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夷叔齐居然说周武王不孝,作为当事人的商纣

很多人都觉得伯夷叔齐反对武王伐纣很不可思议,也闹不清楚他俩为什么要护着那个暴君。但是查一下家谱就知道伯夷叔齐为什么反对武王伐纣了:商纣王的祖宗殷契,被帝舜“封于商,赐姓子氏”;孤竹国君墨氏与商王同为子姓,而且孤竹国世代与商王室联谊,同姓同宗又联姻,关系铁得不能再铁了。什么忠孝仁义都是遮羞布,伯夷叔齐反对武王伐纣,实际是帮亲不帮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释义】:粟,小米,泛指粮食。本指伯夷、叔齐于商亡后不吃周粟而死。形容气节高尚,誓死也不愿与非正义或非仁德的人 有瓜葛。

商纣王:你赢了,你说的算

5•23 子曰:“伯夷叔齐(1)不念旧恶(2),怨是用希(3)。”

叩马谏伐

伯夷叔齐是正人君子好人吗?笔者的回答是:这两个人不食周粟却吃周嶶,其实是两个助纣为虐的伪君子真小人。这一点在赞扬他们的《史记》中也能找到确凿的证据:他们对纣王也不没啥忠诚度可言,但他们对纣王的暴虐却抱有认可的态度,按照伯夷叔齐的本意,不管纣王多么荒淫无道,诸侯和百姓都得忍受,造反就是“以下犯上”,那是万万不可以的。而历代君王之所以对伯夷叔齐大加褒扬,也就是因为如果大家都跟着伯夷叔齐学,那么不管君王多么暴虐,老百姓都会成为逆来顺受的羔羊。

谢谢!不当之处请指出。

商朝末年,孤竹国国君有两个儿子伯夷、叔 齐,他们因互相谦让王位而双双逃离了自己的国 家。听说西伯昌(即周文王)能奉养天下老人,他 们便投奔到西伯的国家居住下来。刚到那儿不 久,西伯就去世了,西伯的儿子周武王不等料理完 父亲的丧事,就载着西伯的牌位,大举东征,开始 了讨伐纣王的行动。

伯夷、叔齐二人听说后,拦住周武王的车马, 叩首劝说道:“你父亲去世还没安葬,就大动干戈, 这能说是孝吗?以臣属身份,却去攻伐主君,这能 说是仁吗? ”左右大臣见二人如此大胆,想对他们 动武,因姜太公的劝阻才算作罢。

后来,周武王灭了殷商,成为天下共主,但伯 夷、叔齐却认为他不孝不仁,坚决不做他的臣民。 而且为了保持自己的节操,两人发誓决不再吃周 人的粮食,跑到首阳山隐居起来,只靠采集薇菜来 维持生命,最后饿死在首阳山上。

忠孝是做人的道德根本,但是从历史的角度来说,伯夷、叔齐的行为属于愚忠,忠实于一个荒淫无度、残暴不仁的商纣王,是迂腐至极的,顺应历史的潮流,像微子一样,在纣王执政时装疯,在周武王时做一个治国理政的大贤,才是正道,即使像黄飞虎一样反叛商朝,也是无可厚非。朝代更迭,在历史的长河中是正常的事情,为了一个腐朽没落的王朝而饿死,那不是体现民族气节,那是书呆子的迂腐和愚蠢无知。

伯夷、叔齐是商末孤竹君的儿子。墨胎氏。孤竹政治中心在今河北省卢龙县西(包括今迁安市、滦县等地)。孤竹君生前立三儿子叔齐为继承人。孤竹君去世后,叔齐出走,欲让位给兄长伯夷。伯夷也不愿作国君而逃避,偷偷地逃跑了。结果,两人在路上相遇,于是两人决定去投奔深得民心的西伯侯姬昌。

周武王继位以后,兴兵讨伐纣王,伯夷、叔齐认为此次战争荼毒百姓,是不仁之战,便极力劝谏。武王伐纣成功,天下一统为周,伯夷、叔齐认为这是件可耻的事,两人决心不做周臣,不食周粟。兄弟两个离开周朝的统治区,到一个叫首阳山的地方隐居下来,靠采集山上野菜,野果等维持生命。后来,“不食周粟”便被用作坚守 节操、志向高洁的典故。这种做法,只适合于死读书、读死书的愚忠之人,这种不能因为外界环境改变而去适应环境的人,走到哪里都会被环境淘汰。

