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戎男把骊姬献给晋献公,太子申生、公子重耳

晋国的扩张激情,一点也不亚于楚国与齐国。 公元前672年,晋献公讨伐骊戎。骊戎是西戎的一个分支,主要居住在骊山一带,所以称 为骊戎,晋献公灭了骊戎。这次征战他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战利品,就是骊戎一位艳丽无比的女子骊姬。骊姬和她的妹妹一同被晋献公召入宫内,这对蛮族姐妹因 不同于晋国妇女的异域风情让晋献公非常宠爱。过了不久,骊姬为晋献公生了一个儿子,名叫奚齐。 在那个母以子贵的社会里,虽然 骊姬很得晋献公的宠爱,但是这种宠爱是很难持久的。年老色衰之时便是恩宠断绝之日,骊姬决心要以儿子的富贵来维持自己在宫中所拥有的地位。她产生了一个大 胆的念头,即必须要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合法的君主继承人。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她必须充分利用宠妃这张王牌。一旦失宠,所有的计划都形同空言。 不过看上去,骊姬胜出的机会很渺茫。 晋献公有八个儿子,太子申生、公子重耳和夷吾这三个人都非常有才干,而且口碑甚好,一时之间被社会各界认为是贤人。骊姬要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太子,就必须将这三个人铲除掉。她找到了晋献公的软肋气量狭小且猜忌心很强,容不得任何人挑战他的权力。 骊姬经历了灭国到受宠的大起大落,深知权力斗争中的潜规则。 她的第一个步骤是将申生、重耳和夷吾三人调离京城,以削弱其势力,淡化晋献公与他们的父子感情。要达到此目的,绝非易事,也非她一人可以做到。聪明的骊 姬收买了晋献公的两个男宠,一个名叫梁五;另一个叫东关嬖五。她用重金贿赂他们,这两个人就想方设法离间晋献公与太子之间的关系。 首先,要逼太子离开都城。有一天,趁晋献公心情挺好的时候,两人就跟他说:咱们晋政权是从曲沃发迹的,曲沃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可是由于没有一个很 好的地方官,所以当地百姓刁钻,不害怕官府,这对曲沃的安全是个隐患。依我们看,曲沃作为陪都,应该由强有力的人来领导,没有比太子申生更合适的人选 了。 两人可算把晋献公的心思给摸透了。 晋献公常恐发生什么对自己统治不利的事情,猜忌心强。听了两人的说法,心中想想也有道理。曲沃是内战时期的根据地,确实是战略要地。让太子申生去管理,总令人放心些。就这样,太子申生被调离京城前往曲沃。 骊姬下一个目标就是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梁五和东关嬖五又故技重施,对晋献公说:蒲城和二屈这两个地方,是国家的边疆重镇。离戎狄近,容易引起戎狄的 入侵,一定要派有能力的人去镇守。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都是很有才干之人,只有他们能胜任。晋献公也同意让重耳和夷吾前往镇守两城。 骊姬把最有威胁的三位公子都清理出京城,凭着自己受晋献公的恩宠,她开始不断地拉近晋献公与儿子奚齐的感情,希望有一天奚齐能成为太子。但是骊姬深知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她还必须耐心等待。 太子申生是个很有才干的人,在驻守曲沃的几年时间里他把城市治理得很好。公元前661年,晋国灭了耿、霍和魏三国,在这场战争中,申生担任下军司令立下赫赫战功。可是这一切成就,却抵不过从暗处射出的冷箭。 迷恋于女色的晋献公,时不时听闻中伤太子申生的小报告。久而久之,对申生越发冷落,对奚齐则越来越疼爱。骊姬策划的阴谋渐渐收效,废太子申生的念头已开始在晋献公的脑中形成了。 公元前659年,晋献公让太子申生讨伐皋落氏,这是骊姬的一个阴谋。作为太子,申生即便打了胜仗凯旋,也不能加官晋爵。可是万一战败了,便 要追究战争的责任。大臣里克力谏献公,晋献公居然说:我有好几个儿子,谁能当继承人还不知道呢?这位冷酷君主的内心深处,已经考虑废除申生继承人的地 位了。 太子本人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申生对里克抱怨道:我恐怕要被废黜了。太子党的几位干将对晋献公的决定非常不满,一致指责 背后有人搞阴谋。申生重兵在手,却没有想过要利用手中的兵权发动政变。他虽然有才干,但是他的孝顺似乎不适应那个时代政治潜规则,最终也只能沦为政治的牺 牲品。 申生强顶着巨大的压力,在稷桑击败了皋落氏。这次军事上的胜利,使反太子派暂时找不到废太子的理由。 但是四年后,申生终于落入骊姬设计的罗网之中。 