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给收藏的古籍字画上留下自己形形色色

潘家园是北京城鲜活的地标,文化氛围非常浓厚。潘家园书市是最自由的民间藏书阁,许多国内外学者文人、收藏爱好者在此都是流连忘返。这里有太多的精彩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潘家园里有说不尽的故事,它的旧书摊更是集不同年代、不同领域、不同种类的民族文化书籍之大成,神秘如同东方版的“斯芬克斯”永恒之谜,不断吸引众多收藏家、收藏爱好者、学者和文人来此千百次地翻找、探寻谜底。 图片 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4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潘家园书市令人痴迷的各类藏书、古籍善本、名人手札总是层出不穷,也不断有爱书懂书的有缘人慧眼识宝,让寂寂埋藏于旧纸堆的佳品大放异彩、重回大雅之堂,成就一段又一段收藏佳话。 图片 5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6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7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书市可以说是捡漏的天堂 ,捡漏得来的货品都升值不少,十年前新文学版本百十元能买两三册,今天光是张爱玲的初版《流言》已市价五千,宋庆龄、郭沫若签名本已上万元。说不完的潘家园书市奇遇,看不完的精品争艳奇货屡出,潘家园书市等你来!

图片 8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潘家园的书摊 图/网络资料 潘家园里有说不尽的故事,它的旧书摊更是集不同年代、不同领域、不同种类的民族文化书籍之大成,神秘如同东方版的“斯芬克斯”永恒之谜,不断吸引众多收藏家、收藏爱好者、学者和文人来此千百次地翻找、探寻谜底。 一位学者在文章中写道:在这座神秘的大舞台上,商家与藏家斗智斗勇,各显神通,从而奇货不断现身,奇闻不断爆料,引得众家媒体竞相追捧,更多的藏家或猎奇者趋之若鹜,演绎出许许多多精彩动人的故事。名家摄影佳作论斤卖;明刊官版《十三经注疏》地摊上摆;400幅周思聪画稿惊现市场,而这些故事的主人公就来自潘家园。 潘家园传奇故事散落民间 对潘家园旧货市场情有独钟的收藏家和收藏爱好者们,把各种收藏故事、“淘宝”经历、体验、理解、乐趣、知识、收获等都写入了书中,如夏红着《收藏拾趣》、李臣着《民间寻瓷记事》、杨群、耿默着《安神大吉——潘家园旧货市场苗族群落随笔》等书籍。由沈昌文等多位文化名人讲述的《在北京生存的100个理由》中就有潘家园这个理由,《中国古玩市场指南》开篇就是潘家园旧货市场,《潘家园的传说》列在《闲谈书事》的首篇。由外文出版社出版的《潘家园——东方寻宝乐园》被翻译成英文、法文、德文等销往世界各地,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一享誉世界的品牌。 从潘家园翻出的历史 革命文物收藏家王金昌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就涉足收藏,北京后海古玩地摊、潘家园市场都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每到周末都要到那里去转一转。起初他对陶瓷、字画比较感兴趣,后来开始对现代历史人物的遗物和历史文献以及民间文化感兴趣,因为它信息量更大,对研究历史更直接而且更准确。所以从他收藏的上千件革命文物中,精心挑选出建党前后、土地革命、红军长征及其到达陕北这一时期的一批珍贵党史军史文物,将其加以整理和结集,名之为《从潘家园翻出的历史》。潘家园者,实乃文物市场之谓,经过历史的风霜雪雨之后,红色文物弥足珍贵,因而他的“抢救式”收藏就显得意义非凡。 明刊官版《十三经注疏》地摊上摆 1999年1月正是北京的严冬季节,冷风刺骨。收藏爱好者刘建业花1900元收到了19册65卷明万历年间刻本《十三经注疏》。古朴的暗黄色书皮、淡蓝色的书名标签、仿宋体的《十三经注疏》五个大字书名,这是明万历版的典型版式。书的首页上赫然钤盖着“礼部之印”的红色印章,书口上“万历二十一年刊”几个小字历历在目——此书不但是万历官版,而且是清廷礼部的藏书。此书文献上称为“北监本”,所有的图书馆、博物馆都不见有收藏。更可贵的是,这部书在清初为礼部藏书,这恐怕是世间惟此一份了。刘建业倾囊购书的故事堪称佳话。当年这一消息轰动了京城藏书界,各大媒体都争相做了报道。 正如同古希腊神话里俄狄浦斯成功破解了“斯芬克斯”之谜,获得了自由生命;潘家园书市令人痴迷的各类藏书、古籍善本、名人手札总是层出不穷,也不断有爱书懂书的有缘人慧眼识宝,让寂寂埋藏于旧纸堆的佳品大放异彩、重回大雅之堂,成就一段又一段收藏佳话。