《史记·伯夷列传》:“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

根据《史记》里的说法,伯夷叔齐是先去投奔西伯的,等赶到的时候发现西伯已经死了,继任的武王打算伐纣,俩人劝而不得,被扶着出去了。后来武王功成,天下宗周之后伯夷叔齐才不食周粟的。

而且按照答主的资料,伯夷说“吾闻西伯善养老者”,可以看出伯夷此时还认为文王是商臣。

所以并不打脸:

俩老头一开始以为西伯还是商臣,所以要去养老。

到了之后发现西伯卒,武王兴兵,这个时候还骂武王不孝不仁。

等武王伐纣大功告成之后,伯夷叔齐才以之为耻,不食周粟的。

意思是形容气节高尚,誓死也不愿与非正义或非仁德的人有瓜葛

此气节是很高尚,小编以为还是要学会变通才好,可以不为其做事,没必要活活饿死自己。

【成语】:不食周粟

【拼音】:bù shí zhōu sù

【解释】:形容气节高尚,誓死也不愿与非正义或非仁德的人有瓜葛。

伯夷叔齐是商末小国孤竹国的王子,孤竹国君去世后兄弟二人互相谦让,谁也不肯继承王位,便双双出走他国。

他们听说西伯侯姬昌推行仁政、任人唯贤,便心生仰慕,一齐前去投靠。文王死后,武王出兵讨伐商纣,二人认为此举大逆不道,极力劝阻。无奈武王心意已决,伯夷、叔齐十分失望。他们决定不再食用周地出产的粮食,以此表示彻底脱离大周,于是躲到首阳山上隐居,以采薇(野菜)为生。

有一天,伯夷和叔齐正在采薇的时候,碰到了一个打柴的农妇,农妇询问他们为什么采薇。当她听了伯夷和叔齐不食周粟的缘故后,对他们说:“你们兄弟坚持大义,不肯食周朝的粮食,但是你们采食的薇菜也是周朝的草木呀。”

从此以后,伯夷和叔齐不再采薇。最终,他们兄弟二人活活饿死在首阳山上。意思是形容气节高尚,誓死也不愿与非正义或非仁德的人有瓜葛。

不食周粟典出《史记·伯夷列传》:“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守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

商周时期,商末贵族孤竹君在其晚年,因偏爱小儿子叔齐,有意推翻嫡长子制度,命次子继承王位。孤竹君去世后,叔齐认为不该破坏祖制,执意将兄长伯夷继承王位,然而伯夷谨遵父命,也不愿继承,而且为了避免叔齐为难,连夜远走他乡。但叔齐也是执著的人,见兄长不告而别,二话不说便寻他而去。

历尽千辛万苦,叔齐终于找到兄长,二人便决定不再回归故里。 听说周文王姬昌爱民重礼,兄弟俩决定去投奔周国,过寻常百姓的生活。刚走到半路,伯夷、叔齐碰上周武王的部队。原来周文王已死。武王继承了王位。还来不及埋葬父亲,他就用车载着周文王的遗像,前去攻打纣王。

伯夷、叔齐拦住周武王的马头苦苦劝谏说:“父亲死后不埋葬,反而兴兵讨伐,说得上孝道吗?以臣子的身份去杀害君王,说得上仁慈吗?”武王手下的士兵见了,想要杀死他们。姜太公说:“他们是仁义之人。”就叫士兵把他俩扶开。

周武王平定殷朝之后,天下都属于周朝。为此,伯夷、叔齐感到耻辱,坚决不吃周朝的粮食,后来他们隐居在首阳山中,靠采摘蕨菜度日,他俩编了一首歌,歌中唱道:“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 最后饿死在首阳山中。

伯夷、叔齐的典故被史记撰写者司马迁列入了列传之首,兄弟二人也作为商周时期恪守仁义的典范流传至今。

《史记》原文:

伯夷、叔齐,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齐。及父卒,叔齐让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齐亦不肯立而逃之。国人立其中子。于是伯夷、叔齐闻西伯昌善养老,“盍往归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载木主,号为文王,东伐纣。

伯夷、叔齐叩马而谏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义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

及饿且死,作歌,其辞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饿死于首阳山。

周武王:惟妇言是用、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

【注释】

在民间,在渤海之滨,燕山脚下,在伯夷、叔齐生活过的这块古老神奇的土地上,他们的故事以建筑、歌曲和歌谣等多种形式被传承着,他们的后人,用一种虔诚而朴素的行为方式,表达着对两位先祖的敬仰和崇拜之情。

