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还可以淘旧书,让旧书流动起来

79岁的方宗乾老人有很多闲置的书籍和杂志,觉得当废纸卖了太可惜,一直想送给需要的人,通过《衢州晚报》报道后,书和杂志有了新去处。 “这些书你们都拿去吧。”老人一句质朴的话,折射出老人对书的珍惜,表现了老人的善良和爱心,也为我们提供了旧书处理的新办法,为“最美衢州”增光添彩。 尽管年轻人喜欢手机阅读,但纸质阅读仍然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对于旧书,切不可认为旧和脏,有专家认为:“有些书只能在旧书店才能找到;旧书店里的书,也许不流行,可是值得一读,旧书本身藏着丰富的历史与传奇,甚至打开个人记忆的闸门,可以唤醒一段特殊的人生经历;珍本书不过是书商要高价的借口,就阅读而言,并不比其它版本更好;可是又很诱人。旧书中氤氲着醇厚的书香。手执黄卷,是一道多美的风景。民国时候,许多作家喜欢到旧书店套书,一旦看中,如获至宝。 记忆中,上世纪80年代水亭街有旧书店,也许是利润太薄,也许是不适合年轻人的读书方式,如今好像没有旧书店了。在北京故宫还有一个职业就是修复旧书,很体现“工匠精神”。 日本一位作家在所谓的深入考察中国的实体书店后,发现中国实体书店式微,认为没有希望,这个结论当然简单荒谬,但确实提醒我们,一个民族如果不读书,确实堪忧。方宗乾老人送书是在传送读书的火种。 尽管网络兴起,但有些早年的书,搜索还是困难的。现代印刷业发达,但有的书,读者范围小,要去印刷,可能还要亏本,所以读者想获得也是不容易的事。就像报道所言,有人想一本《毛泽东诗词》却很困难。 让旧书流动起来,确实是一项值得去做的事情,把旧书当废纸卖未免粗暴。 其实,学校图书馆的书都可以流动起来。我们浙江的一位校长就是这样做的。把图书馆所有的书搬到学生触手可及的地方。有人担心书拿走后会不会不还,或者被捡破烂的拿去卖了。校长说,不会,更何况雇一个图书管理员的工资可以买多少书,实行几年,效果很好。让旧书流动起来,让沉淀的书流动起来。既然共享单车都可以流行,共享书籍应该可以,那是一道多么值得期待的风景。

