今的中州路一带发掘了大批东周时期的墓葬,大多为土坑竖穴墓,有棺椁,葬式为屈肢葬,头向北方。 大、中型墓随葬有青铜鼎、豆、簠、盘、匜等礼器。小型墓主要随葬陶器,根据随葬陶器组合与型式的变化,发掘者将墓葬分为七期,年代约当公元前8世纪至前3 世纪,现已成为中原地区东周墓葬断代分期的标尺。 其次,从1952年起在山西侯马调查发掘了晋国晚期晋景公十五年所迁的 都城新田遗址。位于今侯马市西北郊、汾河与浍河交汇之处,由平望、台神、白店、牛村、呈王、马庄等七座小城组成,总面积约35平方公里。在牛村古城与平望 古城内都发现有夯土台基。其中平望古城南部的夯土台基,南北长约95米,东西宽约75米,北高南低,呈三级阶梯状,现存最高处约8?5米。牛村古城内西北 部的一处夯土台基,呈正方形,每边长52?5米,高6?5米。两者周围散布有许多筒瓦及板瓦残片,附近还分布有数十处夯土建筑基址,它们可能是当时宫殿区 之所在。在牛村古城南还发现了前述铸铜作坊遗址以及制陶、制骨器等手工作坊遗址。在浍河以南的上马村发现了大量的西周至东周时期的墓葬。墓地分为若干区, 可能属于有亲缘关系的不同家族。尤其重要的是,1965年在古城址东南秦村附近发现了春秋晚期的盟誓遗址。包括宗庙建筑基址和痤(cuó)埋牺牲的土坑 400余个以及排葬墓等。根据文献记载,当时的诸侯和卿大夫为了巩固内部的团结,打击敌对势力,经常举行盟誓活动。将盟辞用朱书或墨书书写于祭 玉或石圭上,称为盟书或载书。一式二份,一份藏于盟府,一份埋于地下或沉于河中,以取信于鬼神。侯马盟誓遗址共出土盟书5 000余片,大多呈圭形,长 18厘米至32厘米,宽2厘米至4厘米。每件少者10余字,多者达200余字。其内容大多是与盟人表示要效忠于盟主,并一致诛讨已逃亡在外的敌对势力的宗 盟类盟书。据研究,这批盟书的主盟人赵孟可能就是晋国世卿赵鞅,这批盟书就是晋定公十六年前后晋国世卿赵鞅与其他卿大夫之间举行盟 誓的约信文书,其目的是为了共同反对其政敌赵尼。侯马盟书印证了春秋晚期晋国统治阶级内部的夺权斗争,为研究这一时期的社会大变革及盟誓制度提供了 重要资料。 第三,从1958年起在山东淄博市临淄区调查发掘了西周晚期(齐献公元年,前859)至战国时期的齐国都城临淄遗址。城址 位于今临淄区西北部的淄河西岸,由大、小相连的两座城址组成。小城系宫城,位于大城的西南角,略呈长方形,东墙长2 195米,北墙长1 404米,周长 达7公里余。现已探明南门二座及东、西、北城门各一座以及三条主要街道。城内北部有大片夯土建筑基址,是当时宫殿区所在,出土有树木卷云纹及树木双兽纹半 瓦当等。其中心建筑桓公台呈椭圆形,南北长86米,东西宽70米,高达14米。在小城内南部发现有铸铜及铸钱币的手工作坊遗址,可能是齐侯直接控制的 官府手工业之所在。大城为廓城,略呈长方形,东墙随淄河弯曲,长5 209米,北墙长3 316米,周长达14公里余。南、北城墙外面有宽25米至30 米、深约3米的护城濠。东墙外为淄河,西墙外为系水。现已探明大城南、北两面各有二座城门,东、西各有一座城门。大城内已探明有七条主干大道,多与城门相 连,一般宽10余米至20米。在大城西部还发现了一条纵贯南北、全长2 800米、宽30米左右的排水渠道,其北端分为两支,分别注入北护城濠及城西的系 水。在西北隅穿过城墙之处还发现有用大石块砌成的内窄外宽的涵洞。长16?7米,宽约8米,高约3米,有三层流水孔,每层五孔,相错排列。大城是官吏与平 民的居住区,城内东北部及中部等处发现有铸铜、冶铁、制骨器等手工业作坊遗址。城内出土的东周陶器上,发现有大量的戳印陶文,内容多为作器者的居里及名 字,如高闾豆里人陶者曰汩等。在大城东北隅的河崖头一带发现一处春秋时期高、中级贵族的墓地,有大、中型墓20余座,可能是姜氏开国国君的家族墓地。 