骊姬是一位非常工于心计的女人,她从来不在晋献公面前说太子申生的坏话。背地里却暗中指使晋献公的亲信,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中伤太子申生。当晋献公勃然 大怒,扬言要废掉申生,并改立奚齐为太子时,她又会假惺惺地哭道:怎么可以因为我的缘故,废嫡立幼呢?如果大王这样做的话,妾就只能选择自杀了。说罢 泪水汪汪,直把晋献公看得心疼。这样一来,晋献公更加信任骊姬了。 晋献公衰老了,骊姬不可再等,必须要尽早除掉申生。 公元655年正月,申生从曲沃回到都城,欲与家人团聚。骊姬假惺惺地对他说:昨晚大王梦到你死去的母亲了,你快回曲沃。到你母亲的庙里去祭祀一下,然 后把祭祀用的酒肉拿回来。申生有个优点,同时也是弱点,就是很孝顺。听了骊姬的话后,他就赶回曲沃祭拜了一番,又回到京城带回了祭祀的酒肉。正好这时晋 献公外出打猎去了,骊姬把这些酒肉收下来,放在宫中。 骊姬早有阴谋,她悄悄在这些酒肉里下了毒。等晋献公打猎回来时,她就端出酒肉给献公。 晋献公正要吃时,骊姬用手阻止了,说:这些酒肉是太子从老远的地方拿来的,不知有没有变质,应该先验一验啊。晋献公脸色一变,将酒倒到地上,结果地面像被灼蚀似的泛起泡沫。晋献公大吃一惊,拿肉喂狗,狗吃了后立即倒毙。又让一个宫中内臣吃了一口,也马上倒毙。 骊姬一见此情形,立即演了一出好戏,她跪在晋献公面前哭道:太子怎么忍心做出这种事?连自己的父亲都想杀害,大王都已经这般岁数了,他还这样的迫不及 待。太子这样做,都是因为妾与儿子奚齐的原因。请大王让我们母子到国外去避难吧,要不然妾就早点自杀,以免受太子的欺负。以前大王说废太子时,妾还维护太 子,看来妾是看错人了。 骊姬这一番话说得可怜兮兮的,晋献公气得鼻子直冒烟。浑身发抖,震怒之下,立即下令捉拿太子申生。 有消息灵通的太子党成员火急通知申生,太子大吃一惊。来不及细想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就一溜烟地逃回曲沃去了。晋献公一听太子跑了,认定是做贼心虚。更加愤怒了,把太子的老师杜原款抓起来杀了。 回到曲沃之后,太子党的干将们对申生说:这事明明是骊姬在搞鬼,太子何不向大王解释清楚呢?太子申生说:唉,父亲年老,现在离不开骊姬。要是没有骊姬,寝食不安。如果怪罪骊姬,父亲生活就失去乐趣;如果他袒护骊姬,我就算解释也没有用啊。 又有人建议说:看来这儿待不下去了,不如到国外去避难吧。申生长叹了一声,说:我这样到国外去,大家一定会认为是我下的毒。背着一个企图杀父弑君的恶名,谁会接纳我呢?申生既不想造反,又不想逃亡。走投无路,最终选择了自杀。 申生在这场政治斗争中的彻底失败,与其性格的软弱有关。其实他手握重兵,即使不能自立为君,至少可以拥兵自重,割据曲沃,再现晋国的两个政治中心。但是他没有这样做,以一死摆脱了残酷的政治斗争。 太子之死并不是结局。 骊姬下一个目标是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她又向晋献公诬告:太子申生在祭肉中放毒这件事,重耳和夷吾两位公子都有参与。 晋献公本来心情就不好,听后也不分青红皂白,下令对此事追究到底。重耳与夷吾得到消息后很害怕,两人都逃离京城。重耳回到了蒲城,夷吾回到了二屈。 晋献公的军队尾随而至蒲城,重耳叹息道:国君与父亲的命令都是不可违背的。下令全城放弃抵抗,政府军顺利入了城。宦官勃鞮进城之后,传晋献公的旨令,让重耳自杀谢罪。 怎么办?坐以待毙还是逃跑? 重耳虽然放弃抵抗,但不甘心不明不白地死去。他跟哥哥申生不一样,不肯糊里糊涂束手就擒,他决心弃城逃亡。 前来执行捕杀任务的宦官勃鞮速度也很快,他怕重耳逃跑了,急匆匆地追上来。正好看到重耳翻墙而逃,他大喝一声猛地冲上前,拔出佩刀,哗地就是一刀劈下来。重耳正翻到墙头,这一刀劈下没有伤及身体,却把他的衣袖斩了一截下来。 有惊无险!重耳狗急跳墙。一翻而过,跳上一辆准备好了的马车,没命地逃跑了。宦官勃鞮登上墙头,只看到马车扬起尘埃渐行渐远,不禁捶胸顿足。重耳这一 跑,逃到了赤狄。他选择逃亡赤狄,是因为他的母亲是狄人,他有一半狄人的血统。跟着重耳一起逃亡的,还有几个有名的人物,即赵衰、狐偃、贾佗、先轸和魏武 子等。 同样,公子夷吾也面临着晋政府军的围剿。他没有其他退路,只能步重耳后尘,亡命他国,也打算逃亡到赤狄。 郤丙说:您别再跑到赤狄了,重耳已经流亡到那儿。您再去的话,晋国大军必定会对赤狄大举用兵。到时赤狄屈服了,就只有死路一条。不如逃到梁国吧,梁国背靠强大的秦国。以后国内出现机会,咱们就可以迅速回来。 夷吾想想有道理,便逃命到了梁国。 果然,狄人收容了重耳引起了晋献公的强烈不满。公元前653年,晋国军队由里克率领侵入赤狄境内,在采桑一战中击败了赤狄。但赤狄的势力并不弱,次年狄人为了报复采桑之败,入侵晋国,算是打了一回平手。晋国无法战胜狄人,重耳总算在赤狄的地盘安顿下来了。

