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老朱还开了另一家公司——必威:武义X工具制

国家税务总局7月4日通报,上半年,全国公布的税收违法“黑名单”案件中,已有172户“黑名单”当事人主动缴清税款、滞纳金和罚款后被撤出公布。7月4日公布的4起税收“黑名单”企业典型案例中,3起涉及纳税人通过信用修复机制,主动纠正失信行为,以此消除不良影响。

然而,该医药公司在收到稽查局下达的处理处罚决定书后,拒不缴纳税款,稽查局执行人员每周到该企业宣传税收政策,但企业一直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企图长期拖延缴纳税款。为及时将税款执行入库,稽查人员了解到企业有上市的准备,于是调整思路,重点向企业宣传税收“黑名单”制度,组织企业负责人、股东及财务人员收看“税收违法‘黑名单’里的罪与罚”,以及用其他失信企业的案例引导,让企业负责人认识到“黑名单”惩戒范围广、效果强,如果拖延缴纳税款纳入“黑名单”,其个人信用、银行融资、政府扶持等多方面将会受到严格限制,不仅会给法人个人生活带来各种不便,更将严重影响企业的生存发展,不仅上市有问题,连贷款扩大经营都不再可能。通过稽查人员耐心细致的宣讲,该医药公司认识到自己错误,及时缴清税款和罚款。

2017年初,在重庆市万州区税务部门的稽查局,40岁左右的周某紧握着税务稽查人员的手,一个劲儿地表示感谢。

据税务部门统计,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已累计向守信企业发放贷款72.7万笔,其中涉及小微企业58.4万笔,小微企业借助“银税互动”贷款金额达7933多亿元。

鼓励企业履行义务

“黑名单”的威慑力

李国成说,今年以来,税务总局参与会签了慈善捐赠、公共资源交易、婚姻登记等领域的近10个联合惩戒备忘录;与发展改革委等7部门共同签发了关于限制特定严重失信人乘坐火车、民用航空器的文件,将“有履行能力但拒不履行的重大税收违法案件当事人”列入限制范围。

(本报记者 姚亚奇 温源)

自公司上榜“老赖”名单后,刘某除了领用发票、业务订单受到影响,公司还受到多个部门的联合惩戒:鞍山市银监会把刘某列入融资授信“黑名单”,限制银行贷款;鞍山市财政局限制其政府性资金支持。公司经营遭受重创,刘某悔不当初,立即决定履行法院判决,收回产品并退还货款。

原来,Y工贸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老朱,而老朱的另一家公司——武义X工具制造有限公司因接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列入税收“黑名单”,根据《纳税信用管理办法》的规定,老朱注册登记或者负责经营的其它纳税人将被直接判定为信用D级,并受到相关措施限制,国税局依法对Y公司安置残疾人税收优惠做出暂缓的决定。

据了解,全国36个省级税务机关已将上半年公布的2781件“黑名单”全部推送至同级相关部门,共计实施各项联合惩戒措施2.5万户次,进一步强化违法失信“黑名单”信息共享和对严重失信主体的联合惩戒。截至2018年6月,公安部门共配合税务机关办理阻止出境1926人次;6737名“黑名单”当事人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限制担任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及经理职务;7456户当事人被推送金融机构限制融资授信;另外,还有9.5万户“黑名单”当事人在取得政府供应土地、参加政府采购活动、进口关税配额分配等方面被有关部门采取限制性管理措施。

让失信企业警醒使诚信企业获得机遇

贵州省遵义市某医药公司随着经营规模的不断扩大,在纳税时却动起了歪脑筋,对于不需要开具发票的客户的销售收入则不入账申报,达到少缴税款目的。2017年遵义市税务部门对该公司进行纳税检查,确定该企业隐匿销售收入7000多万元,遂依法对该公司作出处理和处罚,并将其纳税信用降为D级。

2018年1月,武义Y工贸公司接到国税局暂缓享受安置残疾人退税优惠政策通知,告知因X工具制造公司被拉入税收“黑名单”,安置残疾人退税优惠政策被限制,不予退税。Y公司会计小张满脸疑惑:X工具制造公司?“黑名单”?