其中一座石椁大墓,可能是齐景公墓,外围有形殉马坑,仅清理了其中一部分,就发现了殉马多达145匹,据推算总数达600余匹,数量之大,甚为罕见。此 外,在大城南10公里左右的牛山一带,有高大的墓葬封土堆10余座,俗称四王冢、二王冢,可能是田齐国君的陵墓。考古工作者又在城南0?5公里的 郎家庄发掘了一座春秋时期的贵族大墓。值得注意的是墓中殉葬了17名年轻女子,皆有棺椁及随葬品。根据《战国策齐策》等文献记载,齐宣王时临淄有七万 户,车毂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是当时全国最繁华的城市,大大超过了东周的王城。 第四,从1973年起对春 秋中期(秦德公元年,前677)至战国中期的秦国都城雍城遗址进行了调查与发掘。雍城遗址位于今陕西凤翔城南、雍水之北,平面近方形,南北长约3 200 米,东西宽约3 300米,总面积约10平方公里。城墙夯筑,宽3米至8?8米,残存最高处达7?9米。在城内姚家岗、马家庄、铁沟发现大型宫殿建筑遗址 群。其中在城内中部偏南发现的马家庄一号建筑遗址,坐北朝南,四周有围墙。北部居中为祖庙,面阔20?8米,进深13?9米,绕以回廊。左侧为昭庙,右侧 为穆庙,南面是大门。在中心空地中庭发现有人、车、牛、羊各类祭祀坑181座,显系秦公的宗庙。马家庄三号大型建筑群遗址,长326?5米,宽 59?5米至86米,四周亦有围墙。是一组五进院落、五门三朝的建筑,可能是秦公宫殿朝寝之所在。在姚家岗宫殿区内还发现了一座可以藏冰190余立方米的 凌阴遗址。在北城墙南面偏东300米处,发现了市的遗址,平面长方形,东西长180米,南北宽160米,四周有夯土围墙,每面各开一门。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城内中部偏西处姚家岗宫殿区内还出土了三批共64件窖藏的青铜建筑构件,可能是古代文献所记的金。大多呈长方形筒状,有 的作曲尺形,表面多饰有蟠螭纹。用来套在木质梁枋上,既起保护作用,又达到装饰效果。类似的青铜建筑构件在陕西临潼和咸阳等地也有发现,说明东周时期宫廷 建筑中已广泛使用青铜建筑饰件。这些青铜建筑饰件,金光闪闪,可以起到彩绘所达不到的富丽效果。此外,在雍城遗址西南八公里的三畤原上还发现了秦公陵园, 陵园以北八旗屯、高庄等地为中、小型墓葬区。 第五,从20世纪50年代起对春秋战国时期的楚都郢城遗址不断地进行了调查和发掘。城址 位于湖北江陵城北五公里处,因其在纪山之南,所以又称为纪南城。城址平面略呈长方形,东西长4 450米,南北宽3 588米。夯土城墙高出地面达3?9 米至7?6米,底宽30米至40米,四周环绕有护城濠。现已探明城门七处,东墙一座,西墙、南墙、北墙各二座。其中有两座水门,现今朱河和龙桥河穿过城墙 之处即当年北墙东部及南墙西部的水门之所在。已经发掘的西墙北门有三个门道,两侧有门房。南墙西部的水门亦有用四排竖立木柱组成的三个门道。城内发现有夯 土台基84座,以中部偏东南处最为密集,呈中轴线排列。最大的建筑基址长达130米,宽100米,是宫殿区之所在,周围还发现有宫墙遗迹。在城内还发现了 500座以上的水井,并发现有陶井圈、竹井圈或木井圈。有的井底放置一个大陶瓮,当为冷藏窖。在城内西南部陈家台发现铸铜手工作坊遗址,在城内北部龙桥河 两岸发现有制陶手工作坊遗址,出土有筒瓦、板瓦、瓦当及陶器等。在城址周围三四十公里范围内发现了30余处规模巨大的墓葬区,其中大、中型墓达数百座之 多,大多为春秋晚期至战国中期的墓葬。已发掘的随葬品丰富的大墓有望山一号墓、马山一号墓(出土绢、纱、锦、绣等大批丝织品)、包山 二号墓(出土大批卜筮祭祷及司法文书竹简)等。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郢都的繁荣。