晋国骊姬是谁?为什么会出现晋国骊姬之乱

2016-06-28 23:50:12 来源:亮剑军事网 骊姬是谁?骊姬,或称丽姬,名不详,春秋时期骊戎国君之女,晋献公妃子,晋君奚齐的生母。 骊姬姿色艳美。晋献公五年,即前672年,晋献公打败骊戎,晋献公攻打骊戎(古代少数民族名,西戎的一支,姬姓,在今陕西省临潼县的骊山),结果晋军一战而胜,骊戎求和将骊姬与其妹少姬献给晋献公。晋献公得到骊姬姐妹二人后,对她们十分宠爱。尤其是骊姬,深得晋献公的宠爱,获立夫人,并生下儿子奚齐,而骊姬的妹妹少姬生子卓子。

图片 1

那么晋国骊姬之乱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会出现骊姬之乱? 骊姬以美色获得晋献公专宠,阴险狡诈,献媚取怜,逐步博得晋献公信任,参与朝政,但骊姬仍不满足,使计离间挑拨晋献公与儿子申生、重耳、夷吾的感情,迫使申生自杀,重耳、夷吾逃亡,改立自己所生之子奚齐为太子,史称骊姬之乱。 晋献公十二年,骊姬为晋献公生下儿子奚齐。骊姬想立奚齐为太子,于是贿赂晋献公的男宠梁五和东关嬖五,让他们对晋献公说:“曲沃是晋国先祖宗庙所在的地方,最好派太子申生去镇守,而蒲城靠近秦国,屈城靠近翟国,是边防要塞,最好派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分别防守。”晋献公中计,于是派太子申生住在曲沃,公子重耳住在蒲城,公子夷吾住在屈城。 只留下奚齐与少姬的儿子卓子在身边,居住在都城绛城,以伺机废掉太子申生。晋国人据此推知太子申生将不会继位。太子申生的母亲是齐桓公之女,名叫齐姜,很早去世。太子申生的同母妹妹穆姬是秦穆公的夫人。公子重耳的母亲,是翟国狐氏的女儿。公子夷吾的母亲,是重耳母亲的妹妹。 晋献公有八个儿子,其中太子申生、公子重耳、公子夷吾都很贤德。当晋献公得到骊姬之后,就开始疏远这三个儿子。 晋献公二十一年,骊姬对太子申生说,晋献公曾梦见他的母亲齐姜,让他速去曲沃祭祀一番,回来后把祭祀用的胙肉献给晋献公。太子申生于是到曲沃祭祀母亲齐姜后,将胙肉献给晋献公。 当时晋献公刚好出外打猎,晋献公打猎回来,骊姬暗中派人在胙肉中下毒,然后让厨师将胙肉奉给晋献公。太子申生死后,骊姬诬陷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说他们都参预太子申生的阴谋。于是公子重耳逃亡到蒲城,公子夷吾逃亡到屈城。 前651年,晋献公病危,嘱托大夫荀息主政,保护骊姬母子,辅助奚齐继位。晋献公死后,荀息遵旨立奚齐继位,骊姬为太后。但在丧礼过程中,里克杀死奚齐,荀息于是改立卓子为君。不久,里克杀害卓子和骊姬。 晋献公称得上是一位能干的君主。他内平祸乱,外拓疆土,使晋国空前强大起来。但是,他晚年溺于酒色,亲手制造变乱,祸及三个儿子、一个孙子、十几位大臣。虽然在外流亡十九年的公子重耳回国即位,城濮一战而成为中原侯国,使晋国登上霸主的宝座,坏事变成了好事,但这场延续三十年的变乱却使晋国遭到极大的损失。