图片 1

图片 2

嘉宾:妲己、周武王、微子启、伯夷叔齐、郭沫若、司马迁

不同人遇见同一事情,都会有不同选择。伯夷叔齐觉得周文王造反不对,宁可饿死,这是他们的自由。以现代人的观点就是我可以不同意你的选择,但我尊重你选择的权力。

——[汉]司马迁《史记·伯夷列传》

至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那就更搞笑了,商纣王是人,诸侯和百姓就不是人了?任凭商纣王怎么暴虐害民,只要起来反抗,那就是不仁。那么请问伯夷叔齐:“你们的老爹让你们执掌孤竹国,你们违背父命弃国而逃,算不算不忠不孝?”其实伯夷叔齐之所以投靠周文王,那也是为了一己私利:“伯夷、叔齐闻西伯昌善养老”。也就是说这两个老头子把周文王的地盘当养老院了,只要这个地方不起兵戈,他们就会以贵族的身份锦衣玉食,至于商纣王治下的百姓是否水深火热,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你们要是真有忠义之心爱民之忱报国之志,何不到朝歌去劝谏商纣王,即使死了也能像比干一样换个好名声呀。

典故的由来:不食周粟讲的是伯夷和叔齐的故事。

商代末年,位于今河北东部的孤竹国国君的两个儿子,大的叫伯夷,小的叫叔齐。孤竹国君喜欢小儿子叔齐,临死前立下遗嘱。让叔齐接班。

孤竹国君死后,叔齐不愿意违背立长子为王的规矩,坚持要让位给哥哥。为了让弟弟安下心来做国君,伯夷偷偷 地离家出走了。哥哥出走后,叔齐也离开了王宫,四处寻找哥哥。两人团聚后,决定不再回孤竹国。

听说西伯昌(即周文王)比较尊老敬老,兄弟俩便一起投奔,并在那里定居下来。文王死后,武王继位。继位后的武王扩充兵 力,准备讨伐商纣。

当周朝的军队进军到今孟津地带时,伯夷叔齐瞅机会跑上去,扣马而谏,认为周武王此举不孝顺、不仁义 。武王的将士听后,非常生气,拔出剑来要杀他们,幸被姜太公制止。姜太公说:“这是两个讲道德的人。”并要求将士不要 为难他们。

武王伐纣成功,天下一统为周,伯夷、叔齐认为这是件可耻的事,两人决心不做周臣,不食周粟。兄弟两个离开周朝的统治区 ,到一个叫首阳山的地方隐居下来,靠采集山上的薇菜充饥。

一位妇人看到他们后说:“你们不吃周朝的粮食,可你们现在采 摘的野菜也是周朝土地上生长的呀!”二人一听,心想,这天下的一草一木都是周朝的,决定绝食等死。

相传他们还作了一首《采薇歌》,歌词是这样的: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适安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

“不食周粟”便被用作坚守节操、志向高洁之典。后世对伯夷叔齐“不食周粟”赞不绝口,褒扬有加。孔子称其为““古之贤人也”,赞其“不食周粟”是“不降其志,不辱其身”,“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孟子则称伯夷叔齐为“圣之清者”,等等;吟咏伯夷叔齐事迹的诗词更是很多。虽然世人肯定了他们的节义仁德,但也说他们那有些愚顽的固执、甚至是愚忠。

周武王:我乃顺应天命,民心所向,百姓处在水生火热之中,相信我父王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评析】

崇礼、守廉、尚德、求仁、重义的夷齐精神,不仅属于一种地域文化的范畴,它的潜在影响是在于它融入了整个中华文化的大体系;它不仅构成了燕赵文化乃至华夏文化的精神内涵,而且对儒家思想的形成起了很重要的启蒙促进作用。伯夷、叔齐被孔子和孟子尊为圣贤,说明夷齐的思想行为对他们的影响之深。孔子主张“仁、义、礼、智、信”,孟子主张“王道仁政”,而伯夷、叔齐是这些主张的先行者、先驱者。伯夷、叔齐同样是反对“以暴易暴”或用武力解决矛盾的先驱者,他们在中国最早提出了“不能以武力夺取天下神器”和坚决反对“以暴易暴”的思想,从而为中国文明史提供了足以光照千秋的一宗重要思想资源。他们同样是中国知识分子为理想而敢于献身的先驱者,在这种精神的照耀下,影响和培育了从屈原到文天祥到李大钊等一大批爱国的仁人志士,为国家理想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成为令后人敬仰的中华民族的脊梁。所以在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大力弘扬夷齐精神、传播伯夷、叔齐的故事,对提升人的道德水准、启迪人的价值取向,有其深远的现实意义。