图片 1

我将北岛的赠送给我的《青灯》和陆续寄来的《今天》杂志第89期放在书店显眼的位置上,再加上其他的一些书,看上去充实多了。但是对读者而言,这些书远远不够,很多人说,这点书连他家书橱里的藏书数量都抵不上,我为了使书店看上去更像个书店,只好将书摆的分散一些,有的开本大一点的书索性摊开来放。只是,这并非长远之计。我开始与北京的朋友取得联系,由他帮我从北京的图书批发市场订购一些书,尽量选择人文和社科类的,我也从书商发来的书单上逐步选取书目。由于见不到实样,在网络上选书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每一本书,得先在百度里输入书名,再检索书籍的具体信息,觉得和自己的要求比较搭配,就选上,不搭配,就不选。这样下来一个晚上盯着电脑看到眼花缭乱也选不了几本,有时候还会看走眼,导致发回来的书特别差。关于图书的选择,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第一要求必须是正版书,第二必须是人文社科类的,类似学生用书、教辅材料并不在我考虑之列。但事实上,在书店开张最初几个月里,我却销售过一阵子教辅书籍和各类考试试卷。一则是因为书店里没有多少的书,二则书店靠近师大,教辅类图书很有市场,我的左邻右舍常年赖此生存,在他们的“怂恿”下,我一度想也卖点混搭品。有意思的是,不论我卖什么书,总是卖的比较顺利,尤其到了周末,书店里进来的学生特别多,考试类的书籍走的很快,邻居们都有点看不懂,他们总是调侃地说:“四眼啊,你的生意到底是怎么做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的书店里书很少,书架也是自己用木板手工拼接的,看起来歪歪斜斜,寒酸的可怜,还有就是书摆的整齐了一点,除此而外,真的没有其他秘诀了。将近11月的时候,北京来的书已经结结实实地摆满了一面墙的书架,考试和教辅材料正式宣布退出我的视野。为了让书店看起来更加充实,我开始去另外一些地方淘书。文教路上几十家书店几乎全是旧书店,他们的货源大概有三条:一是从学生手里收购旧课本,再卖给来年的新生;二是从废旧品收购站上捡旧书兜售;三是和地下盗版书商串通一起贩卖盗版读物,主要集中在教辅。我花了一段时间琢磨清楚这些路径后,决定去罗家集的废纸收购站看看,从那里弄一些旧书回来。罗家集距离南昌城区比较远,我在一个书店老板的指点下,费了好大的周折才找到那个废纸收购站,走进去一看,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座简直可以举目遥望的纸山出现在视野里,站在最上面的工人看起来只有拳头那么大。这么庞大的一个废纸收购站,可想而知堆积了多少旧书旧报,供给了多少下游的二手书店市场。我去的那一天,大概有七八个书贩子在那里挑挑拣拣,他们对一般的书籍似乎不大感兴趣,除了偶尔翻到一些纪念封之外,大部分旧书都被放过。一整天下来,我大约能搜集两三百本旧书,大多是外国文学和国内80年代出版的一些文学书籍,还有七本一套的《资料卡片杂志》合订本以及《人民文学》合订本,我将这些书整理好,足足装了五只蛇皮袋,一斤一块五毛钱,总共算下来,才百十来元。这是我第一次去罗家集的废纸收购站捡旧书,也是我第一次真正地接触旧书。我记得很清楚,那一次在废纸堆里淘回的书中有一本是上海古籍出版社于1979年出版的影印本《通志堂集》,这套书在孔夫子网上的价格最低要卖七十多,遗憾的是我只淘到一本上册,没有下册。可我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残本,居然同时被两个读者相中,为了拥有它,二人竟在我书店里挣的面红耳赤,有一位先生非要塞给我一百元钱,说无论如何这书也要归他。最后,我费尽口舌将两位劝开,并说我谁也不卖,自己收藏,他们没办法,才悻悻地离开。也是在那一次,我头一回接触到“文革”时期海运系统一线员工的原始审查档案,厚厚三大本,十分详尽,我在灯下一页页地读完那些材料,忽然对真实的“文革”和社会大事件中的小人物命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直接促使我在日后转移了图书收藏的精力——从对线装书的狂热追逐慢慢地转向对一手档案、文献资料的搜集,一年多以后,我收藏的这类资料其时间跨度已经将近150年之久,比起二手书和绝版旧籍,它们更能吸引我的兴趣。罗家集前前后后去过三次,因为废纸堆里书的品相并不怎么好,或者以残本居多,又加上路途比较远,便没有再去过。但通过这些经历,使我逐渐地认识到古籍、旧籍的重要和吸引顾客的可能性,于是我决定在陆续搬进一些特价书的同时,也要慢慢地收集一些旧书。可是,我毕竟是个外省青年,初来乍到,对本地的情况十分不熟悉,使得寻找旧书的途径十分狭窄。文教路上那些常年经营古旧书的老板,他们积累了大量的社会资源,哪里有旧书处理,他们都会知道消息,甚至他们还有自己的“线人”,专门为书店提供旧书处理的信息,成交之后抽取回报。这样开书店,生意不红火都困难。我完全没有这些资源,但我发现了一个秘密。由于这些旧书店里书来的很便宜,自然卖的也很便宜,有些旧书品相、版本堪称上等,价格却并不昂贵。在我看来,这些老板完全不识货,如果这些书在我手里,一定会卖得物有所值。于是我便跑到别人的书店里去“捡漏”,为自己的书架添彩。有一段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都要去师大后门那一片的旧书店里挨家“捡漏”,有时候能提回一大捆好书。但时间长了,大家终于知道我也是开书店的,有的便索性不卖给我书,有的则抬高价格,故意要挟,而我常常又是一旦看中自己喜欢的,价格再高也会收购,没过多久,我就听见有人私下里说:“四眼是个心狠手辣的小伙子,好会认得书”。当然,也有人愿意跟我做生意。大头旧书店对面有一个中年矮个儿,他的书店很小,但四季都收拾的清清爽爽,干干净净,书码放的像板砖一样整齐,无论我在他那里买什么书,他的价钱都不会很高,甚至偏低,天长日久,我跟他成了半熟不生的朋友,2010年冬天,我终于在他的书店里收购了一批非常好的外国文学书籍,日后常常光顾,总有收获。还有一家是成就书店里间的一对夫妻,他们为人忠厚老实,有时候会收购到一些不错的书,经常被我收入囊中。文教路是江西有名的旧书一条街,经过我这么一倒腾,这里书市上的旧书价格估计多少上扬了一些,因为很多卖给了我旧书的人慢慢发现,一些书到了我的手里,价格居然会翻倍,而且源源不断地卖了出去。对于爱书之人来说,我哄抬物价,投机倒把,罪过不小。有一次,我从文教路一个瞎眼老头跟前淘到三十多本光绪三十二年的石印本《钦定二十五史》,没有一套是全本,书口上长满了虫眼,我犹豫了很久,最后以500元成交。那时候我对这种版本还不是很了解,拿到手里看了很久之后开始怀疑这些书是假的,后来还特意请教一位朋友,他也说是假的。直到一年之后,我从一位朋友家里看到品相上乘的同一时期五洲同文局石印的《钦定南齐书》时,才知道这些书并非作伪。2011年7月间,一位从湖南来的藏书爱好者在我的书店里看到了这套残书,他问我要卖多少钱,我说品相不好,三十二本一本就五十元吧,他眼睛也没眨一下,全数收走。虽然赚了一笔钱,但我清楚,这批书,有生之年,我都不可能再与它相逢。

图片 2

我爱看书,也爱买书。若有机会出差,总要抽空逛逛书店,买几本中意的书回来。工作之余或临睡之前随意翻翻,其乐无穷。

晨光旧书店 图片来自网络

可是渐渐地,我很难体会到这种乐趣了,因为书价实在是涨得太高,我这囊中羞涩的教书匠,面对动辄几十元、百多元甚至是几百元的书,即使动心了,也只能叹口气,摇摇头走开了。

图片 3

好在还可以淘旧书!

宋东与书店读者

十多年前,我到南昌参加一个会议,在旅店旁边的街上发现有一辆板车装满了旧书刊,周围围了不少人在翻看。

实体书店的发展,是新时代发展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推进全民阅读的重要基础。实体书店的运营和发展,离不开政府的重视和引导,离不开读者的支持和参与,更离不开经营者的坚守和创新。对身为海归的书店经营者来说,这一间间书店,就是他们对于文化的态度和坚持。

我眼睛一亮,赶忙过去一本本翻看起来。还真是有不少好书!我喜出望外,忙问价钱。摊主的回答更是令人惊喜:厚点的三元五元,薄的就只要一元两元,即便是大部头,也不超过十元!于是我埋头挑选起来,一会儿工夫就挑出一大堆,有以前想买没买到的《十月》《中篇小说选刊》《译林》《中外电影》等等,其中刊载着不少名篇精品。

一本旧书承载过往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历史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好在还可以淘旧书,让旧书流动起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