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界虽然先后有多位专家进行推测和研究,风

导读:中国古代帝王陵寑文化中,帝王陵寑的建筑风格不外乎两种,一种是以秦汉时期的“封土起冢”为代表,封土堆积如山,故帝王陵又称山陵,如汉高祖刘邦的长陵、汉武帝刘彻的茂陵;另一种就是唐太宗李世民的昭陵、唐高宗李治与大周女皇武则天的合葬墓乾陵类型的“因山为陵”,这才是真正的“山陵”,防盗效果好。

唐太宗李世民陵墓隐藏的风水秘密

陵原为大土山之意,如《左传?僖公三十二年》记载:殽有二陵焉。就是说殽有两座大山。在周朝以前,君王的坟墓都称墓而不称为陵。例如《周礼?春官?墓大夫》:掌凡邦墓之地域。墓大夫则专职管理全国墓地,并将坟墓形势画成图。因此,周代君王的墓也称墓亦不称陵。 中国帝王的坟墓开始称为陵,大约从战国中期以后,首先出现于赵、楚、秦等大国。这在《史记》中有着详细的记载。君王墓称陵是当时王权不断增强的结果。为表现最高统治者至高无上的地位,其坟墓不仅占地广阔,封土之高如同山陵,因此帝王的坟墓就称为陵。 依规定帝王的墓可建九丈高,但一般帝王陵总是超过这个高度。而到了汉代及其以后,皇帝坟墓称为陵在实际上成为定制。如唐太宗李世民的昭陵等。 另外还有生前没有当过皇帝、因为子孙做了皇帝、死后就被追尊为帝的,他的坟墓也被称为陵。如晋武帝司马炎因篡魏政权当了皇帝,追谥他的祖父司马懿为太祖宣皇帝,坟墓就称为高原陵;追谥他的伯父司马师为世宗景皇帝,坟墓称峻平陵;追谥他的父亲司马昭为太祖文皇帝,坟墓称为崇阳陵。而这种追尊的情况,历代王朝几乎都有出现。

核心提示 邙山帝王陵与秦始皇陵有哪些不同?秦、西汉陵墓中流行的陪葬坑在东汉陵墓中为何见不到了?10月29日,在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举办的考古沙龙上,考古界专家为考古爱好者解疑释惑。图片 1 1 秦至西汉:陪葬坑很普遍 沙龙上,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院长段清波从“外藏系统的兴衰与中央集权体制的确立”侧面,说明了秦和西汉时期陵墓的厚葬之风。 “外藏系统”即指在秦和西汉帝后陵墓之外发现的性质多样、内涵丰富、数量众多的陪葬坑。以秦始皇陵为例,除了陵墓内建有各式宫殿、陈列着许多奇异珍宝,陵墓四周还分布着200多座形制不同的陪葬坑。 “这些陪葬坑不仅存在于墓室外墓圹内,在内城之内、内外城之间、陵园外城之外也大量存在,每个陪葬坑对应一个中央政府管理机构,是秦始皇完成构建帝国的表现。”段清波说。 到了西汉,汉承秦制,陪葬坑的数量由少到多,最后消失。这些陪葬坑的分布区域比秦陵要小,主要存在于地宫内各层台阶上、帝陵和后陵陵园之内及帝后陵园之外。 在西汉11座帝陵中,陪葬坑的数目从汉高祖刘邦与吕后合葬陵长陵的285座,到汉昭帝刘弗陵平陵的1288座达到高峰,然后开始减少,到汉平帝刘衎(kàn)的康陵,陪葬坑只有7座。阳陵的11个陪葬坑内,出土了“宗正之印”“太官之印”“永巷丞印”等有文字的印章等,佐证了当时各种政府机构的存在。 段清波说,秦到西汉帝陵的陪葬坑,就是皇帝专制中央集权体制下一个个中央政府管理机构在陵园的模拟再现。从先秦到秦、西汉,再到东汉,陪葬坑在数量上经历着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再到少,最后消失的过程,布局上经历着从分散到集中,形态上从多样化到规制化的发展过程,其兴衰恰和皇帝专制中央集权体制的创设、反复、确立相一致。 2 东汉至魏晋:从简葬到薄葬 秦汉到魏晋,帝陵的陵寝制度发生了哪些变化?邙山陵墓群陵园的发掘揭开了这一神秘面纱。 作为全国最大的陵墓遗址、全国最大的国保单位之一,邙山陵墓群有6代共计24座帝王的陵墓及其陪葬墓,朝代跨度从东周到后唐,是中国帝陵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分布之密集,数量之众多,延续年代之长久,堪称中国之最。 从2003年至今,考古工作者对邙山陵墓群的考古探索一直没有停止,考古成果多次获得“国家田野考古质量奖”,入选“河南省五大考古新发现”“中国重要考古发现”等,让人们基本摸清了邙山陵墓群中东汉、曹魏、西晋、北魏帝陵的变化脉络。 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汉魏研究室成员、邙山陵墓群发掘者之一张鸿亮博士介绍,东汉帝陵相比西汉来说可以称为“简葬”,到了曹魏和西晋则实行薄葬。主要表现为: 东汉时期,帝陵封土为圆形,墓道为一条,坐北朝南,墓室为平面长方形的回廊式“黄肠石”墓,帝后同穴合葬。陵园内有石殿、寝殿、园省等大量的陵寝建筑。 曹魏相比于东汉,实行薄葬,不封不树,帝陵无地表标识,墓葬形制和建筑方法沿用东汉,但结构已经简化很多。墓道由东汉的南向变为东向,墓圹内收台阶数量增多,可能多至7级,墓室规模缩小,由方形回廊式砖石结构墓变为方形前、后室砖墓;帝后由同穴合葬变为异穴合葬,随葬器物方面废除“玉衣制度”,不少随葬品以“刻铭石牌”形式记录,更讲究形式,并非实物。 西晋时期,改两个陵区为单一陵区,帝陵地表也无封土,出现少量陵园建筑,墓圹内收台阶的特征继续保留,但墓圹的范围仅限于墓道,墓室结构进一步简化,变为纵长方形单室,帝后合葬以异穴为主。 北魏的帝陵,由于靠近东汉陵区,虽然年代相隔近300年,但仍基本沿袭了一些东汉帝陵的特征,如帝陵为圆形,贵族陪葬墓多在帝陵区东部,也有陵寝建筑等。 3 陵墓变化折射制度进步 从秦、西汉到东汉,再到魏晋,帝陵的变化原因在哪儿?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刘庆柱认为,研究墓葬制度尤其是帝陵制度其实就是研究文明史,薄葬的推行实际上是社会进步的表现。 段清波认为,东汉陵墓的外部结构、陵园方向、封土形状等都与西汉不同,东、西两汉陵墓的变化与汉文明的形成有关,说明皇帝专制中央集权体制已被广泛接受后,帝陵中也就不需要再用陪葬坑来证明王权的合法性了。 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汉魏研究室主任严辉表示,两汉陵墓为啥变化这么大?肯定有背后的历史原因。秦、西汉用武力征服,到了东汉,匈奴等问题已经解决,治国理念已经扭转,奉行以儒治国,这说明国家的文化、科技与制度都在进步。(原文刊于:《洛阳日报》2017年10月31日第010版)