  
    出土铜器包括铺首衔环和节约。铺首衔环发现数量较多,形制可辨者共40件,另有部分单独出土的铜环及铜环残件。大部分锈蚀严重,并且经高温熔化发生变形;少数保存状况较好,图案清晰,铺首正面均饰由繁复的蟠螭纹构成的兽面。根据外形特征不同,可分为四型。彩绘木门下发现的一件铺首形体最大,兽面宽21、高16.5厘米,与门的规格相符。出土铜节约有直筒形和拐角形两种,截面均为半圆,正面饰镂空纹饰,背面平素无纹,设有长方形穿孔。台基周围的淤泥层中出土了数量较多的圜底绳纹陶罐。

betway必威国际 1

  记者26日在10号宫殿遗址考古现场看到,遗址位于古都临淄齐都镇的一片麦田中。

betway必威国际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中心夯土台形状较复杂,主体为长方形,南部凸出,北部凹进,东、西两侧北部各向外延伸,平面大体呈中轴对称。台基边缘皆为直边,各凹凸转折部位均为直角。台基主体部分尺寸:南北长度约64米,东西约80米。南部中间略偏西处凸出宽约11米、长约23.5米的“通道”;北部凹进部分大体居中,凹进深度约20、宽约27米;如将东、西两侧北部向外延伸部分统计在内,台基总体宽约118米。由于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历次平整土地的活动中,夯土台基上部遭到严重破坏,本次发掘未发现任何与台上建筑有关的迹象。现存台基平面上可观察到较明显夯窝,为圆形圜底,直径6-9厘米;经局部解剖知夯层厚6-12厘米。中心夯土台基周边的外围夯土地面上普遍发现厚度达30厘米以上的淤泥层,应是较长时间积水所致。

齐国故城遗址位于今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中部,是周代至汉代着名的临淄城所在地。城分大城和小城,大城东临淄河,小城位于大城西南部,是战国时代齐国的宫城。10号宫殿遗址位于小城的东北部,东距小城东墙约300米,西南方向不远处即为着名的桓公台宫殿建筑遗址区,北距小城北墙约200余米。20世纪60年代山东省文物部门通过系统勘探工作得知此地为一处重要的夯土建筑基址,面积在10000平方米以上,依据工作顺序命名为齐故城10号遗址。