由于业务需求,刘某所经营的鞍山市某散热器有限公司向当地税务部门申请对领用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增额增量,没想到几次申请均被税务部门否决,公司运营因此受到重大影响。经询问了办税大厅的工作人员之后,刘某才得知公司被鞍山市法院列入鞍山市违法失信“黑名单”,税务部门作为联合惩戒成员单位,在接收到该公司失信信息后,按照相关规定及法定职责,将该公司的纳税信用等级降到D级。今后公司若开展经营活动,将会在更多领域受到限制。

而与辽宁鞍山市某散热器有限公司相反,在浙江湖州,湖州织里卓成铝型材有限公司凭纳税信用获得了纯信用贷款,解决了融资难题。湖州织里卓成铝型材有限公司是一家铝型材制造加工企业。该企业自生产经营以来,纳税信用良好,是纳税信用A级企业。2017年,该企业计划扩大生产规模时,通过“银税互动”项目,该企业获得建设银行无须任何资产抵押的纯信用贷款共215万元,解决了融资难题。

原来,Y工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老朱,而老朱还开了另一家公司——武义X工具制造公司。2015年,老朱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自称李总:“我可以提供各种进项发票,先认证后付款。”老朱心想,反正是先认证后付款,不怕被骗。随后,老朱以“钢管”为销售货物名称,购买了金额199.76万元,税额33.96万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0份,付款16万余元。然而税务部门核查系统比对显示,开票方已将20份专用发票作废,且发票上的销货方与开票方名称不一致,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2016年4月,武义县国税局对该公司涉税情况进行立案检查,发现武义X工具制造公司与作废发票上的发货方并没有实际业务往来。在查清违法事实后,决定罚款8万元,并纳入税收违法“黑名单”。

案例3:用好信用修复机制,助力纳税人改过自新

搭建纳税信用管理制度体系,归集分析全国纳税信用信息,增强纳税信用评价“含金量”,大力推动纳税信用A级企业联合激励工作……近年来,税务总局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规划部署,在各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积极推进纳税信用体系建设,着力营造依法诚信纳税的价值导向,努力让诚信经营纳税人有更多“获得感”。

事情源于2015年的一场合同纠纷。由于产品质量问题,鞍山市某散热器有限公司被本溪市某暖气批发中心告上法庭。法院判决该公司立即将有问题的产品回收,给付本溪市某暖气批发中心散热器货款39292元。而刘某拒不执行法院判决,未将收到的几万元退还。由于刘某的失信行为,法院将该公司列入了失信“黑名单”。国家税务总局2014年制定了税收违法“黑名单”公布标准,并与发展改革委等21个部委签署联合惩戒合作备忘录,构建起“一体两翼”的税收违法黑名单制度框架。税务部门在接收到该公司失信信息后,将该公司的纳税信用等级降为D级,增值税专用发票领用按辅导期一般纳税人政策办理,该公司之后的经营活动受到诸多方面限制。

2018年1月,武义Y工贸公司接到国税局暂缓享受安置残疾人退税优惠政策通知,告知因X工具制造公司被拉入税收“黑名单”,安置残疾人退税优惠政策被限制,不予退税。

事情还得从一起纠纷讲起。原来在2015年,鞍山市某散热器有限公司因出售的产品质量有问题,产生了合同纠纷,被本溪市某暖气批发中心告上法庭。法院判决该公司立即将有问题的产品回收,退还本溪市某暖气批发中心散热器货款3.93万元。刘某觉得,货都发给对方了,这几万元钱不退还,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因此拒不执行法院判决。法院将该公司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并将失信信息推送到鞍山市税务、工商等多家信用体系参建部门。

新华社北京7月20日电 题:让守信的纳税人更有获得感——税务部门积极推进诚信建设优化营商环境

2016年,国家税务总局将参与联合惩戒的部门由21个增加到34个,联合惩戒措施由18项增加到28项,进一步加大了联合惩戒的力度与范围,释放了税收违法“黑名单”制度威力。在对税收违法“黑名单”当事人联合惩戒方面,截至2018年一季度,“黑名单”信息推送多部门联合惩戒已达9.43万户次。据统计,从2014年10月公布第一批税收违法“黑名单”开始至2018年一季度,全国各级税务机关累计公布税收违法“黑名单”8614件,1090户“黑名单”当事人主动缴清税款、滞纳金和罚款后,从“黑名单”公告栏中撤出公布。多部门联合惩戒社会反响强烈,综合效应显著,在税收治理、社会治理和国家治理各个层面都发挥了巨大的促进作用。

该医药公司在收到稽查局的处理处罚决定书后,拒不缴纳税款,并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企图长期拖延缴纳税款。对此,稽查人员重点向企业宣传税收“黑名单”制度,用其他失信企业的案例引导,通过稽查人员耐心细致的宣讲,该医药公司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及时缴清税款和罚款。

上例中对失信被执行人的联合惩戒由法院发起,税务机关作为联合惩戒参与单位之一,积极配合,将惩戒措施落到了实处,打出“组合拳”,痛击“失信人”,使得联合惩戒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

令刘某更加震惊的是,自公司上了“黑名单”后,除了领用发票、业务订单受到影响,公司还受到了多个部门实施的联合惩戒,如鞍山市财政局将当事人信息提交有关处室依法备案,限制政府性资金支持,并在一定期限内禁止其参加政府采购活动。因一时错念,公司的经营遭受了重创,刘某悔不当初,立即决定履行法院判决,收回产品并退还货款。