关于 “周王陵 ”确切时代及墓主身份的界定 ,学术界虽然先后有多位专家进行推测和研究 ,但至今多种观点并存, 未能定论。近年来 ,随着西汉帝陵大遗址考古工作的展开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联合咸阳市考古研究所对 “周王陵 ”进行了全面调查和勘探, 基本掌握了 “周王陵 ”的规模 、布局和内涵, 使进一步确认其时代、性质成为可能。

图片 2

中国古代帝王陵寑文化中,帝王陵寑的建筑风格不外乎两种,一种是以秦汉时期的“封土起冢”为代表,封土堆积如山,故帝王陵又称山陵,如汉高祖刘邦的长陵、汉武帝刘彻的茂陵;另一种就是唐太宗李世民的昭陵、唐高宗李治与大周女皇武则天的合葬墓乾陵类型的“因山为陵”,这才是真正的“山陵”,防盗效果好。前一种筑造方式就是在平地或山坡上挖出一个人造地宫来,堪舆术上称是“地走龙蛇”,这种方式亦为百姓人家采用;后一种则是将大山从半腰凿空,往下深挖,形成更为坚固的石质天然地宫,外表上整座山都成了陵寑,比封土堆更气派,风水指向“山含王气”。而有山的地方,从风水角度来看,也更容易“藏风聚气”。再者,风水好的地方风景也不会坏,所以大唐帝王们青睐”因山为陵”是有充分考虑的。

关于“周王陵 ”, 历史、考古学界先后有三种观点:

图片 3

1.西周说。自宋代始到上世纪70年代, 有多位史家持此说, 以宋敏求、毕沅为代表, 特别是毕沅抚陕时, 特加封植, 刻石铭书“文王陵”、“ 武王陵”, 以至于流传广泛, 妇孺皆知。

1980年, 阎文儒发表文章, 引《皇清经解》孙星衍《毕陌毕原考》:“毕陌在渭水北,秦文王、武王之所葬,即今咸阳之陵,先诸书传甚明,其误自宋人始。”认为:“可见咸阳原上之陵,非周陵实秦陵也, 今考释之,无使国人再误为文、武之周陵耳。”尔后,经过30年的研究,“周王陵”非西周说在学术界已经基本成为共识。

2.汉代说。“周王陵”汉代说是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伴随着田野考古工作的进展出现的新的阶段性研究成果。西北大学王建新是其代表学者,认为“是汉墓而非秦陵”。西北大学段清波也多次带领学生前往调查,提出了与王建新接近的观点。笔者在此次田野考古工作之前亦持此观点。

汉代说的主要依据是 :a.“封土形状为平面近方形的覆斗形,是西汉陵墓封土的典型形式。”b.现场采集的布纹瓦。c.地处汉陵区。

3.战国秦说。在阎文儒历史文献研究基础上,刘庆柱、李毓芳、王学理、徐卫民先后从文献、地望等角度进行了进一步考证探讨。在认定“周王陵 ”是战国秦陵的同时,刘庆柱、李毓芳、徐卫民认为“周王陵”是秦惠文王陵和悼武王陵;王学理则认为 “周王陵”是秦惠文王与惠文后的合葬陵园。

2002 ~ 2004年, 咸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位于周陵镇附近的所谓“周文王陵和武王陵”等进行了钻探调查和研究。刘卫鹏、岳起撰文认为:“所谓的`周陵' 实际上是秦悼武王及其夫人的‘永陵’,南面的是王陵,北面的属于其夫人的陵墓。”

战国秦说的主要证据有:历史文献解读、陵墓地望研究及考古调查钻探出的陵墓形制等。

二、最新的考古资料

为了彻底探明“周王陵”的时代及其与西汉帝陵的关系,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与咸阳市考古研究所联合组建的西汉帝陵考古队对其进行了详细的考古调查和勘探。此次调查区域4平方公里,普探面积近100万平方米,详探面积0.62平方公里,探明了“周王陵”的内、外陵园,墓葬形制,并发现了5处建筑遗址、27座外藏坑及168座陪葬墓,基本掌握了“周王陵”规模、布局及形制。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历史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学术界虽然先后有多位专家进行推测和研究,风

相关阅读