在北京读了四年大学,在上海工作两年,不变的就是买了很多旧书。 旧书的乐趣很多,接触到过去的东西,旧时风物在手中摩挲,纸页颜色泛黄。旧书还很好看,不少排版精良,比起新出版本胜过许多。旧书还可以“捡漏”,价格便宜,值得。 在北京买旧书,老早以前有报国寺。我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去寻访一番,只看见小商品市场。不远处有座旧王府,现在是世界图书出版公司的所在地。 没了报国寺,还有潘家园。潘家园的旧货里,书不算是大头,但也不少。我一般不去看那种塑料袋包好的“好书”,这种一般开价不菲。潘家园最有乐趣的旧书是那种摆摊随便卖的,胡乱成堆,摊主拿个小马扎坐在中间,腰上绑的是长途车售票员那种小包。一干人蹲在一圈,在里面胡乱翻找,说不定就能发现宝贝。五块、十块,其实是给钱就拿走。 和潘家园很像的是大柳树。大柳树旧货市场在北京西南角,以前没去过,这次回京出差才抽空去看。没有潘家园那么大的名气,赶来看热闹的“游客”也少,做生意的气氛更浓。买了一本1927年的英文语法书,品相极佳,放在一般的旧书店绝对开价100以上了,忐忑问摊主,直接说20,喜出望外。但是还是要讹他一笔,要了一组《人民戏剧》的旧信笺。 图片 9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大柳树热火朝天 《人民戏剧》五十年代创刊,1966年“海瑞罢官”事件之后停刊。这么说来这信笺也是老物件了。 “一般的旧书店”开价离谱,中国书店可不一般。在北京,要是去店里买旧书,只去中国书店。 以前跟人说起,别人还说,你真逗,不是中国书店难道是外国书店不成?其实人家大名就叫“中国书店”,霸气到不行。 我最常去中关村创业大街那家,旧书区在地下。因为离学校近,吃完晚饭出去晃上一圈,没多远。还有一家在灯市口,大四那年在外面实习,就住在附近东四的胡同里,也会在夏日傍晚来这里遛弯。 图片 10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中国书店灯市口店 这次回京又去探访了第三家中国书店门市,在琉璃厂。琉璃厂有两家中国书店的门脸,一个卖碑帖字画,一个卖旧书。买了一本英译的四书,两百块,下了狠心。这本书值得被重新出版。 除了中国书店,在北京去过的旧书店就不多了。清华校园里的独峰书院,主要卖的是教材,但是在二层的露天平台上会摆上不少旧书。在那儿买过一册清华红卫兵的红宝书,扉页上“林彪”两个字还被铅笔认真地涂掉。 至于北大,没有旧书了。2011年入校的时候,还有周末的西门书市,就在我宿舍楼下,去看、去学习,涨了不少版本的知识。后来学校改造,一夜之间消失,真是狗屁政策。 西门书市的老板们大多藏匿于京郊的乡下。我和其中一个老板在线下交易过,在孔夫子网站按图索骥,坐公交车三转五转到上地的一个村口,拿下一套四卷本的《辞源》,我们宿舍四个人一人出了一本的钱。 北京很奇怪,说起来旧书应该不少,但是这么一想能去逛的地方倒没有特别多。 和北京相比,上海买旧书的点就要多一些了。 来上海工作之前,就在微博上经常看到史航晒的上海旧书店,他喜欢去的是新文化服务社。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带感,对吧。到上海来的第一周周末,我就跑去找。藏在田子坊旁边的一个老巷子里,门口写着“馒头”的就是。很八十年代,很复古,不可以支付宝、不可以刷卡。民国旧书极其便宜,难道是店员不懂吗?我也不敢多问,抱走再说。 图片 1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新文化服务社卢湾店 新文化服务社本来有好几家分店的,我住的黄浦区应该也有,但我按图索骥去找,已经关门,只剩招牌上零星几个模糊的字。 新文化服务社是国营单位,同样性质的还有上海古籍书店。古籍书店在福州路,三层是特价书店,说起来不算严格意义上的旧书,大多是库存的,有不少极新,只是版老。 在古籍书店买过一套《诸子集成》、一套影印二十四史、一套影印十三经注疏,价格比孔网美丽。甚至还有一次特别奇妙,正好赶上书店清理库存,挖出来几本俄汉词典之类,五十年代版本,只要一块钱一本。史上最大捡漏莫过于此。 私营的旧书店上海也有不少。我最常去复旦旧书店和小朱书店。 复旦旧书店真的在复旦那边,旧上海市区规划的核心地带,道路笔直。藏匿在菜市场的二楼,和网吧隔楼道相望。旧书的品种可以说是相当丰富了,常有意外收获。有次去逛,还在店里偶遇同事。当时我在一家出版公司供职,做书没灵感来看看旧书是极好的。 小朱书店在浦东,大马路边上,离地铁站也不远。看门口的标识,应该是有政策扶植。店很大,老顾客很多,都和老板很熟悉的样子。也是买了一堆。 除了旧书店,上海也有潘家园一样的旧书市。江南文教之地,各处都有文庙,文庙就变成旧书交易的市场。苏州文庙的旧书倒不是很多,上海文庙实在不少,量大丰富、任君选择,价格公道。 图片 1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在文庙买旧书晒太阳 在沪飘零久,我也要搬家。实在太重,搬家前需要处理很多书,但只卖新的,旧书都是宝。