鲁僖公六年的春天,晋献公派贾华去攻打屈城。夷吾坚守不住,与屈人订立盟约后出走。夷吾准备逃往狄国,却芮说:“你在重耳之后逃到狄国去,这证明了你有罪,不如去梁国。梁国靠近秦国,而且得到秦国的信任。”于是夷吾去了粱国。

图片 2骊姬之乱 骊姬之乱出自《春秋左传》,作者不详,描写了僖公四、五、六年在晋国发生的骊姬乱政的事。她使计离间了献公与申生、重耳、夷吾父子兄弟之间的感情,并设计杀死了太子。 晋献公从贾国娶了妻子,没生儿子。他和齐姜私通,生了秦穆夫人和太子申生。又在戎娶了两个女人,大戎狐姬生了重耳,小戎子生了夷吾。晋国攻打骊戎,骊戎男把骊姬献给晋献公,回国后生了奚齐,她的妹妹生了卓子。骊姬受到宠爱,想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贿赂男宠梁五和东关嬖五,让他们对晋献公说:“曲沃是君王的宗邑,蒲地和二屈是君王的边疆,不可以没有强大的地方官。宗邑缺乏有力的主管,百姓就不会畏惧;边疆没有有力的主管,就会勾引戎狄侵犯的念头。戎狄有侵犯的念头,百姓就会轻视政令,这是国家的祸患。如果让太子主管曲沃,又让重耳、夷吾主管蒲地和二屈,就可以使百姓畏惧、戎狄害怕,而且可以表彰君王的功绩。”又让这两个人一起对晋献公说:“狄人广漠的土地,如果归属晋国,可以在那里开疆辟土。晋国开疆辟土,不也恰当吗?”晋侯很高兴。夏季,让太子住在曲沃,重耳住在蒲地,夷吾住在屈地。别的公子也都住在边境上,只有骊姬和她妹妹的儿子在绛城。两个五梁五和东关嬖五最终和骊姬诬陷了公子们而立了奚齐为太子,晋国人称他们为“两个名叫五的狼狈朋比”。《左传·庄公二十八年》 当初,晋献公想把骊姬立为夫人,便用龟甲来占卜,结果不吉利;然后用蓍草占卜,结果吉利。晋献公说:“照占筮的结果办。”卜人说:“占筮不灵验,龟卜很灵,不如照灵验的办。再说卜筮的兆辞说:‘专宠过分会生变乱,会夺去您的所爱。香草和臭草放在一起,过了十年还会有臭味。’一定不能这么做。”晋献公不听卜人的话,把骊姬立为夫人。骊姬生了奚齐,她随嫁的妹妹生了卓子。 到了快要把奚齐立为太子时,骊姬早已和中大夫有了预谋。骊姬对太子申生说:“国君梦见了你母亲齐姜,你一定要赶快去祭祀她。”太子到了曲沃去祭祝,把祭祝的酒肉带回来献给晋献公。晋献公在外打猎,骊姬把祭祀的酒肉在宫中放了六天。晋献公打猎回来,骊姬在酒肉中下了毒药献给献公。晋献公洒酒祭地,地上的土凸起成堆;拿肉给狗吃,狗被毒死;给官中小臣吃,小臣也死了。骊姬哭着说:“是太子想谋害您。”太子逃到了新城,晋献公杀了太子的师傅杜原款。 有人对太子说:“您要申辩。国君一定会辨明是非。”太子说:“君王如果没有了骊姬,会睡不安,吃不饱。我一申辩,骊姬必定会有罪。君王老了,我又不能使他快乐。”那人说:“您想出走吗?”太子说:“君上还没有明察骊姬的罪过,我带着杀父的罪名出走,谁会接纳我呢?”十二月二十七日,太子申生在新城上吊自尽。 骊姬接着又诬陷重耳和夷吾两个公子说:“他们都知道申生的阴谋。”于是,重耳逃到了蒲城,夷吾逃到了屈城。 当初,晋献公派大夫士为为重耳和夷吾修筑蒲城和屈城,不小心,在城墙里放进了柴草。夷吾把这件事告诉了献公。晋献公反而责备了士芬。士芬叩头回答说:“臣下听说,没有丧事而悲伤,忧愁必定变为仇怨。没有战事而筑城,仇敌必定来占领。既然仇敌会来占领,又何必那么谨慎呢?在官位而不接受君命,这是不敬,加固仇敌的城池,这是不忠。失去了恭敬和忠诚,拿什么来事奉国君呢?《诗》说:‘心怀德行就是安宁,同宗子弟就是坚城。’国君如果能修德行并巩国宗子的地位,有什么城池比得上呢?三年之后就要用兵,哪里用得着那么谨慎?”士芬退下来后作了首诗说:“狐皮袍于毛蓬松,一个国家有三公,我该跟从哪一个?” 到灾祸发生时,晋献公派寺人披去攻打蒲城。重耳说:“君父的命令不能违抗。”于是他通告众人说:“违抗君命的人就是我的仇敌。”重耳翻墙逃走,寺人披砍掉了他的袖口。重耳于是逃亡到了狄国。 鲁僖公六年的春天,晋献公派贾华去攻打屈城。夷吾坚守不住,与屈人订立盟约后出走。夷吾准备逃往狄国,却芮说:“你在重耳之后逃到狄国去,这证明了你有罪,不如去梁国。梁国靠近秦国,而且得到秦国的信任。”于是夷吾去了粱国。