公司经营屡屡受挫,让刘某幡然悔悟,他按照法院判决收回产品并退还了货款。判决履行完毕后,法院根据信用修复条款将鞍山市某散热器有限公司撤出了失信“黑名单”,将其失信信息从信用网站上删除,并将履行情况推送至参与联合惩戒的各个部门,各惩戒单位纷纷解除惩戒措施,该公司重新走上了健康发展的正确轨道。

无独有偶。在另一起案例中,周某所在的某运输公司享受着“营改增”后航运行业财政资金补贴。2012年7月,重庆市万州区税务部门检查发现该公司通过设置“两套账”,隐瞒收入。税务部门依法认定其存在偷税行为,作出处罚。同时,将该公司列入税收违法“黑名单”。该公司受到发改委、财政局和人民银行等联合惩戒,“营改增”后航运行业财政资金补贴被取消,贷款申请受限。

浙江省武义县X工具制造公司因涉税违法被列入税收“黑名单”,没想到却导致关联方Y工贸公司同样受到了制裁…

今年上半年,全国公布的税收违法“黑名单”案件中,已有172户“黑名单”当事人主动缴清税款、滞纳金和罚款后被撤出公布,同时将相关情况通知实施联合惩戒和管理的部门。

因为上了“黑名单”,公司上市计划成泡影,贷款业务被中断;因为信用评价级别为A级,企业仅凭纳税信用即可获得贷款——国家税务总局奖惩分明的举措让失信企业警醒,使诚信企业获得发展机遇。

随着判决的履行完毕,法院根据信用修复条款将刘某公司撤出了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刘某和其公司终于恢复了“自由身”,企业重新走上了健康发展的正确轨道。

2016年,该公司总经理周某来到万州区税务部门稽查局生气地质问税务稽查人员:“为什么要把我们列入税收违法‘黑名单’?现在银行不批准我们公司的贷款申请,财政局也取消了对我们的资金补助,这让我们公司的经营雪上加霜,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发展,你们要负责!”。万州区税务稽查人员听后,耐心详细地向其讲解税收违法“黑名单”和联合惩戒制度,并着重对“信用修复机制”进行了说明。周某听后,深有感触,认真反思公司偷税行为带来的严重后果,积极主动地纠正了税收违法行为,补缴了税款、滞纳金和罚款,并做出了以后要坚持依法诚信纳税的承诺。2017年2月,重庆市万州区税务部门依法将该公司撤出税收“黑名单”,助其恢复“自由身”,重新享受到了国家的相关优惠政策,开始焕发新的生机。于是,便有了开篇的一幕。

在周某积极主动地纠正了税收违法行为,补缴了税款、滞纳金和罚款,并作出了以后坚持依法诚信纳税的承诺后,2017年2月,重庆市万州区税务部门依法将该公司撤出税收“黑名单”,助其恢复“自由身”,重新享受到了国家的相关优惠政策,开始焕发新的生机。

前不久,辽宁鞍山市某散热器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刘某在公司经营上屡屡受挫。询问办税大厅工作人员之后,刘某得知,由他经营的鞍山市某散热器有限公司已经被市法院列入违法失信“黑名单”。

2018年1月,贵州省遵义市税务部门对已经撤出“黑名单”的遵义某医药公司进行回访。回忆起当时被列入“黑名单”及之后的“老赖”态度,企业负责人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2018年1月,贵州省遵义市税务部门对已经撤出“黑名单”的遵义某医药公司进行回访,企业高管非常感激地说:“现在企业正与某大型集团进行合作,争取控股发展,目前已进入到具体细节的谈判,2018年5月可以完成。届时有望成为贵州医药行业的龙头企业,预计今年纳税将达到1500余万元。企业现在发展的底气更足了,发展的路也更宽了。”

上了“黑名单”还有改正的机会吗?税务总局在失信惩戒机制中还建立了有利于“黑名单”当事人自我纠错的纳税信用修复机制,鼓励“黑名单”主体通过主动纠正失信行为、消除不良社会影响等方式修复信用。

纳税信用成功转化为企业的融资资本,激发了小微企业活力。2015年,国家税务总局从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出发,与银监会创新合作,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银税互动”助力小微企业发展活动,通过共享纳税信用评价结果,成功走出一条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的新渠道。所谓“银税互动”,即税务部门向银行业金融机构共享纳税信用评价结果,为小微企业“增信”,银行业金融机构则结合自身经营策略和管理方式,充分利用小微企业的纳税信用评价结果,积极开发新客户,对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优化贷款审批流程,加大信贷支持力度,推出基于纳税信用信息的无抵押信用贷款,缓解企业因征信不足、又无法提供足额抵押而产生的融资难问题。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历史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而老朱还开了另一家公司——必威:武义X工具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