  而相比临淄地区具有“地下博物馆”之称,齐故城更是汇聚了其中的精华。 

发布时间: 2013/2/28 10:26:50 被阅览数: 次 从淄博市临淄区齐国故城一处考古工地获悉,去年,我省考古工作者在对编号为“10号”的一处宫殿遗址进行发掘时,出土一扇战国时期宫殿的大门,这在以往全国考古发掘中十分罕见。 记者26日在10号宫殿遗址考古现场看到,遗址位于古都临淄齐都镇的一片麦田中。 发掘中,考古人员逐层剥离覆盖在上面的堆积物,惊喜地发现一扇战国时遗留下来的宫殿大门,尽管其木制门板已经腐朽,但是整体结构保存完整。门板表面保留红、白、黑三色彩绘图案。 考古专家介绍,当时彩绘颜料一般由矿物质制作,可在地下长久保留。考古人员还从大门上提取到一块宽21厘米、高16.5厘米,体积硕大的青铜铺首,它穿透厚厚的门板,其中还遗留一段质地细密的木痕。 经测量,该战国宫殿大门厚约10厘米,单扇宽1.55米,高2.78米。据考古队领队、省文物考古所研究馆员魏成敏介绍,古代大殿规制与大门应有一定的比例关系,只是人们现在尚不掌握。 大门保留至今殊为难得。考古人员说,“任何一个条件不具备,都可能让它消失在2200多年的岁月侵蚀中”。 10号宫殿大门上的青铜铺首,纹饰十分精美、清晰。采取中轴对称式构图,将2龙、6螭身躯交缠在一起,造型极具艺术想象力。 如此精美、复杂的青铜建筑构件是怎么制成的?据了解,古代青铜器的冶炼有陶范灌注法、失蜡法等,要达到如此精美程度都需要若干道工序。 10号大殿发掘共出现形制可以辨认的铜铺首40余个,堪称本次10号宫殿考古发掘的又一大收获。据研究,它们都属于当年宫殿门窗的装饰构件,以前只在陕西省秦汉宫殿遗址发掘时才偶有发现,一次性出土如此多铺首,在我国战国时期遗址考古中绝无仅有。 魏成敏分析,这些铜铺首的出现再次指向一个问题,当年宫殿被废与一场“突发事件”有关,大门被外力猛地抛下,被塌下来的建筑物就地掩埋,才得以保存至今。 考古中还出土大量战国陶质建筑构件,如板瓦、筒瓦、瓦当等。其中板瓦最大的长80、宽36厘米。筒瓦一般长约44、宽约16厘米。两者皆饰有绳纹。 近三十年来首次发掘齐故城 考古队领队、省文物考古所研究馆员魏成敏介绍,上世纪60年代,国家文物部门对齐故城进行大规模的勘探试掘,发现了一座面积在10000平方米以上的大型夯土台基,依据工作顺序命名为齐故城10号遗址。本次发掘是1984、1985年文物部门对齐故城排水系统发掘活动后近30年的首次,因此备受瞩目。 本次发掘考古人员发现,10号宫殿中心夯土台基形状较复杂,主体为长方形,南部凸出,北部凹进,东、西两侧北部各向外延伸,平面大体呈中轴对称。 由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地居民的生产活动,目前10号宫殿夯土台基的上部遭到严重破坏,所有遗迹荡然无存。因此台基上宫殿的准确形制、样式、体量已经无法弄清。在中心夯土台基周边,考古人员发现超过0.3米厚的淤泥层,据此推测,当年齐都这座大型宫殿的周围或许有园林规划。 殿被毁或与“乐毅伐齐”有关 考古发掘未现兵器遗物,证明曾遭烈火焚烧 在10号宫殿台基处,留有大量板结的红烧土,像红砖一样结实,有的上面还带有密密实实的夯窝,推测是当年宫殿墙体被烧塌后所遗。另外还有大量经过“二次过火”的瓦块,有夹杂在堆积层中的炭灰,以及大量被高温熔化的铜渣滓,足以证明当年该宫殿建成后曾遭遇烈火肆虐焚烧。 考古队领队、省文物考古所研究馆员魏成敏介绍,古代宫殿起火被焚毁的事件并不鲜见,原因主要有战火、内乱、雷击以及失火等。经过初步研究,位于临淄故城内的这座10号宫殿,应为战国晚期被人焚毁,其建成时间则可追溯至战国中期乃至早期。 尽管还没有充分的证据,但魏成敏倾向认为,导致宫殿被烧毁的原因,很可能与历史上着名的“乐毅伐齐”事件有关。 公元前284年,强大的齐国被燕国等多国联军攻破,城破之后,双方在恢弘的10号宫殿处并未发生激战,气势如虹的乐毅指挥联合军,纵火焚烧了宫殿,以期从心理上震慑齐国。而齐国的统治者,已经在联军到来之前向东向南溃逃。此次考古发掘中,未发现铜剑等兵器遗物,似乎说明这一点。 公元前279年,齐都临淄在被外军占领5年之后,由大将田单率军驱离敌军复国。 魏成敏说,种种迹象说明,10号大殿被烧毁后不久,原夯土台基在经过清理之后,又建起新的大殿。到了汉代,宫殿基址上建起2座小型墓葬,其中一座发现陶罐,墓主身份地位均不高,另外出现汉代水井2处。这些考古发现表明,此时期宫殿已遭废弃。 临淄曾是世界最大城市之一 “山东自古被称之为‘齐鲁之邦’,齐国影响力不啻鲁国,在我国东周时期,国力还明显超过鲁国,齐文化对后代山东文化传统以及中国文化传统都有着重要的影响。” 春秋战国时,齐国依靠临海有渔盐之利和丝织品贸易,建起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临淄。《晏子春秋·内篇杂下》载,晏婴曾向楚国君臣介绍,临淄城里人山人海,每个人挥一下袖子,就能汇成一片阴云,每个人甩一把汗,就像下雨一样;大路上往来的人更是肩膀挨着肩膀,脚尖碰着脚尖。后世因此产生两个成语“挥汗如雨”“摩肩接踵”。 据不完全统计,源于齐国并为今人所常用的成语,就有上百个之多,像“百家争鸣”“画蛇添足”“依法治国”“以民为本”“坐而论道”……充分体现了齐文化对后代的深远影响。 齐故城排水系统设计十分罕见 据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派驻临淄工作站负责人魏成敏研究馆员介绍,文物部门1984-1985年对齐故城内排水系统的发掘,显示该系统设计合理、砌筑严密,既能够保证排水顺畅,也能够防止敌人借此爬进来,是排水与城防相结合的完整体系。这在两千年前的城建中是十分罕见,也与当时临淄作为世界上最大城市之一的地位是相适应的。 在齐故城以外,临淄地区地下文物遗址历年来则进行了多次发掘。其中,上世纪七十年代对东周殉马坑的发掘,九十年代对田齐王陵的考古工作,都非常重要,引起各方高度关注。可以说,每次对临淄地区地下遗存的考古发掘活动,都会有重要发现面世。 而相比临淄地区具有“地下博物馆”之称,齐故城更是汇聚了其中的精华。 来源:齐鲁晚报 编辑:秋痕