当初,晋献公派大夫士为为重耳和夷吾修筑蒲城和屈城,不小心,在城墙里放进了柴草。夷吾把这件事告诉了献公。晋献公反而责备了士芬。士芬叩头回答说:“臣下听说,没有丧事而悲伤,忧愁必定变为仇怨。没有战事而筑城,仇敌必定来占领。既然仇敌会来占领,又何必那么谨慎呢?在官位而不接受君命,这是不敬,加固仇敌的城池,这是不忠。失去了恭敬和忠诚,拿什么来事奉国君呢?《诗》说:‘心怀德行就是安宁,同宗子弟就是坚城。’国君如果能修德行并巩国宗子的地位,有什么城池比得上呢?三年之后就要用兵,哪里用得着那么谨慎?”士芬退下来后作了首诗说:“狐皮袍于毛蓬松,一个国家有三公,我该跟从哪一个?”

晋献公从贾国娶了妻子,没生儿子。他和齐姜私通,生了秦穆夫人和太子申生。又在戎娶了两个女人,大戎狐姬生了重耳,小戎子生了夷吾。晋国攻打骊戎,骊戎男把骊姬献给晋献公,回国后生了奚齐,她的妹妹生了卓子。骊姬受到宠爱,想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贿赂男宠梁五和东关嬖五,让他们对晋献公说:“曲沃是君王的宗邑,蒲地和二屈是君王的边疆,不可以没有强大的地方官。宗邑缺乏有力的主管,百姓就不会畏惧;边疆没有有力的主管,就会勾引戎狄侵犯的念头。戎狄有侵犯的念头,百姓就会轻视政令,这是国家的祸患。如果让太子主管曲沃,又让重耳、夷吾主管蒲地和二屈,就可以使百姓畏惧、戎狄害怕,而且可以表彰君王的功绩。”又让这两个人一起对晋献公说:“狄人广漠的土地,如果归属晋国,可以在那里开疆辟土。晋国开疆辟土,不也恰当吗?”晋侯很高兴。夏季,让太子住在曲沃,重耳住在蒲地,夷吾住在屈地。别的公子也都住在边境上,只有骊姬和她妹妹的儿子在绛城。两个五梁五和东关嬖五最终和骊姬诬陷了公子们而立了奚齐为太子,晋国人称他们为“两个名叫五的狼狈朋比”。《左传·庄公二十八年》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历史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骊戎男把骊姬献给晋献公,太子申生、公子重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