1928年3月,南京花牌楼书店出版印行了一部诗集《他,她》,作者是民国知名作家、创造社成员洪为法。 图片 1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洪为法《他,她》 点此搜书 图/孔夫子旧书网 《他,她》是浪漫诗派的重要着作之一,该书收集了洪为法近200行、共19首浪漫诗作。“我要和你并坐,我和你是一个。礼教是个什么,谁害怕他的弃唾?”诗作以第一人称书写了一对冲破封建礼教藩篱的青年男女的爱情。 图片 14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洪为法《他,她》 点此搜书 图/孔夫子旧书网 图片 15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洪为法《他,她》内页 点此搜书 图/孔夫子旧书网 与洪为法的其他着作稍显不同的是,该书封面写有“寒烟社丛书之一”。 根据已有资料,1921年洪为法考入武昌高等师范中文系,在校期间与创造社发起人郭沫若结识,后成为扬州唯一一位创造社成员。毕业之后,他奔赴上海,成为创造社出版的半月刊《洪水》的编辑之一。 另据考,20世纪20年代南京花牌楼书店的经理为陈光国,该书店还曾经出版过民国新诗集——考古学家、诗人、中国艺术史学会创始人之一的常任侠的作品《勿忘草》,科普书籍黄坚白《自然三百问》等。 找不到更多洪为法与寒烟社之关系的佐证,不过在孔夫子旧书网历史拍卖中,有一册南京花牌楼书店和上海南华书店联合出版的《寒烟社丛书之六 七个绞杀者》,作者为俄国作家安特列夫,译者为嵇介。 图片 16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洪为法《莲子集》 点此搜书 图/孔夫子旧书网 鉴于民国时期社会经济变化剧烈,中西方及古今各种思想的碰撞不断,学者文人结社现象也极为普遍,“集合结社,犹如疯狂”,并且有研究称在晚清民国时期,文人社团多达200余个,社团成员身份复杂,结社方式和目的也不尽相同。有的人可能同时参加几个社团,并且一些社团只是徒有名称,并无实际的密切联系。所以,寒烟社可能只是洪为法与几位友人的一时兴起,如果今后能有其他“寒烟社丛书”被发现,或许才能提供更多的资料让后人了解。本期图片来自↓↓↓北京大亮古旧书店民国古旧书店

自古以来最爱搞收藏的帝王怕非乾隆皇帝莫属了,收藏的同时还喜欢在收藏品上铃盖收藏印章,其中比较有特色的就是乾隆的藏书章,乾隆皇帝到底有多少藏书印?据《乾隆宝薮》记载,乾隆皇帝有印玺1000多方,数量还真是可观。 乾隆皇帝给收藏的古籍字画上留下自己形形色色的各种收藏印章,在这些印章中乾隆皇帝的藏书印章最有特点,为凸显皇家霸气,印章一般都个头比较大大,边框也比较粗,在所收藏的宋刻元椠中,哪里显眼,乾隆皇帝就把自己的藏书印章印在哪里。 图片 17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18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19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乾隆皇帝的藏书精华天禄琳琅,是仍存于世的清代皇室藏书。清乾隆九年开始在乾清宫昭仁殿收藏内府藏书,题室名为“天禄琳琅”,里面藏书甚富。说起天禄琳琅不得不提起“乾隆五玺”,是乾隆皇帝专门用于铃盖在清内府藏品上的印章,五玺的印文分别是“乾隆御览之宝”、“石渠宝笈”、“三希堂精鉴玺”、“乾隆鉴赏”、“宜子孙”。在乾隆九年编纂成的《石渠宝笈》一书中,乾隆皇帝在上面便留下了这五个藏书印章,现在传世的很多内府宋元珍本以及字画都盖有这些印章。乾隆皇帝后来还把当时“天禄琳琅”里藏的盖有“乾隆五玺”印章的书印成了书目,加上后来的《天禄琳琅续目》,大概有300多种,共计数千册之多,是自古以来天下宋版书之集大成者。 图片 20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2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2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2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乾隆皇帝还有一些书藏于乾清宫、养心殿、御书房、寿宁宫,这些地方的藏书,乾隆皇帝总是加盖上“乾清宫精鉴”的藏书印章。 图片 24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25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26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27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乾隆皇帝除了上面介绍的这些印章外,还有太多太多,石渠定鉴、宝笈重编、石渠继鉴、文渊阁宝、文源阁宝、五福五代堂宝、古稀天子等等。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历史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乾隆皇帝给收藏的古籍字画上留下自己形形色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