    修补夯土下有较厚烧土堆积,堆积中夹杂大量瓦片、烧红墙体、炭化木块及烧熔的铜构件,堆积下部发现保存状况较好的大型彩绘木门遗迹一处,门为对开,现存一扇,木制门板已腐朽殆尽,仅存彩绘痕迹。门高278(不含门轴)、宽155厘米,据遗留痕迹推测厚度约为10厘米。彩绘图案分为边框、门板两部分,边框宽约20厘米,白地红彩,纹饰为两行相对的卷云纹;门板饰黑红相间纹饰。烧土堆积的形状为自台基边缘向斜下方倾斜,推测为台上殿堂毁弃后倾倒的建筑垃圾,发现的木门为台上宫殿建筑的大门。

战国夯土从结构上可分为中心夯土台与外围夯土地面两部分。两部分同时于生土上起夯,底部以圆木穿垫,中间隔以木板;至一定高度,外围夯土做出平面,中心夯土继续向上夯筑成为台基。通过钻探得知,外围夯土形状大致为方形,边长约130米,厚度为1米左右,夯层厚6~20厘米,夯土地面距现地表1.9~2.4米。除南端较整齐地铺以大型石板外,发掘区内其他部位的外围夯土平面上未见与建筑相关的遗迹现象。

 

 

临淄齐国故城十号宫殿建筑遗址二0一二年度发掘成果 发布时间:2013-05-29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点击率:

齐国故城10号区发掘出土的C型青铜铺首。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供图 

  
    夯土台基周围的垫土层及人工沟中出土了大量遗物,以陶质建筑材料为主,包括板瓦、筒瓦、瓦当等。出土板瓦中,最大的长度达80厘米,宽36厘米。筒瓦一般长约44、宽约16厘米。筒瓦、板瓦瓦背皆饰以竖向绳纹。台基周围出土瓦当几乎全部为半圆形素面瓦当,当面宽15.6-17.2厘米。

  在齐故城以外,临淄地区地下文物遗址历年来则进行了多次发掘。其中,上世纪七十年代对东周殉马坑的发掘,九十年代对田齐王陵的考古工作,都非常重要,引起各方高度关注。可以说,每次对临淄地区地下遗存的考古发掘活动,都会有重要发现面世。

betway必威国际 3

  经测量,该战国宫殿大门厚约10厘米,单扇宽1.55米,高2.78米。据考古队领队、省文物考古所研究馆员魏成敏介绍,古代大殿规制与大门应有一定的比例关系,只是人们现在尚不掌握。

 

  公元前279年,齐都临淄在被外军占领5年之后,由大将田单率军驱离敌军复国。

 

  在10号宫殿台基处,留有大量板结的红烧土,像红砖一样结实,有的上面还带有密密实实的夯窝,推测是当年宫殿墙体被烧塌后所遗。另外还有大量经过“二次过火”的瓦块,有夹杂在堆积层中的炭灰,以及大量被高温熔化的铜渣滓,足以证明当年该宫殿建成后曾遭遇烈火肆虐焚烧。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历史战争,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中在城内中部偏南发现的马家庄一号建筑遗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