图片 3

虽伯夷、叔齐也有一些愚蠢的地方。因此我们需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学习他们身上对我们有用的东西。

郭沫若:“商纣王经营东南,把东夷和中原的统一巩固起来,在历史上是有功的。”

这一章里,孔子主要称赞的是伯夷叔齐的“不念旧恶”。伯夷、叔齐认为周武王伐纣是“以暴易暴”,既反对周武王,又反对殷纣王,但为了维护君臣之礼,他还是阻拦武王伐纣,最后因不食周粟,而饿死在首阳山上。孔子则从伯夷、叔齐不记别人旧怨的角度,对他们加以称赞,因此别人也就不记他们的旧怨了。孔子用这样一个故事讲述了为人处世应有的态度。

清风高节

最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周武王灭了商纣王之后成了天下共主,也不知道伯夷叔齐原先的孤竹国是否参与了讨伐商纣,反正这二位是跑到首阳山里躲着去了,而且是“义不食周粟,隐於首阳山,采薇而食之。”饿得半死还能唱歌骂周武王:“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把司马迁也闹懵了:“由此观之,怨邪非邪?”但是司马迁忘了问他们一句(如果能见到的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命归周,首阳山就不是周朝的地盘了吗?你们不食周粟却吃周薇,岂不是掩耳盗铃?”

我的看法:觉得他们是忠诚坚定,有气节、坚守节操的。

很多时候我们是站着现在历史环境看古代历史事件。这是很不正确的。现在我们看他们是愚忠的表现,其实他们在那时候是忠臣不仕二君的表现(或者做法我们觉得很愚纯罢了)。

在伯夷之后的历史中,像伯夷、叔齐这样的人物层出不穷。汉代光禄大夫龚胜因为不愿在篡位的王莽手下为官,于是回归故里。王莽强行邀请龚胜入朝为官,龚胜对门人说”我世受汉恩,怎么能一身事二姓?”于是绝食十四天而死;写下“寻得桃源好避秦,桃红又是一年春。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的名作。思想家顾炎武在明亡后也同样隐居不仕,清朝强行邀请出山,顾炎武以死威胁,清朝只得作罢。类似的故事,没有写进史书的恐怕还有很多。

不管伯夷叔齐的故事是不是虚构,它都作为一种象征,沉潜成了民族的文化心理结构,影响着每一个人的抉择。

周武王:讨伐昏君,救百姓于水火之中,这是我应该做的。

孔夫子认为这是因为他们不念旧恶的关系,所以人家也不会记得对他们的旧怨。你如果没有和别人有生死大仇,人死如灯灭,谁会无缘无故天天念叨一个普通的死人啊。

伯夷让国后游走到了北海边上,大致是今天的渤海一带。叔齐随后追随兄长伯夷的足迹也隐逃来到此地。夷齐隐居北海期间的生活状况,有文字记载的史料较少,只有《孟子·公孙丑上》说:“伯夷,非其君不事;非其友不友。不立于恶人之朝,不与恶人言;立于恶人之朝,与恶人言,如以朝衣朝冠坐于涂炭……是故诸侯虽有善其辞命而至者,不受也。不受也者,是亦不屑就已。”意思是他二人在北海隐居期间,有大大小小的诸侯、君主前来用好言好语请他们去做官,但他们不愿接受,宁愿过隐居的清贫生活。之所以不愿接受,是出于不屑,因为不是他们心目中理想的君主而不愿侍奉,不是他们内心认可的朋友而不去结交,不应该属于他们的百姓就不去使唤。尽管孟子认为“伯夷隘”,对他有“非议”,却仍称他为“圣之清者”,将他与孔子相提并论。孟子说:“伯夷辟纣,居北海之滨”,“以待天下之清也”。其意指伯夷、叔齐在此地静静地等待天下变得清明。他们立身清高,正如孔子所言“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历史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伯夷叔齐居然说周武王不孝,作为当事人的商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